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8章
“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失敗了就不用回來見我了。”贏政沉聲說到, 內室光線昏暗,看不清他的表情。千尋閉了閉眼,走出密室。從袖中取出一個小瓶,瓶蓋一啟散發出一陣詭異的香味,將瓶中的液體摸在頸間,那種香將她整個圍繞。 這是一種西域的迷香,可以讓人產生幻覺並有催情的功效,可以讓聞到的人迷失本性分不清真假,但是這同時也是一種毒藥,對施藥的人身體是有傷害的,如果使用次數過多會讓人氣血逆流,每逢月圓痛不欲生。所以若非必要她不會輕易使用的。 深吸一口氣,她推開面前緊閉的房門。 一個酒瓶滾至她腳下。滿室的酒氣讓她皺了皺眉頭。地上滿是空了的酒瓶。一男子醉眼朦朧的看著她。 “千夜?!”看著門口的人兒,成蛟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 怎麼是他?千尋大驚失色。主上送她入宮前曾要她去誘惑過他,說若是成功就證明她成功了可以入宮行事了,沒想到這麼快又見到他了。秦王為何要她來引誘他?聽他叫聖女的名字,難道他和聖女。。。。。千尋的內心亂成一團。 “千夜?”成蛟自從從宮中回來就一直郁郁寡歡,以酒來麻醉自己的思想,讓他不去想那個牽掛他所有愛憐與思念的人兒,可是無論多麼烈的酒都無法讓自己徹底忘掉她。他瘋狂的飲酒,瘋狂的思念著她! 努力撐起身子,他走到她面前,用力的抱住她。卻意外的接觸到她的柔軟,她是真實的,不是幻想!!他緊緊的抱住她,仿佛要將她揉入身體里面。用掌風關上房門。他將她打橫抱起。 千尋下意識的反抗,她哀怨的望了眼牆壁,他在看嗎?她咬住唇。想起他的話:失敗了就不用回來見我了。。。。。閉上眼,一滴清淚劃落臉龐。這是她第一次落淚。。。。。 站在門口,千夜始終沒有勇氣推開那兩扇門。 秦王叫人把她接到這里來不知道為了什麼,她心中有無數個疑問,她遲疑的望向他。 抓住她的手腕,贏政推開房門。紗幔後,錦榻上,一對****的男女正在交媾。室內充斥著申吟與喘息聲。 千夜的臉色發白,幾乎不用上前確認,她就能分辨出那男子的聲音就是她思念的長安君成蛟!!她下意識的想逃,可是手腕卻被贏政緊緊扼住,她被困在他的懷里被迫面對這不堪入目的一幕。 似乎意識到外人的闖入,成蛟的目光也望向門口,正好與千夜淒哀的眼神對上。 千夜!成蛟大驚,轉而看著身下承歡的女子。一模一樣的面容!!但是他幾乎立刻就察覺,門口的才是真正的千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