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章
“青玄,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許久,她才恢複了平靜。 “不要說這些,跟我回去吧。珠璣。”拉住她的手,青玄說到。 回去?她的眼前仿佛看到了那無止無盡的黑色,還有那名紅衣女子哀怨的目光。 “不,青玄,我。。。。。我不能。。。。。”她已經不再是珠璣了,她是千夜。另一張男子的面容出現在她腦海中。。。。 “為什麼!”感覺到她的抗拒,他忍不住大聲問到。 “我不是珠璣了,我不是。。。。。。珠璣已經死了!”她不禁喊到。“青玄,我們前世情緣已斷,你又何苦還念念不亡?”她閉眼,說出殘忍的話。 “不會的。。。。。不是這樣的!”青玄不敢置信這是從她口中說出的話語。 “忘記我吧。。。。。”忍著心痛,她奔出竹林。。。。。 長安君成蛟被贏政送出宮外安置在別館,非招傳步得進宮。思念一個人卻又無法見到她讓成蛟終日郁郁寡歡。 “稟長安君,門外有一黑衣人送來一頂轎子,說是送給長安君的禮物。”門衛前來稟報。 成蛟眉頭微簇,“人呢?” “已經走了。轎子在外面,他說只能讓長安君親自去看。”守衛說到。 會是誰呢?轎子里又是什麼?成蛟心中滿是疑惑。于是來到廳前。庭院里停著一座黑色的轎子。 成蛟從侍衛的腰間劍鞘中拔出長刀朝轎子走去。這事太古怪,他不得不防。 用刀尖輕挑開轎簾一角,成蛟臉色大變。“把轎子抬到我房里去!”他命令到。 侍衛雖然疑惑,但還是照做了。 仔細的關好門窗,成蛟連忙打開轎簾,一陣異香伴隨著一個柔軟的身軀撲進他懷中。 “千夜!”成蛟激動萬分將眼前朝思慕想的人擁入懷中。 他就是長安君成蛟?千夜的眸中閃動著異樣的神采,不過成蛟並沒有發現。 “你怎麼來了?”仔細的看著她的臉龐,不願意錯過一絲細節。 撲進他懷中,千夜低聲啜泣,“奴家思念長安君,皇上他。。。。。” “他把你怎麼了!”看到她哭泣成蛟的心如刀絞。 “現在還沒有,但是。。。。。他要將我納入後宮。”千夜柔軟的身體緊貼著成蛟的身軀,讓成蛟無法用心思考,一味的沉浸在憤怒與焦躁中。 “今日一別,怕是已無再見之日,長安君,妾心似月可表,你就要了我吧,此一別,無期。” 她雙眼含淚,輕解斗篷,斗篷之下竟只著透明紗裙,曼妙的身姿盡數落入成蛟眼中。 成蛟也是烈性男兒,面對她淒哀的懇求和眼前的無限春色,鼻端充盈著她身體散發的異香。成蛟低吼一聲將她打橫抱起。 幔帳落下。兩個饑渴的靈魂糾纏。。。。。糾纏。。。。。 一夜纏綿,天亮十分成蛟方沉沉睡去。醒來後,她已經不在了。幔帳內任殘留著那種詭異的香味。 昨晚,他一次又一次的向她索要,她柔軟的身軀迎合著他,讓他變成了一只野獸! 他知道自己有多麼的愛她,但是難道真的只能擁有這南柯一夢嗎?。。。。。想到這,他的神色又黯然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