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章
她不明白一向低眉順目對她千依百順的男人怎麼了,一定是因為這個女人!看到這個女人眼里戲謔的神色她怒火中燒。“你個狐狸精!是不是你勾引我的男人!看我不撕破你的臉!”她尖叫著撲上去。 “痛!”她被懷生用粗魯的動作丟出了門外。門在她面前狠狠的關上。 眼淚肆意的流了出來。這是荷種奇恥大辱!“楊懷生!你會後悔的!!”她憤憤的跺腳離開了。 門內卻已是春色無邊。 哭著回到家她越想越不甘心,她一向是被男人捧在手里的,她之所以選了他不光是他帥,而是他對她千依百順,什麼都聽她的。招之即來揮之即去。雖然少他一個不少多他一個不多,但這種奇恥大辱是她不能忍受的。她一定要他後悔,跪在地上求她!想到這,齊雅的粉拳緊握,指甲深深的陷入手心。。。。。 她守了好幾天才看到懷生出去了。想到這幾個日夜懷生都和那個狐狸精鬼混在一起居然連門都不出她就氣憤難耐。好容易等他出去了,她一定要把那個狐狸精的皮給扒下來。看看她到底有什麼吸引男人的。她捏了捏包。里面裝著一瓶麻醉氣體,那是她叫老六給她弄的,老六是社會上的,長干些不入流的事,對她倒是死心踏地的,她一說要他連問干什麼用的都沒問就給她搞來了。想到這她不禁撇撇嘴,恨恨的怨懷生不知好歹。 用力的敲了幾下門,她悄悄躲在門邊,手里握著那瓶麻醉氣體。她的手心有些潮濕,畢竟她是第一次做這種事。 門開了,她猛按噴嘴,那女人一下就倒在了地上。 冷冷的一笑。她費力的把她拖進門里,小心的給門落了鎖。 那女人躺在地板上,連昏迷的樣子都那麼好看,她的心嫉妒的發狂。 用腳踢踢她的身體,沒有反應。她並不急著對付她,她要慢慢折磨她!老六說那氣體就是大象聞了也要昏迷半個小時呢。 她在房間里四處走動,走進了臥室,一張鋪著暗紅色綢緞的大床顯眼的擺在那,她的心又開始糾集了,想到她的男人和這個狐狸精在這張床上翻云覆雨她就恨得牙癢癢。她把床單扯下來,泄恨的用腳使勁跺了幾下。 打開衣櫥,里面掛滿各式衣裙,看料子和款式就知道價格不菲,她用剪刀將那些衣裙鉸爛,心里不由的升起報複的快感。 不知道她觸到了什麼機關,衣櫥里面的擋板刷的打開了,衣櫥里有點暗,還掛著幾件破碎的衣服布條,她眯眼仔細看了看。好像是瓶子。她伸手拿出來。定睛一看!媽呀!‘乒’的一聲瓶子掉在地上,由于鋪著很厚的地毯,瓶子沒碎,但那里面一顆顆圓圓的帶著好多觸角的東西在瓶里晃動起來好像有生命一般,黑黑白白的,她感覺每一顆都在看她。是的,那是眼球!人的眼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