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一八三 幸福傻女人
睜開眼,渾身酸痛,四肢無力,這就是劇烈運動後的結果。想動,又動不了,那個家伙牢牢地把我鉗在懷里,赤裎的身體未著寸縷,緊緊地貼在一起,真是.........

也不知是什麼時候,船的周圍布滿了紅帳,晨曦鑽了進來,在一片暖融融的紅意中,我偷看眼前的人兒,微光映著他的臉龐,勾勒出完美的輪廓,墨黑的長發傾瀉在枕上,長長的睫毛低垂,臉上掛著幸福的笑意。

這就是我心上的人,我發誓一輩子陪在他身邊的人!我小心地抬起手,輕觸他在被子外面的裸露肌膚,那是怎樣勻稱結實的身材啊!我的手指慢慢下滑,停在他的胸前,還好,那些曾經的重創都沒有留下痕跡,石沐風用的那些傷藥,果然是極好的。

想起昨夜他不失溫柔的狂野,我抿嘴笑笑,偷偷在他胸膛上親親,好喜歡他身上的味道啊,我把臉頰貼住他的胸口,又輕輕地幫他把被子蓋好。

他突然輕聲一笑:“怎麼,又在偷看?”

我捶他一下:“原來你早就醒了,卻在這里裝睡。”

我裝作生氣,翻身換了個姿勢,他霸道地湊過來,從身後摟住我,一條腿牢牢把我固定住,手掌開始在我身上游移,我從嗓子里擠出一句:“討厭啦!”

他笑笑,吻著我的脖頸,輕聲問道:“老婆,昨晚弄疼你沒有?”

我的臉騰地一下燒得通紅,慌忙把被子蒙在臉上。小小聲地說:“還好啦。”

他輕咬我的耳垂兒,呼吸開始變得粗重,低低地說:“老婆。現在回去還早,我們可不可以再來一次?”

555555又被欺負了...............話說..........不是每個晨運。都能呼吸到新鮮空氣.......

又是沉沉的一覺,微微睜開眼睛,看見他側身倚著,一只胳膊拄著腦袋,笑嘻嘻地看我。不要啊,怎麼笑得這樣誘惑啊,知道你好看,也不用這樣表現地。嗯,眼皮好沉,再睡一會

“羽衣。”石沐風在我耳邊輕喚,“我們該回去了。”

我搖頭,太疲倦了,誰讓你逼著我晨運來著。.1*6*K小說網更新最快.

他抱起我。輕聲說:“該回去敬茶了,乖,咱們回去再睡。”

對呀。差一點兒就忘了,這可是件重要的事。我馬上清醒。剛直起身。又羞得縮回被子里,我的衣服都在哪兒啊?

石沐風輕聲一笑。開始穿衣服,我從被子里把頭探出來:“老公,輕塵囑咐我,要我幫你更衣地。”石沐風刮了一下我的鼻子,還沒忘順手掐了掐我地臉:“不用,我自己穿,要是把老婆累壞了,我心疼。”我渾身忍不住抖了幾抖,這家伙說起肉麻話真是面不改色心不跳,臉皮有一定厚度!

一會兒,他又開始幫我穿衣,我們兩個收拾停當,他就抱著我下山。真佩服習武之人的體力,做了兩輪俯臥撐都不累的?

回到新房,璿兒見我們回來,大笑著說,昨夜小顏和脂若在門口等了半天也不見動靜,後來實在忍不住又從窗子跳進來,誰知道屋里連個人影也沒有,脂若氣得大叫:“又上我三哥的當了!”

後來,小顏和脂若還在房里一陣翻找,也沒找到蛛絲馬跡,于是氣呼呼地說,就不信,好好的大活人憑空就沒了!據說她們倆半夜里還來過一次,看我們兩個回來沒有。

我捧著我老公地臉,狠狠親了兩下,還是我老公有先見之明,要不然我就亂彈琴供她們娛樂取笑了。不過,我挺想看石沐風跳舞啥樣的,穿紅色衣服跳,會不會像紅猴子?

簡單地洗漱,換衣服,梳頭,化妝,然後跟著石沐風去敬茶...........回來的路上,我勾住石沐風的脖子,死活不肯挪動一步,石沐風抱著我回房,吩咐璿兒准備好熱水,叫我舒舒服服泡了個澡,本來他揚言要和我一起洗的,我實在是害怕這個時候的鴛鴦浴會再度擦出火花,就可憐巴巴地央求他,他也不勉強,笑著走開,說以後有的是機會。

我猜我是累壞了,在水里泡著,居然又睡著了,後來是璿兒搖著我大聲地喊,石沐風沖進來,從水里撈起我,擦干抱到床上。

我的眼睛微微睜開一條縫兒,又閉緊,嗯,他一定不知在哪兒洗過了,身上的味道真好聞,我舒舒服服擠進他懷里,要是可以整天就這麼抱著,想吃就吃想睡就睡,除此之外什麼也不做,世界就更美好了。

原來,我地願望是徹底變成一只豬!

