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章
成蛟在她的住處修養了三天,這三天,千夜日日照顧在他身邊,兩個人的感情也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千夜。。。。。”握住她執勺喂藥的手,他注視著她白紗下的面容。 心頭雖然慌亂,但是千夜卻無法狠心將手抽離他的手心。看著他離她的臉越來越近的手,她竟然忘了要躲開。 只輕輕一扯,面紗翩然飄落,這一刻,四目相對,再也無法移開視線。 他不止一次的幻想她面紗下的臉有多麼的美麗,但是親眼見到卻更加的動人心魄。 “你好美。”他的手撫上她柔滑細致的面容,手微微有些顫抖,好象在撫摩一件精致的玉器一般。 無法克制內心的沖動,他將她擁入懷中,吻上她的櫻唇。這一吻竟象是經曆了千年的等候,終于找到自己的另一半靈魂一般。成蛟輕輕的歎謂著,無法讓自己離開她的唇。手探入她的逑衣,探索著她的美好曲線。 “不要。。。。。”她無奈的掙紮,但是卻無法抗拒自己內心的企求,她喜歡這個男人,喜歡他的吻,他的氣息。。。。。。 “你們在做什麼!!”一聲如同從地獄傳來的聲音將相擁的人兒從天堂帶入地獄。 驚恐的看著來人,千夜蜷縮在成蛟的懷中。 贏政憤怒的看著成蛟。他竟然敢在他的眼皮底下碰他的女人! “皇兄,這和她無關!”成蛟極力把過錯全攬到自己身上。 “不,這是我的錯。。。。。”千夜害怕贏政會殺了他。也搶著認錯。 看著他們互相袒護著對方,贏政幾乎恨不得把他們全殺死。 “皇上,此事不能草率處理。”徐君房在一邊提醒到。 成蛟乃是守邊的大帥,也是贏政的弟弟,若是輕易殺了會落人口實,到時天下大亂,邊防造反那可是致命傷!而千夜又是帝女星下凡,煉求長生不老丹也不可缺的。 贏政自然知道這其中的厲害關系。權衡再三,開口到:“來人,把長安君送出宮去。”看了眼臉色發白的千夜,他轉身走了。 默默的和她交換了個眼神,成蛟被侍衛押出了她的住所。 轉眼間,房中只留下無助的她面對一室的寂寥。。。。。。 他隱在暗處靜靜的看著她撫琴。 她的琴聲,沒了往日的安詳與悠揚,聲聲急,如泣如訴。琴聲訴說著主人心中的哀怨與淒切,正符合他現在的心情,但他卻沒有心思細細欣賞,他很想把她擁入懷中細細呵寵,但是想到她恐懼的表情他無法鼓起勇氣上前。只能在暗處偷偷看著她。 她的哀怨,她的淒切,又是為了誰。。。。。。他不敢想,但是答案卻昭然若揭。珠璣,難道你真的忘記我了嗎。。。。。 琴聲噶然而止。一棵琴玄終于承載不了她的哀愁,終于崩斷了。。。。。伏在琴上,她終于無聲的哭泣起來。 他的心隱隱的作疼,她的每一滴眼淚都仿佛淌入他的心里,用異常灼熱的溫度燒灼著他的心。她在哭泣中睡去,他才顯出身形來到她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