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一八二 意外的禮物
我氣哼哼地坐好,看著眼前不懷好意壞笑著的幾個人,瞧瞧,為首的那個還大著肚子呢,都這樣了還不肯好好從門走進來,跳窗戶就能說明武功高強嗎?我臉上擠出一個笑,說道:“二嫂好雅興,這麼晚了還來洞房玩耍,懷著孩子應該多多休息,可不要太勞累了。”

小顏哈哈一笑,自己找了個舒服位置坐下:“來而不往非禮也!你和沐風在我洞房之夜不是玩兒得很盡興嗎?你們的洞房,我又怎麼能不來?”

報複!純粹是報複!再一看旁邊的那位,我更是氣不打一處來:“脂若!你跟著湊什麼熱鬧!剛才你不是還幫著我嗎?”

脂若說:“是啊,剛才是幫你來著,可是剛才是剛才,現在是現在。都是我嫂嫂,郡主的話要聽,公主的話更要聽,三嫂,你說是不是?”

勢利眼!絕對是勢利眼!再看後面的保吉哥哥還有劍歌,估計都是被脅迫來的,這個對我偉大的洞房事業進行惡意破壞的胡折騰小分隊,他們的惡勢力頭目非小顏莫屬,而脂若無疑就是頭號爪牙!

小顏笑著摸摸自己的肚子:“我都說了,這肚子里的孩子是替你們生的,帶他來看看你們,又有什麼不可以?”

我委屈地看著石沐風:“老公,你看他們,那麼記仇的。人家好不容易嫁給你了,春宵一刻值千金,這一個個的都來破壞,嗚嗚嗚石沐風抿著嘴笑。拍拍我的後背以示安慰,我抬起頭又說:“老公,讓他們在這里呆著好了。現在就開始計算時間,每呆上一刻鍾。就給咱們一千金!”我笑嘻嘻地對小顏說:“那就這麼說定了啊,歡迎大家到我洞房光臨指導,都多呆些時辰,我好多賺些,來來來。咱們來玩兒葉子格!”

小顏哼了一聲:“想得倒美!本公主今天就呆著不走,金子也沒有,你們能奈我何?”

無賴!堂堂公主無賴起來更可怕!我一頭栽進石沐風懷里一個勁兒嗚嗚,石沐風笑道:“嫂嫂,既然來了,沐風一定好好款待,只是咱們總不能這麼干坐著,總要有些節目助興才好。”

小顏壞笑著又摸摸肚子:“寶寶,你可看到了。他們兩個,一個自詡舞技出眾,一個自認琴技非凡。咱們就讓他們彈琴跳舞,你說怎麼樣?”

還以為小顏能做出什麼驚人之舉。.16K小說網手機站wap,16K.CN更新最快.原來不過如此。我心里不禁鄙視了一下,站起來准備滿足搗亂小分隊的要求。小顏撲哧一笑:“你站起來干什麼?我是說讓你來彈琴,讓沐風跳舞!”

壞人啊!這不是壞人是什麼?奸詐啊!除了奸詐我還能用什麼來形容?我彈琴?彈棉花還差不多!讓石沐風跳舞?我估計跳完以後,別人會以為我嫁了個大馬猴!

不過,我是絕不服軟地!我說:“彈琴有什麼了不起,你們敢聽,我就敢彈!”石沐風笑了笑,也說:“要我跳舞也可以,你們敢看,我就敢跳!”真可愛,還是老公貼心,啥時候都和咱一個步調!

脂若哈哈大笑:“我三哥跳舞沒准兒還能看看,可是倚闌郡主彈琴,估計就不能聽了。臭劍客,你那里有沒有塞住耳朵的東西,先給我預備著。劍歌也不說話,只是沖我笑笑,我敢肯定,他是被脂若逼來的!

小顏說:“都說沐風扮成女裝好看,咱們還都沒見過不是?這次可要好好看看,沐風是不是像別人說地那樣,扮成女裝就成了國色天香的佳人!”

看著小顏和脂若一臉不懷好意地笑,石沐風輕輕一笑:“扮成女裝也可以,只要嫂嫂想看,怎麼扮都成。不過,可否先請諸位移駕,沐風也稍事准備,難不成,連換衣服也要觀瞻?”小顏和脂若得意大笑,然後出門,脂若還回頭囑咐:“三哥,你可要快一點兒,我可和公主打賭了,我賭三哥扮女裝,會比郡主還好看!”

他們都走了,我開心地問石沐風:“你真給他們跳舞嗎?好好好,反正我也沒看過,我也開開眼!”石沐風突然咬了我鼻子一下:“傻瓜!你到底跟誰是一伙的?”說著拉住我的手,也不知在哪兒搬動了什麼機關,床後牆上突然現出個大洞來,趁著我吃驚的當口,他一把抱起我閃進了洞,然後又搬動機關,房間里又恢複了原樣。

我們置身在洞里,洞口一合上,周圍馬上漆黑一片,石沐風摟緊我說:“別怕,跟我來!”有他在身邊,我是不怕的,只不過這床後面地洞,也太讓人不可思議了吧!我問:“老公,咱們從太原回來以後你天天都陪著我,什麼時候挖出這麼個大洞來?”

