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章
她尖叫著沖出臥室,直接灶台水池里吐了起來,“媽的,原來是個變態!”她恨恨的朝她啐了口唾沫。現在的她沒有恐懼,因為即使她再可怕現在也對她造成不了任何傷害。她只覺得口中一種酸澀的難聞味道。她看到有瓶洋酒,便給自己倒了一杯。味道有點怪,但她沒有在意,也許是新出的洋酒吧。她一邊喝一邊順手打開冰箱,想看看有什麼可吃的。一個圓滾滾的東西滾了出來。滴溜溜的在地上打了幾個轉。待她看清,她猛的倒吸了一口氣。握酒杯的手顫抖的握不住杯子,杯子眼看就要掉在地上摔個粉碎了。 但是她沒聽到預期的碎裂聲,聽到的卻是咯咯的笑聲。齊雅只覺得頭皮發麻,腿肚子也不聽話的打起顫來。 原本躺在地上毫無生息的人竟然好好的站在她面前,手里握著她的酒杯。 “好東西可別糟蹋了。咯咯”她巧笑著“這可是大補哦!”她朝她走來,她想逃,可是卻象被定住了,動彈不得。只能睜大雙眼恐懼的看著她靠近她。 女人在脫她的衣服,她看著她光裸的身子似乎很滿意。塗得鮮紅的指甲在她的皮膚上游走。 “咦,怎麼掉出來了。”她看到地上的人頭。把他撿了起來。那是一個男人的頭。被凍得很青紫,冒著冷氣 “你知道他是誰嗎?”她眼神很溫柔的看著他。“他是我上一個老公。”她把他抱在懷里,親吻著。“可是我太餓了,所以就把他吃了。”她的眼神是那麼無辜。“他說為了我會付出一切的,哪怕是他的生命。”她吃吃的笑著又把他丟回冰箱里。 齊雅滿身汗水,恐懼使她顫抖著。 “好奇心害死貓。”她看著她“我這身皮囊也該換了,呵呵,正好你送上門了。” 她在絕望中閉上了眼睛。。。。。。 “親愛的,我回來了!”懷生在玄關脫著鞋一邊向屋里喊到。 浴室里,一個女子光裸的站在鏡子前反複的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很滿意的揚起嘴角。。。。。 應該是這里了。 雷霆恩站在這棟樓前,戴著墨鏡的臉看不出什麼表情。 在普通人眼里這只是棟普通的樓房,而在他眼里卻不然,他看到一股黑氣籠罩在樓房上空。那是惡靈出沒的證據。 走進7單元,他感覺到有一個結界,那似乎是一個障眼法的結界,簡單的說就是讓人看到的東西和實際的不一樣的結界。 摘下墨鏡,他朝樓上走去。他的眼睛和別人的不一樣,他從小就具有可以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的能力,也就是鬼眼。這墨鏡也不是一般的墨鏡,而是讓他可以隔絕他鬼眼能力的。要不然成天看到那些死鬼在身邊晃悠的死樣子煩都煩死了,尤其在他用餐的時候,如果對面坐著一個車禍而死的鬼的話那有多恐怖!腦袋被擠扁,腸子外流,他是看慣了不代表喜歡看! 常人看不到的黑霧彌漫在樓道里。光線很暗,但是並不影響到他的動作。他一層層的往上走,在四樓停了下來。 是這里了!雷霆恩停住腳步,站在401室門前。 雙手結印,一張黃色的符咒飛出他的指間沒入門中,門上的黑氣頓時散了。門應聲而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