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章
石室中擺放這一塊巨大的半透明的晶體,那刺骨的陰寒便是從那上面散發出來的。 “躺上去吧。”他面無表情的說到,可是我分明看到他眼中的掙紮。 我依言躺下,那股陰冷之氣透過衣衫,鑽入我每一個毛細孔,直透骨髓,那種冷,讓人永生難忘。。。。。 我默默的承受這種酷刑,緊閉雙唇不發出任何聲音,意識卻漸漸模糊起來。。。。。 我聽到他在微微的歎息。。。。。。 看著眼前他等待守侯了千年的女人,他的心久久無法平靜,她會這樣選擇,他早就知道了不是嗎?為何還會存有期翼?自己千年的苦守,到底會換來如何的結局呢?他不敢想,他如此愛她,不管如何他都會尊重她的選擇! 凝神,催動真氣,一道幽藍的微弱光芒從他心口的位置隱出。 那是她的眼淚,她前世的記憶。魂飛魄散之時,她流下一滴淚,她可以拋卻自己的生命,卻無法舍卻前世的愛怨情愁。他找到了它並把它藏在心里。他尋遍天地間,找尋她飛散的魂魄,將它們重新組合在一起救回了她,卻私心的沒有還給她前世的記憶。她以為她忘記了前程往事,如同一張白紙,他用心的愛她,希望她能夠明白他的心,接受他,但是他想錯了,她早已把全部的愛都灌注在那滴眼淚之中,忘記了愛,又如何去愛? 終于,他把一切告訴了她,讓她自己選擇。她向他要了千年的時間,千年後她會給他她的答案。 你想飛就飛,想自由就自由,我會一直守侯著你,等你回來。。。。。他放手,繼續那千年的等待。。。。。。 手心的幽藍光芒閃動著,迫不及待的飛入她的額心。。。。。。 一聲嬰兒的啼哭宣告著一個新生命的降臨。 “生了,是個女孩!”產婆的聲音中透著激動,將孩子抱給一個老女人。 “國師果然算得奇准,料定今日子時聖女誕生于此。”那老女人欣慰的點點頭,看著繈褓里的孩子。 將孩子抱出門外,她直接上了輛馬車,給守侯一邊的侍衛使了個眼色,侍衛會意,帶數名兵卒闖進產房。不一會,里面傳出數聲慘叫就了無聲息了,待侍從出來,神色平靜得好象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一樣。馬車消失在夜色之中。。。。。 陸尚文一路風塵趕回了家,他是一名商人,前幾日收到家書,說是媳婦快生了,他緊趕慢趕趕回家中卻發現門戶大開,卻無人守夜,心下奇怪,但是心中的喜悅讓他無暇顧及,欣喜的推開臥室的門,他被眼前的慘狀驚呆了! 這簡直是人間地獄!滿屋都是血,屋中橫臥數人,他勉強認出是他的母親和丫鬟,還又幾個婦人,看打扮應該是產婆,“婉兒!!”他大呼妻子的閨名,沖入臥室之中。目光觸及床上鮮血淋漓的人兒,他雙腿發軟,幾乎是用爬的來到床前。妻子渾身是血,已是了無聲息。 “啊~~~~~~!!!”他瘋狂的號哭,抱著已冰冷的妻子。 直到哭到聲音沙啞渾身乏力,他失魂的靠在床邊。。。。。。一陣細微的聲音引起了他的注意。”婉兒!“他以為妻子還又救,驚喜的撲到她身邊。可是她的樣子告訴他那是不可能的。 又是那種聲音,他發現被褥在微微的動。可能嗎?。。。。。他懷著一絲希望掀開被褥,那是一個已經被憋得小臉通紅的女嬰。她無助的揮著小手,臍帶還血淋淋的掛在母體中。 陸尚文用顫抖的手割斷她的臍帶,將她抱在懷里,好一會兒,她才哇的哭了出來!聲音響亮!他的眼淚又不自覺的流了下來,落在嬰兒的身上。 “兒啊,我的兒。。。。。。”陸尚文悲從中來,不由的想到了自殺。 家人都沒了,只留下他和這個孩子,還不如隨家人一起去了!想到這里,陸尚文抱起孩子,走到院前的井邊。 “兒啊,爹對不起你,沒能保護你們,你就隨爹去吧,咱們一家地下再團圓吧!”說完,眼睛一閉就想跳下井去。 忽然他只覺得耳邊拂過一陣風,頓時手中一空。心口刺痛。 睜眼卻只見一黑衣男子抱著他的女兒站在不遠處看著他。看向自己的心口,那赫然插著一柄尖刀。 來不及發出任何聲音,陸尚文已遂然倒地,沒了氣息。 黑衣人上前檢查了下,確定他已死亡,也消失在夜色中。。。。。。今晚的月色有點怪異,一半明黃,一半卻象染上了血一樣殷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