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章
“誰!是誰在那?”他幾乎是用哭腔在叫喊。 “為什麼不開燈看看。”一個女人的聲音說到。 他惶恐的向聲音來源看去。一個黑影佇立在窗前。晚風從窗子吹進來,拂動她的發,在月色下仿佛有生命似的舞動。 “你是誰?!”他將刀指向她。 “為什麼不開燈?”她問他。 為什麼?。。。。。。是啊,他好像很久沒有開燈了。。。。。。為什麼。。。。。。為什麼呢? 突然,室內燈光大亮。刺眼的亮,讓男人迷了眼。好一會才適應過來。 “媽!你什麼時候來的?”沙發上,母親端坐著。他幾乎是撲過去的“媽,我知道你不會不管我的,美雅病得很重,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討債的天天來,我只能白天躲著,晚上才敢偷偷出去。媽!我該怎麼辦?”他撲在母親的漆上,哭得象個小孩。 突然,他看到母親身邊的女人。“阿穎?。。。。。。你。。。。。。你也來了。。。。。。” 他有些窘迫的看著她“妹妹,哥真的不是有意要躲你的,但是。。。。。。你知道,你嫂子的病。。。。。。我真的拿不出錢啊。。。。。。妹夫,你。。。。。。你也來了。。。。。。你。。。。。。你們。。。。。。求你們了,別逼我了,我真的沒辦法啊。。。。。。”男人抱著頭嚶嚶的哭。 一聲歎息,幽幽的飄進他的耳中。他猛的抬頭,對上了一雙紫色的眸子。那紫,好像一汪深湖,深不見底 他喃喃的問“你是誰?”他眼神空洞的問 我是誰。。。。。。連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誰。。。。。。 “媽!這個人是誰?你認識嗎?”他突然清醒過來,搖著母親的膝蓋問 “她已經不能再說話了。”我的眼中有種叫憐憫的東西 “媽!你說話呀!”他繼續瘋狂的搖著他的母親,忽然一樣東西從他肩上滾落。他朝地上一看,居然是他母親的頭顱!她的嘴巴張得大大的,兩眼外凸象兩只死魚眼睛看著他,耳鼻眼中幾只蟑螂惶恐的爬進爬出,眼中有白色的蛆蟲在蠕動。。。。。。 “啊~~~~”驚恐的尖叫,幾乎可以讓聲帶撕裂。他連滾帶爬。手腳並用的想逃離那棵頭顱。但是身上一點力氣也沒有,只是勉強讓自己離它遠點。 再轉眼望向他的妹妹和妹夫。天啊!他們也是七竅流血,妹夫的臉已經變形了,顯然是用什麼重物敲擊至死的。蛆蟲在裸露的腦漿里蠕動。一股股尸臭撲鼻。 “嘔~~~~~~”他爬在水槽上嘔吐起來。 好不容易停住嘔吐,他的眼不經意的看到灶台上的砧板。一顆人頭! 是的,一顆人的頭顱端端正正的擺在那,頭蓋骨已經切開,露出粉白色的腦。頭顱的眼睛是張開的,正對上他的眼! “嗷~!”他怪叫一聲。隨即捂住了嘴干嘔了起來。是老三!他的哥們 鍋開了,沸騰的熱湯把鍋蓋頂開了,蘿蔔和排骨在鍋里沸騰著。。。。。。不!那哪是什麼蘿蔔和排骨,分明是一段段人的胳膊和肋骨!!! “啊~~~~啊~~~啊~~~~~~!!”他尖叫著滾出廚房,爬也似的沖進臥室,不知哪來的勁,抱起床上沉睡的女人向門口沖去,一個黑色的身影堵住了的去路。 一襲黑衣,在他眼前一晃。 “你。。。。。。你是誰?”他又忽然象想起什麼“你。。。。。。你是賣花的女人。。。。。。” 他忽然狂怒了!“你為什麼要害我的家人!朋友!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忽然他又用卑微到極點的語氣求我。“求你,不要傷害我的妻子,她什麼都不知道的,她已經是植物人了,求求你,放過她!” 又是一聲歎息。“你該清醒了!”我說。 他猛然發現,他懷里的女人發生了變化,皮膚迅速的潰爛,一塊塊的脫落下來,粘忽忽的尸液順著他的手臂流淌。發出陣陣惡臭。 “啊!”他猛得松手,攤倒在地! 我念出咒文,一道金光由他的胸膛射出,慢慢浮現出一張符咒。他被這張符咒壓在地上動彈不得。 我走過去,俯身看著他,他的眼神迷離,毫無焦點。我看著他,閉上雙眼念起淨化咒。當我睜開眼,一滴淚珠從紫眸中落下,滴入他的胸膛,沒入皮膚。 他突然雙眼圓睜,脖子青筋暴露。似乎承受著很大的痛苦。一股黑氣從他額間浮出。 最後一個咒語念完。黑氣象箭一般沖進臥室,消失了。 臥室床頭的花瓶中,一枝黑玫瑰靜靜的在那。我將它收好。回去看那男子。 他的氣息微弱。他錯就錯在不該輕信小人,把小人當做知己,也錯在不該用情太深,一段感情,背叛了是無可挽留的,他卻不懂,最錯的是,他不該和惡靈交易。 他的嘴角居然有一絲絲微笑。眼神很清澈。 他是永遠不會醒了,也罷,在他自己編制的夢境中了卻殘生,也是一種幸運。。。。。。 “老婆。”夕陽下,他擁著愛人親吻著她的發際。 “恩?”她抬頭,看著他微笑。 “我愛你。”他說。 “我也愛你。”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