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章
“嘎~~吱~~~~~!!”隨著一聲刺耳的刹車聲,一兩黑色的跑車停在警戒線外。原本圍觀的群眾被嚇了一跳,讓出一條道來。 車門輕啟,一條修長的腿伸出車外。一個戴著墨鏡的男子走出跑車,低頭鑽過警戒線。 “先生,你不能進來。”一個警員攔住了他。 “是我請他來的。”一個粗嘎的聲音說到,聲音象被沙皮磨過一樣難聽。 “吳探長。。。。。。”警員看到來人。“他。。。。。。” “沒你的事了,我會帶他去的。”吳庸的氣色看起來很差,胡子拉茬,眼圈烏黑;一身米色的夾克已經快看不出本來的顏色了,他這個樣子倒有點象街邊的流浪者。 “又是什麼棘手的案子?”雷霆恩問到。看他狼狽的樣子他就猜到了。吳庸雖然叫吳庸,可是卻是個神探,經他手辦的案子幾乎沒有破不了的。 正說著,從別墅里沖出幾個探員,一出到屋外就忍不住大吐特吐,恨不得把黃疸也吐出來的樣子。 “你自己去看看就知道了。”那樣的場面沒昏過去就算定力強的了。 “它又出現了?”他已猜到了七八分。 沒有說話,吳庸走進了別墅。他的嗓子快冒煙了,疼得不想說話。熬了一個多月什麼線索沒查到,他沒倒下算是不錯了。 走到地下室門口,還沒下去一股撲鼻的腥臭就熏得人暈頭轉向。 “你自己下去吧,我已經看過了。”還吐了好一會!該看的他都看了,不想再下去遭罪了。下去的探員在下面沒有待超過一分鍾的! 結了個結界他步下樓梯。 很強的瘧氣! 縱然有結界的保護他仍感覺到強烈的壓迫感和讓人渾身不舒服的氣息。 地下室開著一盞微弱的燈,呈現一種暗紅的顏色,仔細一看,卻是燈泡被鮮血染紅了的結果。 摘下一直架在鼻梁上的眼鏡,他深邃的目光環顧了一下四周。然後走向一個角落。點燃一支招魂香。 無視地下室里的血肉模糊,他專注的看著那嫋嫋的青煙。一個小孩子的樣子慢慢顯現在他眼前。 她恐懼的看著他。 “發生了什麼?你能告訴我嗎?”他開口問到。 “你看得到我?”女孩怯怯的問。“為什麼他們都看不到我?”來了這麼多人,卻沒人理會她。 “你已經死了。”雖然他不忍心內對這麼一個小女孩說這樣的話,但是若是死去的人不知道自己死了還留戀徘徊在人家是很可憐的。不但無法投胎時間長了還會變成地縛靈去害人。 看著小女孩驚恐的睜大的眼睛,他摸摸她的頭。“別難過,我會帶你去你應該去的地方。先告訴我這里發生了什麼好嗎?”他放低聲音哄著她。 “我。。。。。我不知道,我的腦袋里好像有什麼東西,好可怕。。。。。。”她痛苦的抱著頭回憶著“它。。。。。。它讓我殺掉小貓小狗,然後吃掉它們的腦子,它還讓我殺了小胖。。。。。。我不想。。。。。我不想那麼做。。。。。可是我好餓。。。。”她語無倫次,但是他已經大概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 “。。。。。然後我的腦子突然好痛好痛。。。。。。”她痛苦的叫著,抱著頭不停的搖晃。 “可以了,停下!”他手心出現一團光,他將光團印在她的額頭,光團沒入她額間消失了,她也停止了瘋狂的舉動。雙眼含淚的看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