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章
"不。。。。。。。不要!!"午睡的陸佩云在噩夢中驚醒。她渾身是汗,這個夢太真實了!!她後怕的用雙手抱住自己。 不經意的,她發現床邊有人看著她! "你進來做什麼!出去!"是菲菲!!回想起夢中的一切,她驚恐的尖聲大叫。 菲菲兩眼無焦距的看著她。慢慢的,血絲布滿了眼白,最後幾乎變成血紅色的。鮮血從她眼中流出。"痛。。。。。。。好痛哦。。。。。。。"有什麼東西努力的想從她眼球下爬出來。。。。。。她兩眼鼓脹著,象一只凸眼的金魚。。。。。。 "啊~~~~!!!"陸佩云無法遏止的尖叫,"瑪利亞!!"她叫喊著菲傭的名字。 "沒有用的,她聽不見的。。。。。。"幽魂似的聲音從菲菲口中傳出。 這個房間被她布下了結界,沒有人可以闖入! "噗~!!"菲菲的眼球爆裂開來,血汙噴了她一臉! "啊~~~~啊~~~~!!!"除了尖叫她已經發不出任何聲音。 什麼東西在她臉上蠕動! 她瘋狂的抹著自己的臉。一種不知名的紅色小蟲附著在她的手上。它們蠕動著,瘋狂的啃噬著她的皮膚往里鑽。 "啊~~~~!!"無論她怎麼努力的打掉它們,它們卻越來越多。 菲菲的臉上只剩了兩個血窟窿,紅色的小蟲不斷的從她眼眶中爬出。。。。。。 菲菲死了,被人發現死在樹林里。和那些小孩的死法一樣,腦漿不翼而飛,臉上只留下兩個血窟窿。 陳少奇悲痛欲絕。好在陸佩云的懷孕給了他希望和勇氣。讓他度過了最難熬的日子。 辦理過菲菲的葬禮,生活似乎又恢複到以前。 陸佩云懷孕2個月了。 最近小區里又發生了幾樁大事,不斷有孕婦遭襲,活生生的被剖開肚子取出腹內的胎兒。胎盤和腦漿都不見了。 這讓陳少奇很緊張。他推掉了所有的應酬,盡可能的在家陪伴陸佩云。但是她的脾氣開始變得很古怪。動不動就發脾氣。拒絕進食。他只當她是妊娠反應,並沒有在意。 今天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會議,他必須參加,無奈,他只好囑咐瑪利亞照顧好她。會議結束後他用最快的速度趕回了家。 回到家中,他沒有看到陸佩云,連瑪利亞也不見了。一種不好的預感襲上他的心頭。 尋找遍所有的房間,他幾乎快急瘋了。他跑下樓打算打電話報警,經過樓梯拐角的時候他發現地下室的門虛掩著。 平時這扇門都是鎖好的啊!懷著一絲疑惑,他拿著手電走下地下室。 地下室漆黑一片。他小心的步下台階。 "佩云!瑪利亞!你們在不在?"他試探性的叫到。回答他的只有自己的回音。 正當他想放棄的時候,一個人影忽然在他面前冒了出來。 "啊!"陳少奇嚇的跌坐在地上。手電也掉了。 "老公。。。。。。是我啊。。。。。。。"幽魂般的聲音。 "佩。。。。。。佩云?"陳少奇認出她的聲音。吊在嗓子眼的心頓時放回了心窩。 "你到這里來干嗎,這麼髒,又黑,摔倒了怎麼辦?"扶著她他喋喋不休的責備她。"瑪利亞呢?她做什麼吃的,居然讓你亂走,我不是讓她好好照顧你的嗎?" "呵呵,她很好啊,她在睡覺。"陸佩云笑了起來。 不知為什麼,他覺得她的笑聲好陰森,好恐怖!! 俯身撿起手電,光線晃了一下,好象照到了什麼。他疑惑的朝那個地方照了一下。媽呀!!他嚇得差點把手電扔出去! 那是一具尸體,是瑪利亞的! 她的雙眼圓睜著,身下滿是血汙。 "你吃嗎?很好吃哦。"陸佩云把手伸到他眼前。一股血腥味飄入他的鼻端。 借著微弱的光線,他看到她手上有一團白白的東西。 "這。。。。。。。這是什麼!!"他驚恐的問。 "腦漿啊。。。。。。美味的腦漿。。。。。。。呵呵。。。。。。"她陰森的笑著,一口一口吃著手中的東西。 陳少奇的理智徹底被擊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