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章
懷生感覺渾身似乎被一種陰冷的氣息包圍著,一股勁風拂面而來,頓時整個人好象被涼水澆過一樣。。。。。。。 “這。。。。。。這是怎麼了?。。。。。。”懷生仿佛從夢中驚醒一樣。失措的打量著四周。 “啊!~~”看到廚房的慘狀滿地的鮮血還有麻袋中半截露在外頭的女性尸體的頭顱。。。。。。她的眼睛死不瞑目的看著懷生。。。。。。。懷生屁滾尿流的爬到兩人腳邊。 “救。。。。。救命啊!。。。。。。死人拉。。。。。。。快報警!!”懷生用力的抓著雷霆恩的褲腳。 雷霆恩鄒眉看著被他沾滿血的手抓髒的褲腳很不悅,這褲子可花了他三千塊呢! “你還沒有清醒嗎?”一點金光沒入懷生的腦門,他整個人象是被定住一樣,雙目膛圓,所有發生的事在他眼前象電影一般倒帶。。。。。。 一切都是他做的!。。。。。。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的雙手,懷生開始放聲大笑,又突然痛哭失聲,看著他的眼神,雷霆恩搖搖頭,這個人,算是廢了。 “霆恩!”一隊探警沖入屋中。率先沖進來的兩個人在看清屋中的場景時比用沖進來更快的速度沖出去在樓道里嘔吐起來。 搖頭看著好友,他回頭去看她,卻發現她已經不見了。。。。。。 燃起一爐清香,青煙嫋嫋的繚繞在這個斗室。 片刻之後一個淡淡的身影出現在青煙之中。 隨著它慢慢的變深,一個白衫男子出現在我面前。 “千夜,好久不見。”他斯文有禮,好象白面書生的模樣,但是那蒼白的臉色卻讓人覺得那不象是一個活人。 “白大哥。”看到他我有些驚訝也有些欣喜。“怎麼是你來,黑大哥呢?”平時都是黑無常來的。 “小黑啊?他沒空,所以我來了。”白無常輕描淡寫的說。其實是他想她了,硬是搶了他的工作。 他原本也是人,是一個文弱書生。宰相的兒子看中了他的妹妹,要他把妹妹嫁給他做偏房。這個宰相之子是個浪蕩的花花公子,他怎可把心愛的妹妹交到這種人手中?于是他被按上了個莫須有的罪名打入大牢,妹妹為了救他而委身狼口。但是他卻沒被放出來。妹妹絕望之中自縊而亡,而他也因為受盡刑法和喪妹之痛而誶死。由于他的魂魄充滿怨氣,竟然化為厲鬼,想為自己和妹妹報仇,她出現了,先是驚于她和妹妹相似的容貌,又被她言語感化,終于放棄了報仇的念頭,和她一起下到地府,經過多年的修煉,他被任命接替前一任白無常成為使者。 他對她有感激,有敬重,也有愛,他把她當作自己親妹妹一般看待。 “你過得可好?”白無常看著我問到。 “還可以。”我將一個黃布袋子交到他手中。 “為什麼不回地府看看呢?王。。。。。。他很想你。。。。。。” 他的話讓我的動作停滯了一下,但是很快我又恢複了原來的樣子。“我知道了。”我避開他關切的目光。 “千夜。。。。。。”他不明白,明明王癡戀著她,卻不來找她,而她也始終不為所動。原想說些什麼,但看到她抗拒的樣子到了嘴邊的話也就咽了下去。 “有些事,你不明白的。。。。。”其實說老實話,我也不明白。。。。。 “我走了。。。。。。”話音落,白無常的身影漸漸消失于無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