睡到晚上,我終于完全睡醒了,精神百倍地爬起來。一抬頭就看著石沐風倚在床邊,笑得那叫一個充滿愛意,他伸出手說:“過來。”我就小豬一樣蹭過去,拱進他懷里,心里的幸福漲得滿滿的,好甜蜜啊!

咦?什麼東西在懷里硬硬地?我伸手取出來,是我給他的電話,他這麼愛惜地。我拿在手里,隨手調好,舉起來笑嘻嘻地說:“來,老公,說句話!”石沐風面對著我,微微地笑著,那一身紅衣鮮豔得耀眼,他輕聲說:“羽衣,我愛你!”

我呆住,手上地東西滑落到床上也沒有察覺,石沐風笑笑,把我攬進懷里:“怎麼啦?”

我喃喃地說:“沒什麼,太肉麻,受不了!”

石沐風爆發出一陣大笑,然後問我:“還累嗎?”

我抬起頭,還是有點兒傻:“不累了,睡好了。”

“那就好。”看著他笑嘻嘻的臉,怎麼就覺得他這笑不懷好意啊!糟了,是不是又上了他地當?讓我睡飽了,晚上好繼續奮戰?

天哪,難不成我碰上了一個欲求不滿的惡魔?!

看著我呆呆的樣子,石沐風捧起我的臉,笑道:“怎麼了?難道是成了我的女人,就變傻了?”我們成婚以後,本來石家該舉家遷往洛陽的,可是看小顏的樣子,大概馬上就要生了,要是現在就出發,弄不好會生在路上。于是我公公石守信向皇上請示了一下,趙炅准我們等小顏出了月子再走。

這一段時間里,季浩然小朋友在家里的表現很不好,壞得越來越過分,有一天竟然偷藏了我的精美靠墊兒一只,還拿走脂若的癢藥一瓶,我們向他要,他小脖一揚:“不知道!”

然後,在晚上吃飯的時候,這小子拎著靠墊出來還給我,我剛要接過來,石沐風沖我搖搖頭,我趕忙說:“浩然,姑姑不要了,這個就送你了。”

浩然氣呼呼地瞪了石沐風一眼,又把靠墊兒遞給石守信,石守信哈哈笑著,看也沒看,一把抓過來墊在背後,石沐風和脂若剛喊了半聲“爹----”,硬是被浩然瞪了回去。

石守信大笑:“還是外孫子有孝心,想著姥爺腰痛,乖,姥爺明天送你一匹小馬........哎呦,怎麼回事?”然後石將軍他老人家就開始忙著抓癢,最後連飯也沒吃,回去洗了個澡才止了癢。而季浩然小朋友被他娘拖出去,又是一頓板子。我婆婆石夫人說:“潤雨,別打孩子,我看這浩然的聰明勁兒蠻像沐風的,這樣的孩子,以後不吃虧!”

是,這孩子,太像石沐風了,估計我老公小的時候,這些壞事兒都沒少干!

令季浩然更高興的一件事是,劍歌開始教他功夫了,雖然他還小,可是那些穴位劍招一學就會,劍歌說,浩然是過目不忘的好材料,先讓他背熟了,再過幾年就可以練習,長大以後就是一等一的高手。乖乖,這可了不得,季浩然本來就生得好看,再練上一身武功,還那麼壞,哎呀,天下的小小姑娘們,你們一定要小心啊!

沒過多久,石破天出生了,這小子一出來就石破天驚地大哭,倒是沒辜負我給他取的名字。小顏說,要直接過繼給我,可我知道,誰不心疼自己的孩子,我既然不能有,又何必搶別人的。我說,孩子以後能叫我聲娘就好,反正都是石家的孩子,小孩而最好跟在親媽身邊,還是由小顏照顧吧。

不過我擔心,就憑小顏這性子,這身份,石破天恐怕是這個家里面最驕縱的孩子,不如我現在就給他取個外號:石霸王!

我把這想法偷偷跟石沐風說了,他笑著問我:“那浩然呢?這小子一點兒虧都不吃,長大以後和破天一定是半斤八兩。”

我說:“他們兩個要是看上一件東西,一定搶得頭破血流。不過,最後一定是浩然搶先一步,因為這小子太精,整個一季壞水!嗯,季壞水對石霸王,一定很有趣!”

石沐風摸摸我的額頭,小聲說:“這也沒發燒啊,這還是孩子的姑姑和嬸嬸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