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章
好大的怨氣!門剛打開,幾股沖天的怨氣從屋里竄出,在樓道里亂飛,接觸到窗口的陽光又象只沒頭蒼蠅般向他沖來。那是怨死的人的靈魂,若是隨它們去,它們會找人附身的! 雷霆恩神色自若,憑空畫出一個大悲咒印,金光四射,那些怨魂們想逃,卻被符咒困住,越縮越小,最後被符咒包裹成一個小球。口中念著咒決,燃起了三味真火雷霆恩想把它們燒死。被三味真火燒死的怨魂會灰飛湮滅,就不必擔心它會去害人了。 “住手!”隨著喝聲,一股陰冷的疾風吹滅了他手上的火焰。 雷霆恩笑看著來人,心中暗暗佩服她居然可以用風熄滅他的三味真火。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他笑著問到。雖然見到她他一點也不意外,但是好奇還是有的。 沒有回答他的話,我輕易的粉碎他的符咒。 “不要!”他來不及制止。卻看得她掏出數支白玫瑰,怨魂們盡數被收入其中。 她是想超度它們嗎? “這些魂魄已經被汙染了,無法超度的,倒不如徹底毀滅。”他說到。 “在地獄中償還自己所有的罪後它們說不定還可以有機會轉世。”雖然不一定會成人,但起碼不會落得灰飛湮滅的下場。 “你是死神,怎的還是菩薩心腸?”雷霆恩並非取笑她,而是發自內心的話。 我看他一眼,沒有回他的話,徑自走進屋中。 “這簡直是個屠宰場!”看過廚房和浴室之後,雷霆恩不禁乍舌。 浴室中橫七豎八的躺著很多具尸體。血肉模糊。廚房就更別提了。各種器官被分類擺放在盤子中,好象待下鍋的食材一樣。 看著她緊抿著唇不說話,雷霆恩以為她看了這些感覺不舒服便關切的走過來。“你沒事吧?”他總是很容易忘記她的身份,只把她單純的當做一個女子來看待。 我撇了他一眼,他心里的想法我清清楚楚,我若是個尋常女子,早就尖叫著暈過去了。這種場面和地獄比起來,實在是小巫見大巫。 “它好象不在。”雷霆恩用法術探測了一下,說到。 “不要說話。”我迅速在自己和他身前布下一道結界。 門外傳來一種拖動重物的聲音。到了門前,一陣鑰匙碰撞的聲音之後,門打開了,一個高瘦,臉色蒼白的男子走了進來。手中拖著一個麻袋。 “老婆,我回來了!”他高聲叫著,努力的把袋子拖進屋里。袋子在地上劃出一道血痕,而那男子卻視若無睹。 “老婆,今天我給你帶了只小羊回來,我給你做羊肉吃!”懷生一邊喊一邊把袋子拖到廚房,心中暗暗奇怪往日他一喊就跳出來抱著他的老婆怎麼不回答,睡著了嗎? 打開袋子,他喜滋滋的看著里頭的肥羊。感覺到背後的視線,他以為是自己的妻子,高興的回頭喊:“老婆,來。。。。。。你們是誰?”他詫異的看著身後的一男一女。 他進來的時候沒看到客廳有人啊! “楊懷生,你該清醒了。”我冷冷的說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