正文 第47章
一股陰氣襲來,我和雷霆恩敏捷的避開。 “千尋!出來吧。”我叫到。 一團紅色的霧在我們面前慢慢聚攏彙成人形。 “你叫我千尋?看來你已經記起了一切了是吧。”她沒有皮膚的臉布滿紅色蠕動的蟲子,看上去極其恐怖。 “你。。。。。你怎麼會變成這樣?”我看著這張恐怖詭異的臉,無法想象她怎麼會變成這般模樣。 “你想知道嗎?”千尋冷笑一聲,眼神充滿了怨恨。 贏政給她施了迷藥,想用她代替千夜祭天,但是在最後關頭,她清醒了過來,無論她跳不跳,她都難逃一死,最後,她對自己施了束魂咒,用發絲綁住食指和中指,在跳下去被火燒身發絲被燒斷的一瞬間,一股血箭將她體內的蠱蟲附著著她的三魂六魄沖出火咒,濺在一名宦官的身上。但是他沒有察覺。蠱蟲迅速爬進了他的體內躲藏起來。 夜姬算出千夜與千尋的關系和命運,她讓一名人類法師去執行這一切。那名法師是名苗族絳頭師,他向夜姬索取了千年的壽命作為報酬,他替夜姬找到了千尋並收養她,教會她一切,那蠱蟲是從小種在她體內的,為了控制她,也是她的保命蠱。即使失去形體也可以另尋寄主,控制寄主的身體。 它紮根在寄主的體內不斷分裂繁殖,最終會把寄主的身體掏空作為養料。然後它就會更換新的身體。頻繁的更換身體是很麻煩的事情,所以如果找到喜歡的身體,它就食用其他人類的鮮血和髒器維持身體的需要,直到那具軀體開始腐爛不能再用,通常一具身體可以維持1-2個月。 它寄居在那名宦官的體內,由于火咒的威力讓她極度的虛弱,它花了半年的時間才完全控制住他的身體,但是在它想找到贏政複仇的時候卻傳來贏政仙逝的消息。 成蛟死了,千夜死了,連贏政都死了,這讓它幾乎崩潰,它苟延殘喘的活著就是要找他們報仇!它殺光了宮中所有的人還是不解恨,它發誓要找到他們!這種非人的生活是痛苦而絕望的,但是仇恨支持著她活下去,它要找到他們的今生來世,讓他們終生活在恐懼與痛苦之中! 它年複一年的尋找,尋找與他們相似的人,殺了他們,吃掉他們! 到最後它幾乎忘記了自己為什麼要這樣活著,它只是麻木的活著,殺戮著,直到突然有一天,千夜的出現讓它想起了一切,它差點死在她手中,但是它逃脫了,它終于找到想找的人了!沒想到她竟然還活著,還活得那麼好,它無法忍受這種差異,毀了她成為它唯一的信念!它努力的讓自己變強,甚至不惜修煉血嬰。血嬰出生之時,就是它消亡之時,但它相信,血嬰一定會替它報仇的,她愛世人,它就要殺光世人,讓人間變成地獄! “我要殺了你!”它突然發狂,兩道紅光撲面而來。 那是由無數紅色蟲子幻化的兩道蟲影! “小心不要碰它們!”我迅速放出數張火符。蟲影一接觸到火符迅速燃燒起來,紛紛墜落,空氣中散發出一種尸臭的味道。 “啊~”千尋慘叫一聲,蟲影迅速撤退。它淒厲的尖叫,微隆的腹部覆蓋著的蟲子立刻朝兩邊散開,露出腹腔,那里有一個渾身鮮紅的嬰兒。它已經成了型眼睛緊閉著。突然它雙目圓睜,赤紅的眸子透著嗜血的邪惡。口一張,一股紅霧吐出。 “有毒!”我不慎吸進了毒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