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章
他感覺到她在躲他。為什麼? 她的身上有種什麼東西在吸引著他。回想起她最後那眼驚慌的眼神,雷霆恩感覺有些懊惱。 為什麼這個女子能輕易的牽動他的情緒? 電話突然響起打斷了他的思緒。“吳庸,什麼事?哦?有線索了?我馬上來。”從沙發上跳了起來,雷霆恩抓起桌子上的鑰匙。突然他又轉身在供桌上拿起三支香反手香就點燃了。舉香恭謹的拜了三拜畫像中的老人:“老頭子,我開工去了!”將香插入香爐,雷霆恩關門下樓跳上愛車。。。。。 看著面前的尸體,雷霆恩面無表情:“哪發現的?”尸體是一具年輕的少婦,腦漿和腹中的胎兒不見了,和以前發現的死者相同。 “六環附近。。。。。”捂著鼻子,吳庸把拿起蓋尸布的一角把尸體蓋起。 “死了多少個?”絕對不會只有這一個! “6個。”吳庸的眼神有些心虛。 “6個?你到現在才告訴我?”雷霆恩揚高聲調斜睨著他。 “上級有命令。。。。。我也不好做啊。。。。。。” “我看是你不相信我吧?”他的心思他還能不曉得嗎? “師弟啊,這種事你說信不信的怎麼說呢?要讓人信要拿出證據的呀,你說這是惡靈干的,我寫報告上去上面能信?靠!”吳庸也很焦躁,這案子一點頭緒查不出來死的人越來越多,上頭施加的壓力幾乎讓他透不過氣來。不過吳庸也相信了雷霆恩的說法,這的確不象是人干的。想到這吳庸忍不住打個寒顫。抓人他沒問題,抓鬼。。。。。就不是他能管得了的事了! “晚上布防了嗎?”雷霆恩問到。“下餌了嗎?” “布了,餌也下了,它就是不上勾!”他自己都親自上陣扮成孕婦,轉悠了一個晚上什麼收獲都沒有。隔天卻在另處地方找到了一具尸體! “假的不行,必須要真的孕婦。”它可沒那麼好騙。 “真孕婦?我哪找去?找到了人家肯借你?”吳庸懷疑他這個學弟是不是腦子壞掉了。 “孕婦的血就可以了。” 看著師弟認真的神情,好吧,就信他吧!反正死馬當活馬醫了! 好不容易找來個醫護隊,打著給孕婦免費檢查抽血的幌子終于收集到了一些血液。雷霆恩用它們畫了十張符,分別貼在8個隊員身上,另外的兩張一張給了吳庸一張貼在自己身上。 “它來了我怎麼抓它呀?”吳庸困擾的撓頭。 “站在原地等我就可以了。”雷霆恩淡淡的說到。 “站在原地。。。。。等你。。。。。?”吳庸的臉在抽搐。“萬一我給吃了。。。。。。”想到那些尸體的死狀吳庸的臉都垮了下來。 “我會給你多燒點紙錢的。”雷霆恩故意戲謔他。 “雷~!霆~!恩~!” 掏掏耳朵,雷霆恩自動把他的叫罵消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