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5章
宮女們一個個小心翼翼的伺候著錦塌上的男子,殿下輕歌曼舞,仙樂飄飄,但男子的神情卻如冷冰霜,毫無表情。 “滾下去!”手中的酒杯砸下,男子怒喝。舞者們一個個驚恐的退下。 贏政煩躁的搶下宮女手中的酒壺,整瓶的灌下。****的烈酒入吼,他雙眼赤紅。 他整整五天沒有去過沁竹苑了,他的心瘋狂的思念那仿若落入凡塵,嫡仙一般的女子,但是嫉妒又讓他幾乎失去理智想殺了她。 他如此真心對待卻得不到她的真心,成蛟竟然得到了!他看得分明,在他懷里,她那癡迷的眼神狠狠的刺痛了他的心,他的靈魂!! 他是始皇帝,是統一世界的霸主,他想要的沒有得不到的,除了她的心。。。。。 一壺烈酒灌下,他又抓起一壺。酒很烈,可就是喝不醉! 一陣輕柔的玲聲傳來,一個身著紅舞衣的女子飄然出現在殿下,隨著手和腳的動作,悅耳的玲聲伴隨著她曼妙的舞姿,如夢如幻。光裸的腳踝潔白而動人。一個快速的旋舞,身上的輕紗飄舞。 贏政的眼危險的眯起,快步從殿上走下,一把抓住正翩翩起舞的舞者的手腕。粗暴的扯下她的面紗,他倒抽一口氣。天下竟然會有如此相似的面容!! 舞者如同受驚的小兔楚楚可憐的的望著他。那纖細柔弱的樣子讓贏政動容。但是他很快發現她的柔弱只是表象,那雙勾魂的眼有著露骨的挑逗。贏政心中冷笑一聲。 “你叫什麼?”贏政問。 “千尋。”女子說到。暗暗觀察他的表情,果然他臉色變了下。 連名字都取得那麼接近。贏政的心里很清楚,這可能是個圈套,但是無所謂! 贏政突然將她抗上肩頭,她驚呼一聲,隨即被摔在軟榻上。後背傳來的痛楚讓她痛呼出聲。 贏政毫不憐惜的撕扯著她的舞衣,片片紅色的殘布下,她光潔曼妙的身軀完全暴露在冰冷的空氣中。讓她光滑的皮膚泛起寒栗。 面對這個人人畏懼的暴君,她竟然沒有害怕的感覺,甚至為他粗暴的動作感到陣陣戰栗的快感。他好象一只孤傲的豹子,讓人又怕又想征服,她想要征服這個男人! 嬌媚的撐起身子,玉臂纏繞上他的頸項,但是還沒做出下一個舉動就被他冷漠的推倒在榻上。然後在她毫無准備的情況下將她翻轉背朝他,用力而粗暴的挺進。 撕裂的痛楚伴隨陣陣快感讓她瘋狂而著迷,。。。。。 成蛟臉色發白的看著被贏政擁在懷中的人兒。他傳他入宮就是為了向他炫耀嗎?! 心在抽痛,他用力握著拳頭。他很想當作一切都不存在,可是他不能。看到她嬌媚的偎在他懷里,他幾乎快瘋了。 “大典的事就交給你承辦,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他的失落與憤怒看在贏政眼中。 茫然的走出大殿,他的腦海一片空白,剛才皇上說了什麼他完全沒有聽到,他的眼里只有她!她嬌媚的容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