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章
“你去哪了,皇上來了!”奶娘的表情甚是恐懼。安慰的拍拍奶娘的手讓她安心。千夜款款的步進廳中。 一男子正凝神欣賞著牆上的畫作。那是她前些天畫的蘭草圖。 “千夜叩見吾皇陛下。。。。。”她的身子還沒欠下就被人扶住了。 “在我面前不必多禮。”贏政說到,拉過她的手握在手中,目光中的憐愛不于言表。“讓朕好好看看你!多日不見,朕很想你。” 避開他柔情的目光,千夜不知該如何應對。這個人人害怕的暴君在她的面前卻是柔情萬種,讓她常常覺得無措。 “謝皇上厚愛。”意識到他要對她做出一些親密的舉動,她連忙退開,不著痕跡的避過他的吻。 他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微惱,卻似乎又不舍得在她面前發作。 “你什麼時候才能明白朕的心意呢?”他的語氣又無奈又壓抑。 “皇上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千夜是聖女,若是被國師知道了,恐怕。。。。。” “去他的聖女!”贏政突然狂暴了起來。他抓住她的手腕,力氣大得幾乎要把她的骨頭給捏碎了,她強忍著痛,無助的看著他。 似乎察覺到自己的粗魯,他放松了手勁,心疼的發現她潔白纖細的手腕上竟然出現了一道淤痕。 “對不起。。。。。”他低喃著,用嘴唇親吻著她手上的傷痕。 “陛下言重了!”任憑誰也無法想象吧,這個對任何人都無比殘忍的狂傲男人居然說出道歉的話,只為一道淤痕。 他的目光深邃,充滿著強烈的占有欲。 她真的害怕了,他的眼神讓她驚恐。 “陛下!”一個聲音適時的出現解救了她。 “臣徐君房叩見陛下。願吾皇萬歲萬萬歲!”絲毫不介意贏政殺人的目光,他老神在在的行禮。 “國師出現得還真是及時啊。”每次都在關鍵時刻被他打斷。贏政雖然不悅但也不會傻到和他翻臉,畢竟自己還要依靠他煉出仙丹,讓自己長生不老。 “陛下,微臣所做的一切都是為陛下好,希望陛下不要為難聖女。要求得長生,她可是很關鍵的。”徐君房的話句句是理讓他無法辯駁,只能恨恨的放開她拂袖而去,臨出門還掃了一眼佇立在一邊的奶娘。奶娘的身子猛的抖了一下,頭垂得更低了。 待贏政走遠,奶娘才顫抖著過來看她。“沒事吧?”千夜是她從小帶大的,感情自是深厚。 她搖頭,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眼神,方才謝過徐君房:“多謝國師。” “你好自為知吧。。。。。不過,很快就會結束了。。。。”他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走出了屋子。 送走這兩個惹不得的人物,奶娘和她都松了一口氣。 “皇弟,此次回來可發現有什麼不同之處啊?”贏政坐在寶座上看著他這個同父異母的弟弟。十年沙場的磨礪,已經讓他褪去少年的青澀,變得英挺過人,被曬成褐色的皮膚並無損他俊逸的容貌。 “皇都變化得很多,更繁榮了,國力也更強大,這一切都是皇兄勤政的結果!”始皇的殘暴是有目共睹的,但無法否認,在他的統治之下,國強民盛,也是不爭的事實。 “皇弟這些年也辛苦了,就在宮里多歇息幾日,待天祭過後再回去吧。”他的存在始終對他的皇位是個危險,只有把他丟得遠遠的,他才可以安心。 “謝皇兄。”他怎會不知他心里所想,只是他無心皇位,身處這皇宮,不知道有多少陰謀詭計隨時准備算計你,倒不如回邊塞來得自由!眼前又浮現出那張絕世的容顏,心又有些猶豫了,若回去就再也無法見著她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