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0章
如果沒有她,那麼一切的一切都將屬于她! 古老而詭異的咒語在密室中回蕩,一個可怕的陰謀正隨著命運的車輪前進。。。。。。 黑暗。。。。。無止境的黑暗。。。。。千夜獨自徘徊在黑暗之中,找不到出口。。。。。她惶惶不安,如同被圍困的迷惘小獸。 突然,一張與她如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面孔出現在她面前。 “千尋?”她試探的問到,看到有人她應該很高興,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她不敢靠近她,直覺讓她感到一種恐懼。 “你奪走了我的一切!”千尋尖聲指控,披散的發絲猶如有生命一般飛舞起來,讓她整個人看起來恐怖而詭異。 “我。。。。。我沒有。。。。。”千夜驚慌而無措的看著她,她一直覺得自己和這個女孩有著密切的聯系,就象自己的姐妹一般。。。。。。 “你死了一切都屬于我的了!”她的指甲開始變長變黑,面目猙獰了起來。 “別這樣。。。。。”千夜又驚恐又無助。她想逃,卻發現動彈不得,一雙雙蒼白腐爛的手從地下伸出,將她的腳踝緊緊抓住!她面前的腳下鑽出一顆毛發稀疏,頭皮斑駁,臉部極度腐爛的頭顱,那頭顱朝她猙獰的笑,臉上的腐肉一塊塊剝落,露出森森白骨。“啊!”千夜驚呼一聲,整個人朝後倒去。地面上伸出的手紛紛把她牢牢束縛住,一個個腐爛的頭顱鑽出地面,恐怖的朝她微笑。。。。。。 “不!不要!求求你!!”千夜發出撕心裂肺的驚呼,讓聽聞的人無不驚恐。 贏政聽聞也立刻趕到她的床前。 她雙眼迷亂,臉色蒼白,渾身冷汗直冒,著了魔一般在床上拼命掙紮,可是床上並沒有東西束縛住她。看得出她整個人陷在極度的驚恐之中無法自拔! “她怎麼了!”贏政抓起一名禦醫問到。可憐那老太醫一把年紀被人提著衣襟詢問,而且還是被贏政這個聞者色變的君王提著,兩腿抖如篩糠。 “聖女的病。。。。。。小的。。。。。從位見過。。。。。”太醫話一說完,贏政一把將他甩得老遠,老太醫摔得昏死過去。 “斬了!”冷酷的下了命令,他轉目望向一干跪地伏首,顫抖的太醫們。“你們又如何說?” 太醫們一個個叩頭謝罪,腦袋磕破了也不敢停下來。有甚者活活被嚇昏歪倒一邊。 “全拖下去,斬!” 淒厲的哀號和哭聲老遠還能聽得見,贏政充耳不聞,一心只為床上的人擔憂著。 “不!救我!!救我!!”千夜驚恐萬狀,拼命的抓自己,好象要從身上扯掉什麼一樣,她的舉動讓她的手臂身上都布滿了抓痕! 贏政心痛無比,將她困在懷中,她任是不停的捶打撕扯掙紮,力氣之大讓贏政也差一點困不住她。被她捶打撕扯的地方隱隱作痛,臉上也多了幾道抓痕,但是他仍不肯放開她,牢牢的禁錮住她以免她傷到自己。 “皇上,國師來了!”奶娘匆匆奔來稟告。 “國師來得正好!”贏政見來人大喜,連忙叫到“快來看看,她怎麼了!” 徐君房快步上前查看,看到千夜面帶黑氣,陰氣纏身,甚是驚訝。 “讓開!”徐君房咬破食指,快速上前在她額間畫了一道符印,“定!”千夜雙眼翻白,昏死過去。 “千夜!”贏政上前擁住她“你對她做了什麼!”他怒喝! “皇上,她是中了一種極厲害的催命咒!”徐君房雙眉緊鎖。“這件事。。。。。。不一般啊。。。。。”他欲言又止。 “何解?”贏政迫切的想知道一切,徐君房似乎有事瞞他! “陛下,請恕臣之罪!”徐君房雙膝點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