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一七八 離別終有時
把偽造好的地圖交給劉繼業,我們也該離開了,再呆下去恐怕會給劉家帶來更大的麻煩。劉繼業帶著賽花和劉家七子都到了,我一直不敢看盈袖的臉,這種即將離開心上人的心痛情緒,我能體會,卻毫無辦法。

朗朗看著盈袖,那種不舍讓人心動,更讓人心痛,他低低地說:“盈袖,等我。盈袖猛地抬起頭:“等多久?”

朗朗語塞。是啊,等多久?大宋志在一統天下,兩國的戰事勢必還要進行,潘美和劉繼業還會各為其主率軍對陣。盈袖這次離開,日後連見上一面都不容易,要等上多久,誰又能說得清楚。

七郎在一邊小聲說:“四哥,能不能不讓你媳婦兒走啊?看她多可憐的!盈袖的大眼睛里蓄滿了淚水,突然,她跑到劉繼業和賽花面前“撲通”一聲跪下,我第一次覺得,膝蓋撞擊地面的聲音竟會如此之響!

只見盈袖抬起頭,似乎再也無所畏懼,她大聲說:“將軍,夫人,請讓盈袖留下!”她不等別人說話,繼續說道:“我娘早就逼著我嫁人了,盈袖這次回去,想來是再也躲不過去。延朗,你讓我等你,我用什麼來保證?如果將軍不嫌棄我是大宋將領潘美的女兒,就請讓我留下。如果.........劉家嫌棄我,我也只好回汴京或是跟姐姐去東平,躲得一天是一天,若是爹娘逼得緊了,大不了我一死。總之不負延朗便是!”

賽花連忙拉她起來,大聲說:“劉延朗,你是不是我佘賽花的兒子!你媳婦兒這樣。你連句話也不會說嗎?”

六郎和七郎一起為朗朗加油:“四哥,快去!”

朗朗的拳頭握緊。大步走過來緊緊拉住盈袖,兩個人一起跪下,朗朗說:“請爹娘成全!”

賽花笑了:“這才像我劉家的兒子,自個兒的媳婦兒得自己留住,哪有讓盈袖自己跪地道理!快都起來。潘美的女兒怎麼了?我就是要她喊我婆婆!潘美若是生氣,他就殺過來好了,我佘賽花才不怕他!”

說完瞪著一直不出聲的劉將軍:“劉繼業!你給我說句話!這兒媳婦都要進門了,什麼時候辦喜事?”

劉繼業一聽這話,笑了:“賽花,你既已做了決定,就都由你來做主好了。.16K小說網電腦站6K.CN更新最快.”也是,賽花根本就沒給他反對地機會,看來大名鼎鼎的繼業。也是很尊重老婆地。

只聽“呦吼”一聲,七郎六郎五郎一起擊掌,我也趕緊過去。挨個兒擊了兩下。要知道,我一直沒有機會抱抱這幾只“郎”。當然。就算有機會他們也不會讓我抱,現在擊兩下掌也不錯。算是沾了未來楊門虎將的仙氣!

盈袖的臉早就燒得通紅,她說:“夫人,盈袖只求留下,喜事.........還是等日後再說,若是我爹爹來太原,我向他老人家稟明再做打算。”

賽花笑道:“等你爹來太原?那還不又打起仗了?若是你爹不同意,你又怎麼辦?我看這事兒就應該先斬後奏,生米煮成熟飯,他潘美氣死也沒辦法阻止!”

劉繼業說道:“我看,這麼大的事還是應該知會潘將軍一聲,我這就去寫一封書信,告訴他盈袖和延朗的事,向他請罪便是。”

盈袖過來對我說:“姐姐,我也去給爹娘寫封信,勞煩你帶過去。只是,怕是要拖累姐姐了。”

我笑著拍拍盈袖地肩膀:“放心,你還不知道我,我什麼時候怕過你爹?他以前對我吹胡子瞪眼睛,我還不是把他氣得夠嗆。呃........反正,我也不去惹你爹,你爹也拿我沒辦法。”

盈袖點點頭,去寫書信,我不禁感慨:“盈袖真勇敢,知道要握住手中的幸福。”

立刻,我遭到了某人的一記白眼:“誰像你,好好的把老公丟下,逃哪門子婚!”

我連忙賠笑:“老公,人家不是都保證再也不逃了嗎?怎麼總揪著人家小辮子不放啊?”我們正小聲嘀咕著,三郎走了過來,對石沐風說:“石家三哥,出城危險,最好易容!”

