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一八七 舊恨又新仇
飛瓊在哭?仔細聽聽,里面還傳出李煜的安慰聲。他們遇到什麼困難了嗎?

我猶豫了一下,很小心地喊了一聲“飛瓊姐姐,羽衣來了!”

屋里面傳出聲音,然後門打開了,飛瓊從里面跑出來,一把抱住我:“羽衣!”

飛瓊,她怎麼了?兩年不見,怎麼會變成這樣?就算是國破那年剛到汴京的時候,受遍眾人的冷眼和嘲諷,忍著其他重臣貴婦的羞辱和委屈,面對和原來天壤之別的清貧生活,都沒見她如此憔悴過,因為她有李煜的愛,就算是天涯淪落,也可以偎依取暖。她是癡情人,她說過不怕受苦。

可現在她怎麼了?怎麼會衣冠不整的?我從來沒見過這樣的飛瓊,當年初見她的時候,她是多麼明豔動人,她可是我心目當中的女神啊!在我的印象里,她是雍容恬靜的,優雅曼妙的,現在我眼前這個發絲凌亂,眼睛紅腫,面無血色的女人怎麼可能就是飛瓊?

大概是驚覺自己的失態,飛瓊趕快整理了一下頭發?讓我們到屋里坐,李煜也迎了出來,眼角猶自掛著淚痕,李煜也落淚了?是現在的日子太清苦了嗎?要是這樣的話,那我以後多接濟接濟他們,反正我現在做生意的本事大著呢,我總不能眼看著李煜夫婦受苦啊。

我本來是興沖沖地來,想和飛瓊一起開開心的,可是見了這樣的場景,不免有些不知所措。石沐風問道:“夫人可是最近身體有恙?”

飛瓊低下頭,眼淚噼里啪啦地往下掉。突然掩住面大哭著跑出去,李煜歎了口氣,也坐在一旁暗自垂淚。從若在一旁說:“六哥,難道是皇後又召嫂嫂進宮了?”

李煜神色黯然地點點頭。歎著氣哭道:“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啊!”

石沐風沖我使了個眼色,我會意地走出去,到院子里找到飛瓊,她在一棵樹下,扶著樹干抽泣著。我輕輕拍拍她的肩膀:“飛瓊姐姐,我從揚州給你帶來了好東西,你要不要看看?”

她抬起頭,拭了拭淚,強笑著說:“是嗎,羽衣給我帶什麼了,快讓我瞧瞧。.1 6K小說網,手機站wap,16k.cN更新最快.”

我喊了一聲清心,清心從外面進來,手里捧著我給飛瓊帶的衣服首飾。還有這幾年做生意地主打產品,飛瓊輕歎一聲:“羽衣,這幾年多虧你惦記著我們。要不然,現在的日子比尋常百姓還要不如。這可讓我怎麼謝你。”

“說什麼謝。姐姐若是喜歡,羽衣以後就多送來些。姐姐。瞧你,臉都哭花了。咱們回你房里去,羽衣最近梳的頭發可好看了,今天正好給姐姐梳一個。”

飛瓊輕輕地點點頭,由著我拉著她回到臥室里,我讓她坐在妝台前,執起梳子幫她梳理頭發。人地變化是不可預料的,她地頭發都沒有以前順滑了,她和李煜,究竟遭受了什麼樣的變故?

我想問,可是又不敢問,直覺告訴我,這件事絕不簡單!

我幫飛瓊把頭發打理好,又在清心拿進來的衣服里選了一套顏色鮮豔的要飛瓊換上,又挑了幾件首飾戴在她發間。接著又叫人端來洗臉水,她淨了面,塗了些胭脂,立刻又變回美麗的飛瓊了。不,這還不是原來地飛瓊,那顧盼生情的神態,秋水一般的眼波到那里去了?

“姐姐,”我終于忍不住問,“你可是受了什麼委屈?誰敢欺負你,我去找他算賬!”

飛瓊淒然搖搖頭,又痛哭失聲:“羽衣,我身上背著的仇恨,又豈是你能了結的!”

什麼仇恨?剛才從若提到過皇後讓飛瓊進宮的事,莫非是飛瓊在宮里受了欺負?MD,這後宮都是一些什麼女人,就看著我們亡國之人好欺負嗎?後宮真不是個好地方,以前趙匡胤的那些女人對花蕊就很敵視,現在趙炅的後宮惡毒佳麗們,居然不要臉地把飛瓊召進宮去羞辱,這群壞心腸的女人!

