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章
“皇上,奴婢已將聖女帶回,請皇上過目!”老女人雙膝跪地,雙目低垂,將孩子高舉過頭。 龍椅上的男人雖然年輕,卻有著凌厲的霸氣,一雙鷹目透著暴虐和殘忍。 雖然低著頭,她卻明顯感覺到陣陣寒意,面對這個她從小帶大的年輕的皇帝,她還是忍不住顫抖起來。 “做得好,奶娘。”清冷的聲音沒有絲毫的感情卻足以讓人心生怯意。“我把她交給你,相信你能把她撫養得很好。” “謝皇上信任!”抱著孩子的手不住的顫抖,繈褓中的女嬰似乎感受到了她的恐懼,哇的哭了起來。 皇帝的俊眉微簇,奶娘嚇得連連磕頭“皇上恕罪!”她的額前滲出絲絲血跡。 “下去吧。”揮揮衣袖,皇帝的身影消失在殿上,那種壓迫感也隨著他的離去而消散。。。。。 奶娘明顯的松了口氣,可發軟的雙腿卻無論如何使不上力。。。。。 隨著時間的流逝,轉眼已是十六年過去了。。。。。 一陣悠揚的琴聲在竹林間回蕩,琴聲悠揚悅耳,仿佛有種讓人淨心的魔力,驅使著他的腳步去一會奏琴之人。 令人驚奇的是,奏琴人的身邊棲息著許多鳥兒,他的出現似乎打擾到了它們,驚得鳥兒撲拉一下全飛走了,那景象壯觀得讓他好久回不過神來。 “你嚇到它們了。”一個輕柔的嗓音傳來,沒有惱怒也沒有指責,只是淡淡的陳述事實。 “在下成蛟。”看到奏琴之人的面貌,他居然呆了好一會才想到要報上自己的名字。 “莫非你是皇上的弟弟,長安君?”彈琴之人是一名白衣女子,雖然白紗蒙面卻無法掩蓋她絕世的容顏。 他有些訝異她竟然知道他。他常年在外征戰,十六歲就爭戰沙場,十年中從未回過皇都。所有的人幾乎都快把他忘記了。而她居然還記得他! “敢問姑娘是哪位?”她的身份看起來很特殊,若是儐妃應該是被安排在後宮,可是她住的地方卻是皇宮中最隱蔽最幽靜之處,實在很神秘。 “我是千夜。” “你就是皇兄說的聖女?!”十年前,國師夜觀天象,占卜而出聖女降世,佑我秦朝,皇兄派人去尋找,果真在國師所指之處找到一名女嬰。 女子笑而不答。雙手撫琴,美妙的音律從她纖纖十指間流瀉而出。他席地而坐,手執白玉蕭,配合著她的琴聲齊鳴,琴瑟和弦,悠揚婉轉,一曲畢,兩人久久沒有說話,眼神卻交纏在一起。 遠處傳來奶娘的呼喚之聲,千夜收回目光,飄然而去。而成蛟的內心卻久久不能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