我的心“咚”地猛跳了一下,那叫一個激動啊!三郎!他居然多說了十個字!看來,他對我們還是有感情的!不不,他佩服的是石沐風,我老公機智聰明,色藝雙全,八成已經成為三郎心里的楷模和偶像,他是對石沐風有感情!石沐風謝過三郎,三郎又走到脂若面前,遞給她一包東西:“還你!”脂若接過來打開一看,是她自己那些大瓶小瓶,“咦?”脂若說:“這是什麼?怎麼多了幾個瓶子?”

三郎指著其中的一瓶說:“傷藥!”又指著一瓶:“解毒!”再指:“恢複內力!”啊呀!感動得都要熱淚盈眶了,三郎居然多說了這麼多話!

脂若笑嘻嘻地說:“延慶,你真討人喜歡,看上去冷冰冰地,其實挺會關心人的嘛!要不,我也留下得了!”

三郎瞪她一眼,毫不留情地丟給她一句:“無聊!”

七郎哈哈大笑:“脂若姐姐,你可真大方,不過,我三哥才不要有主的女人!他喜歡門家二小姐傾風姑娘!”

只見三郎臉上閃過難得地紅暈,他抬起腳照著七郎的屁股就是一腳:“多嘴!”我大笑,原來三郎臉上還會出現如此可愛地表情!他馬上瞪我一眼:“傻女人!”我立刻心花怒放,他給我地評價,那可是三個字啊!

脂若擰著七郎的耳朵:“誰有主了?告訴你,姑娘我還小呢!”

她?她還好意思裝小?!

劍歌在一旁喊過大郎和二郎,從懷里拿出一樣東西交給他們:“延平,延廣,這是我連夜趕寫地劍譜,送給你們吧。”

延平說:“這是第一劍客的劍譜,這麼珍貴的東西,我們怎麼敢要。”

劍歌微微一笑:“第一劍客,不過是個虛名。劍法再精妙,如果只為了天下第一又有什麼意思,若是以後能用來除惡揚善,才更有存在的價值。劉家的少年,日後必是棟梁,這劍譜贈與你們,又有何不可?”

一聽這話,延平和延廣鄭重地接過劍譜,延平說:“弟弟們,咱們以後好好練功夫,一定不負第一劍客的相贈之情!”

帶著兩封書信,扮成劉家的隨從,我們在劉繼業一家的護送下出了城。離別終有時,就算是依依不舍最後也是要轉身的。盈袖拉著我和脂若,不知道哭了多少遍,我告訴盈袖說,人有權力追求自己的幸福,勇敢一些總好過留下遺憾。

我們在哭著話別,七郎打馬過來:“姐姐,你那天和哥哥們說了那麼多,你倒是跟我說說,我以後娶的是誰家的姑娘?”

我愣住,這死小子對這件事這麼上心啊!我深感愧疚,因為我忘記了,我說:“嗣嗣,反正是個極美的姑娘,你放心好了,絕對不是王家小顰!”

七郎松了口氣:“不是她就好!”

排風撲過來,緊緊摟住我,什麼也不說,一個勁兒地掉眼淚。我說:“乖!在劉家好好練功,要知道,你以後可是個了不起的人物,不要給我丟臉啊!”

排風用力點點頭,我們幾個一抱拳,一句“後會有期!”一個轉身,一場別離。上了馬,就聽見盈袖在身後大喊:“姐姐,你不要再惹姐夫傷心了!”我大聲說:“好,姐姐聽你的,回去就完婚!”

再次回首,那白衣少年騎著駿馬站在風中,我忍不住大喊:“延平,照顧好你爹你娘;延廣以後多殺遼人;延慶,你的話太少了,看見門家的傾風姑娘一定要多說些!延德要多記路,延昭好好讀兵書,延嗣要刻苦練功!排風,盈袖,你們照顧好自己;朗朗,你要是敢欺負盈袖,我馬上來收拾你!”

想了想,我又喊:“劉家兒郎個個是虎將!這是我說的話,都記住了,別給我丟臉!將軍,夫人,多多保重!”說完,我忍不住在馬上大哭起來。

再見了,陽光般的可愛少年,再見了,忠君愛國的熱血將軍,等北漢歸為大宋的版圖,我們還會再見面。到那個時候,少年會拋卻生澀,成長為大宋鐵騎中的虎將,將軍依然赤膽,面對遼軍更加神勇無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