想到這里,我說:“姐姐,不就是宮里那些整天看不著皇上面,寂寞難耐窮極無聊地皇後妃子嗎?咱們不怕她們,下次姐姐進宮,我跟你一起去,誰要是敢在你面前逞威風,我尚羽衣一定讓她好看!”

飛瓊抬起頭,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般滾落下來:“羽衣,你不要多想了。若只是宮里皇後妃子們給我氣受,我又有什麼不能忍耐?”

“姐姐,那又是因為什麼?”

飛瓊轉過頭去,伏在案上哭道:“羽衣,你還是別問了,你只當我受了些委屈罷!”

我奇怪地說:“不是皇後,難道是皇上不成?”

飛瓊捂住耳朵,近乎瘋狂地絕望哭喊:“不要問了!不要問了---

我就是再笨,也有些明白了。是的,要是只是宮里地那些低俗的女人欺負飛瓊,她絕不會哭成這樣,她一定會忍著,甚至不讓李煜知道。瓊遭受地,必定是比這還要大地苦難,給她這噩夢的,必定是比皇後還要可怕地人,而夠得上這身份的,天下只有一個!

是的,只有一個!那個陰險狡詐一臉冷笑的人,那個厚顏無恥只會栽贓嫁禍的人,那個一見美色就垂涎欲滴的人,那個壞了君臣之綱無視倫理之常欺君罔上弑兄篡位的人!

一定是他!他是好色之人,而且色膽包天。當初在趙匡胤的行宮就敢調戲花蕊,現在,他又來打飛瓊的主意,花蕊是他嫂嫂,飛瓊是他的臣妻,他當真是什麼人都想要霸占,這天下還有比他更無恥的人嗎?

一股無名的怒火在我心頭燃起,趙炅,你枉為天下萬民之父,就你這德行,還好意思得意洋洋地坐在那龍椅上!?我尚羽衣第一個不服!我霍地站起來,啪地一拍桌子:“不要臉的狗皇帝,我去找他!”

飛瓊撲過來死命地拉住我:“羽衣,你不要去!他早就恨你入骨,你去了,正好給他一個除掉你的機會。我忍了這屈辱,就是為了不禍及從嘉,我更不想搭上一個你啊!”

我死死地咬住嘴唇,直到咬出血,我問:“姐姐,難道就任他這麼欺負你?我們忍了,他就更得意,就會更加變本加厲!有壓迫就應該有反抗,被欺辱不如去斗爭!大不了就是一死!”

飛瓊哭道:“羽衣,我已是不堪之人,已是不潔之身。我身受奇恥大辱,早知道有今日,還不如當初在金陵城下一死了之!”

我知道的,飛瓊和花蕊不一樣的。花蕊是抱了必死的決心,才有了那一場刺殺;而飛瓊,她有李煜啊,趙炅必是用李煜威脅她就范,對于飛瓊來說,無疑更加殘忍!

飛瓊說,反正我也猜到了,就不怕跟我說了,有些事,就連李煜都不知道。

這一年的元宵夜,按照慣例,朝臣家的命婦都要進宮參拜皇後,酒宴過後,飛瓊被留下,說是皇後要和她探討女紅。飛瓊被宮女引入內室中,這才驚覺在此等候的居然是皇帝趙炅!趙炅逼著飛瓊起舞侍酒,又逼著飛瓊喝了兩杯,然後就意欲輕薄,她奮力抵抗甯死不從,拼命想為李煜保住自己的清白之軀。

而趙炅,那個不要臉的皇帝,叫來宮里的宮女,強行按住飛瓊,大肆凌辱,數日霸占,不放飛瓊回家。李煜在家左盼右盼,也盼不回自己的愛妻,好不容易送回來了,卻已是花容憔悴,可憐的飛瓊,本是尊貴之身,卻在國破之後受此非人的折磨!

而在這之後,趙炅又多次以“皇後要探討女紅”為借口,強行召飛瓊進宮,一去就是數日,可憐的李煜啊,一介書生,亡國之人,又有什麼能力保護心愛的女人?

怪不得,這次回汴京,總覺得從若越發少言寡語,怪不得我問他李煜飛瓊,他總是欲言又止。我萬萬沒有想到,趙炅能對飛瓊使用如此齷齪下流的手段,這樣的人,憑什麼受萬人景仰?憑什麼號令天下?

在回紅袖坊的路上,我們幾個都沉默不語,我只覺得,胸口的怒氣不斷上湧,我忍不住站起來大喊:“狗皇帝!你不得好死!!!!”

今天實在是太晚了,55555了准備今天公司的活動,舞月昨天晚上只睡了兩個小時家原諒我吧在遁走補覺去快掛掉了的說

還有,我恨狗皇帝!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