在黑暗之中,石沐風貼近我的臉,老實不客氣地親了一下,然後得意地說:“早就知道二嫂的心性,一定會報他們洞房夜的一箭之仇,所以在北漢的時候我就讓清心先回來,偷偷把這機關弄好,二嫂和脂若就在外面慢慢等吧!”

“可是,那是我們的洞房,憑什麼讓小顏把咱倆趕出來?那現在我們又到哪兒去?”

石沐風摟緊了我,我看不清他的臉,卻感受得到他溫暖的氣息在慢慢靠近,然後,那溫軟的唇瓣准確地捉住我地,溫柔地纏綿著。我的一顆心開始撲通撲通亂跳,整個人都軟在他懷里,直到他放開我,我才結結巴巴問道:“不會..........不會是想在這里吧?”

石沐風哈哈一笑,又在我唇上啄了一下,說道:“老婆,我帶你去看那件你不要的禮物。”

我急了:“誰說我不要了,是你一直都不肯給我。”

他突然咬了我地臉頰。凶巴巴地說:“明明就是你不要!”

真是的!有這麼記仇地嗎?不就是逃個婚嗎?不就是沒等你送禮物嗎?置于像小狗一樣咬人嗎?難道,他對扮成動物有愛?哎呀,真是說不准啊。他不是喜歡扮成大馬給浩然騎嗎?難道大馬已經滿足不了他熱愛小動物地心,現在想扮成小狗過過癮?

我正在這里胡思亂想。前面突然出現一絲光亮,沖著光亮走,終于到了出口。石沐風掏出一方紅色絲帕,掩住我的眼睛,在我耳邊小聲說:“老婆。等一會再看。”

什麼禮物,這麼神秘?我只覺得身體被他抱起,好像是騰空了,怎麼,又把我放下來,這周圍都是什麼?摸上去好柔軟。

只聽石沐風地聲音響起:“老婆,好了!”我把帕子拿下來,天哪,這是在什麼地方?向下望去。遠處有星星點點地燈火,這里應該是山頂。

只見頭頂上方是一個超大的支架,而我此時正坐在一艘大船中。四周都是紅色地幔帳,隨著微風擺動。我的身體下面。坐著的是紅色的錦被,周圍。亮著數十盞燈,這里,應該不是夢境吧!

石沐風呢?我連忙喊他一聲,他微笑著出現,柔聲說:“羽衣,你坐穩了!”說完飛身下去,又從遠處縱身飛過來,用力一推船尾,這大船開始在風中來來回回地蕩!石沐風猛推了幾下,大船伴著我的尖叫聲越蕩越高。

我大聲喊:“石沐風,你快上來!這船蕩得太高了。”

石沐風輕輕一躍,坐到我身邊,我緊緊抱住他,迎著風,看著他地黑發飛舞在風中,他笑著,俯下頭吻住我。這一次我又缺氧了,我們兩個躺在大船上喘氣,大船還在輕輕搖晃著,那些紅色的輕紗幔帳,在清風中飄舞得是那樣輕靈。石沐風擁我入懷:“老婆,我知道你懷念以前的東西,就總想著給你做一艘你說的海盜船,也不知道這船是否做的一樣。老婆,喜歡嗎?”

我哭了,我不知道他為我准備的是這麼厚重的禮物,我只說過一次的事情,他記得這麼清楚,這世界上還有比這更珍貴的心意嗎?原來,他一心要送我地是他獨創的海盜船秋千,如果我早知道,我一定不會拋下他逃婚,如果我早知道,我一定不會輕易放開他的手!我怎麼這麼傻,一個楚黛,就讓我忽略了他有多珍惜我,而我對他地信任,怎麼會如此不堪一擊!

石沐風微笑著問:“老婆,怎麼又哭了?”我撲進他懷里,哭得那叫一個驚天動地,石沐風笑著,也不知從哪里弄出個枕頭,摟著我躺下,又盡數吻干我臉上的淚痕,小聲問我:“老婆,我們地婚床,你還滿意嗎?”

“啊?”我睜大眼睛,“你.......你說什麼?在這里?”

石沐風笑笑,拉過一床大被,連我一起裹在里面,這家伙,果然是早就有准備啊!

他輕輕壓在我身上,親親我地臉頰,小聲問:“在想什麼?”

我癡癡地看著他,傻乎乎地問:“你沒想過萬一下雨怎麼辦?”

石沐風哈哈大笑,低頭就要吻過來,我突然又大煞風景地說:“不會真的要在這里吧?我還沒做好准備,那個,你確定要在這里?老公,不會吧,現在就開始嗎?”石沐風惱怒地咬了我鼻子一口,555就說他越來越像小狗吧!

“老公!”我尖叫,“等一等!”

他瞪著我:“又要干什麼?”

“那個...........衣服是應該自己脫還是該互相脫?”

石沐風忍無可忍地大喊一聲:“煩死啦!”然後毫不客氣地吻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