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章
看到臥室一地散落的衣物,以及凌亂的臥具,光裸著的身子的他忽然有點心慌。 他這麼做會不會太趁人之危?沒看到她。他忽然有不好的預感,萬一她想不開。。。。。他慌忙起身,但腹部突然一陣疼痛,讓他疼得滿頭大汗。他奇怪的撫著腹部,疼痛稍稍好了一點。他小心的挪動身子,下地用被單裹起裸露的身子。 還好,她還在。出了臥室看到她在廚房忙碌。桌子上擺著幾道菜。 “起來了。”她微笑的看著他,將最後一道菜擺上桌子。“吃吧。” “我這樣子。。。。。”他有點窘迫的拉了拉被單。 等他穿好衣服,她在餐桌邊等他。 看著一桌的菜,他感到有種家的感覺。她在他腿上坐下。她啜飲了一口酒接著他的唇渡到他口中。這一次他非但沒覺得難喝,反而覺得甘甜無比。 她喂他吃東西,好像是鵝甘。味道鮮美,更重要的是每一口都是經她口送到他口中,吃什麼已經不重要了,他只覺得消魂無比。 原本有些虛弱的身體忽然好像充滿了動力。他一次次的要她,饑渴得象狼一樣。。。。。。。 草草套了件衣服,他覺得腹部很疼,于是盡量放慢動作。 門開了,一個女人站在門外。 看到她他有點意外。 “懷生,你這段時間都去哪了?我一直打你電話都打不通。班你也不去上,別人問我你去哪了我都不知道怎麼回答人家。”女人一進門就打了一唆子的子彈。 懷生疲倦的靠在沙發上。 “你怎麼了?病了?”她的手撫上他的額頭。 懷生厭煩的推開她。“我們分手吧。”他看也不看她。 “你說什麼?!”齊雅尖叫了起來。 他的頭疼的更厲害了。 “你到底怎麼回事?!”齊雅推搡著他。她不明白他是怎麼了,幾天不見頹廢成這個樣子,還居然說出這種話。 “我。。。。。你怎麼來了。”他抬頭想對她說什麼卻看見她站在門口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們。 “我和她沒什麼!”他急忙站起身想澄清。卻牽動了腹部的疼痛。 “你。。。。。。”她好像看到他腹部有道傷口?“她是誰!”齊雅指著門口的女人問到。不能否認,連生為女人的她看到她都有點心動了。她感覺有種不好的預感。“她是誰!”她幾乎是用吼的問到。 “你不用知道。你走吧。”他把她拉到身後,一副決絕的樣子。 “你開什麼玩笑,我是你女朋友難道我沒權利知道嗎?”她幾乎快氣爆了。 “現在起不是了。”他的眼神冷得出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