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3章
高台的四周坐滿了道士,他們以五行八卦的方位各自坐著吟誦道文。無數黃紙被丟入丹爐,飄飄灑灑,漫天飛舞,被燃著成灰如同空中飛舞的死蝶,整個皇宮上空如同圍繞著黑霧。 一連串的童男童女身穿紅色肚兜被穿黃色符衫的宦官們抱著沿祭壇台階魚貫而上。 首先到達祭台頂端的一名宦官將手中抱著的男童丟入了台下的丹爐,男童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就化成了灰燼!觀禮的官員百姓無不驚心,膽小的甚至暈死過去。 一名又一名的孩童被丟入丹爐。 “住手!”贏政所在高台下的侍從被一群身著道士服的人制住。一名男子屹立台下。 “成蛟,原來是你。”贏政的臉上看不到一絲驚慌,甚至有抹淡得看不見的笑意。 “你濫殺無辜,欺凌百姓,你難道不怕遭天譴!”成蛟憤怒的拾級而上來到他面前。 “天譴?”贏政大笑,轉而冷酷而狂傲的說到:“我就是天!何懼天譴!!”他站起身逼近成蛟,絲毫不擔心他手中的長劍會殺他。他身上迫人的氣勢讓成蛟不由的後退一步。 “皇兄,你收手吧,不要一錯再錯了!”成蛟並不願意骨肉相殘,仍存一絲期盼,他能夠罷手。 “成蛟,你還是太年輕,太仁慈了,有的時候對別人仁慈就是對別人殘忍!”他靠近他在他耳邊輕聲說到。 “皇兄?”成蛟還沒有反應過來,高台下沖出一群錦衣侍衛,將那群假道士全部制住,情勢發生了很大的改變。 “你以為我會這麼容易相信一個人嗎?”贏政輕笑。把祭典這麼重要的事交給他,就是要測試他是否還對他忠誠,若不,他會一舉將他們鏟除! 贏政做了個手勢,台下刀光過後,血灑一地。錦衣衛將地下人頭一一揀起,整齊的排列在高台之下。他們死不瞑目的看著高台上的人。 看著高台下曾經的兄弟們,成蛟心如刀絞,是他的錯!他連累了他們! “好戲還在後頭。”贏政冷酷的笑著。 成蛟抬頭,只見對面高台一抹熟悉的身影一身素白正拾級而上。待她終于登上高台的頂端與他們遙遙相望的時候,他震驚了。 “千夜!!”他厲聲撕吼,可是她好象完全聽不見一樣。 “皇兄!你怎麼可以!你不是愛她嗎!”成蛟轉而去求贏政。 贏政不答,只是笑,笑得人心寒。 高台上,她木然而立。腳下是炙熱的火焰,滾滾熱浪撲面而來。突然她打了個激靈,混沌的思維好象突然清醒了一般。這是哪!千尋驚慌的看著四周,看到腳下的丹爐,她嚇得倒退一步。她身上怎麼穿著素鎬!慌亂中她看到了對面高台上的男子。 突然間,她好象明白了。“贏政,你好狠!”她咬牙切齒。兩名宦官堵住了她的去路,並向她逼來。咬牙,她神情悲憤的咬破手指扯下一屢發絲綁住食指和中指。 “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千尋緩緩退到高台邊上,轉頭看著贏政,她的身軀翩然墜下,如一只白蝶撲火,瞬間燃著。尖利的慘叫劃破長空久久回蕩在廣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