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一七五 我要保持沉默!
月上中天,罰一百遍的也練完了,最後只剩下朗朗還在練槍,盈袖一直坐在一邊,那一張小臉兒上滿含著幸福、快樂、沉醉、癡迷,以及其它。

好像,不用我們陪著了吧,趕緊悄悄撤離吧,我和脂若回到了廂房,幫她換了藥,這個女人大概是鐵打的,前幾天還重傷在身,眼下都好得差不多了。換完藥,我和脂若躺下睡覺,不等盈袖了,她要回來也得是後半夜朗朗練完以後。

早晨醒來的時候,發現盈袖已經回來,沉睡的小臉兒上還掛著甜美的笑意,我和脂若很有默契地一起拄著下巴趴在床邊看她,觀察了半天,我們得出個結論,熱戀中的動物表情就是豐富,我和脂若正嘻嘻笑著,就見盈袖輕輕皺皺眉,然後又笑開:“延朗!”

脂若馬上誇張的捂住胸口,咬著嘴唇緊閉雙眼,另一只手瘋狂捶床,表示自己有多麼地受不了,我也笑到肚子疼,和她一起咚咚捶床!

盈袖被吵醒,奇怪地問道:“姐姐,脂若,你們在做什麼?”

我憋住笑說:“盈袖,你接著睡,我和脂若手癢癢,所以捶捶。”

盈袖翻了個身,喃喃地說:“姐姐,手癢撓撓就成,何必捶床呢?”

我和脂若捂著肚子跑出門,這才大笑出聲,我笑著拍打她的手,她笑著撓撓我的手背,好開心啊!

剛跑出院子,就看見劉家兄弟在練槍。真用功!劍歌站在院中間,大郎二郎圍著他在討論劍法,時不時還過上兩招。脂若一見。馬上扭過頭去,唉!我也不知道這別扭究竟要鬧到什麼時候。

石沐風倒好。拎著杆銀槍,煞有其事地和朗朗拆招,見我們過來,笑著收了槍:“醒了?”他問。“醒了!”我說,然後對著向我身後猛看的朗朗說:“別看了。還沒起呢!”

朗朗臉一紅,繼續練槍,石沐風笑著問我:“怎麼樣?剛才我這槍法還成嗎?”

“不怎麼樣!”我說,“看著不像那麼回事兒,你還是用劍吧,我看著習慣。”他笑著抬手捏我的鼻子:“我看在你心里,誰使槍都比不上劉家兄弟!”

呃,那個,我老公真了解我。

再往那邊看。瞧瞧,咱們地排風,正在一旁紮馬步。她小臉兒緊繃,表情嚴肅。我去逗她幾句。她一臉正色地說:“姐姐,我一定好好練。絕不能讓那個臭小子看扁了!”

好!有志氣!我再看那個排風口中的臭小子,我眼中的小破孩兒,牙還沒怎麼換完地延嗣小朋友,他正睡眼朦朧地揮舞銀槍,差一點兒一頭撞到五郎延德的身上,五郎連忙躲開他,他又迷迷糊糊地沖向三郎,三郎啪地一收槍,照著延嗣屁股就是一腳:“走開!”

延嗣這才睜開眼睛,不滿地說:“三哥,你又踢我!”

延昭說:“小七,你怎麼這麼困地?”

延嗣問:“六哥,你不困嗎?我昨晚抄祖訓,到現在還沒抄完,你的兵書讀完了?”

延昭邊練槍邊說:“沒看完,一會兒接著看去。.16K小說網電腦站www,16K.CN更新最快.”

延嗣搖搖頭,感慨地說:“真有精神。”

五郎延德說:“不對,四哥昨天練完二百遍,今天還能起這麼早,出招還能這麼有力,最有精神的是四哥才對。”

“哈哈!”延嗣一聽四哥兩個字,突然眼睛亮了起來:“五哥,你不知道,四哥這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他練一千遍都不會累!”


“誰說的?”朗朗長槍一挑,開始向延嗣進攻:“誰說我不累?”

延嗣一邊抵擋一邊說:“旁邊有個小美人兒陪著,當然不累!”

只聽叮叮當當一陣響,三郎延慶幾下挑飛朗朗和延嗣的槍,然後丟下一個字:“吵!”說完轉身就走。排風大笑,對延嗣說:“還以為你多厲害地,從大哥到六哥,你一個也打不過!”

下午的時候,盈袖也不知道跑哪兒去了,我和脂若坐在院子里曬太陽,本來石沐風說要帶我出去走走的,可我一想:身在異地,不要讓脂若覺得太孤獨,還是留下陪她吧!

脂若伸了個懶腰,抬頭望天,對我說:“你不用惦記著我了,我現在好了?”

好了?

她笑笑說:“不就是臭劍客的事兒嗎?人有時會想不開,其實我早就知道,他心里只有小蘿,哪里能看得見我?他對我冷冰冰的,為什麼我也清楚,他越是這樣我越割舍不下,心里怪自己不爭氣。最開始的時候,覺得遠遠看著就好,誰知到了後來還是會貪心,想要更多。這次他出手救我,我又忍不住貪心了,誤以為他會一直那樣對我,其實都是自己一廂情願罷了。”

我驚訝了:“脂若!”

她哈哈笑著:“我什麼都明白,就是愛往里鑽,其實,他若是能喜歡上別的女人,他就不是劍歌了。”

明明知道不能還愛著,這不是很傻嗎?現在我面前的女子,也實在不像脂若。

我搖搖頭,不是我想不明白,而是這世界變化太快!

這時,三郎延慶走過來,一身白衣,頭發上束了一根銀色發帶,他們家難道沒有其他顏色的衣服嗎?穿亂了怎麼辦?只見他沖著脂若說:“你!”

脂若指了指自己地鼻子:“我?”

三郎點頭,伸出手,又說了一個字:“毒!”

脂若笑出聲來:“三公子,你想要我身上帶著的毒藥,迷藥。想拿去研究研究,是不是?”

三郎點頭,只要有可能。他就不說話,能省一個字就省一個字。絕不會多說。

脂若從身上拿出一堆瓶瓶罐罐,統統交給三郎:“三公子,這些都借給你,你用完了可得還給我,我還靠它們行走江湖呢!”

三郎瞧了脂若一眼。這次更絕,連點頭都免了,拿起來就走。脂若望著三郎的背影,問我:“你說,他不會拿走了不還吧,要是我就一定會賴賬,反正又沒答應還回來。”

我想得卻是另外一回事兒,三郎不說話地冷淡樣子好讓人向往啊!

“脂若,”我說。“我也想像三郎那樣,說話就一兩個字,最好干脆別說。你覺得怎麼樣?”

脂若鄙夷地看我一眼:“我這里還有啞藥,你要不?”

哼!小看我?我絕對絕對有辦法保持沉默。


回房回房。我找出一匹白布。統統剪好,研好墨。拿著毛筆開始寫字,雖然字太難看,可是對于我來說,能寫就相當不錯了。

脂若奇怪地看我幾眼,也懶得管我,自己出去散步去了。寫得差不多了,我把東西統統收好,然後竊笑著出門去找石沐風。

他正和劍歌還有朗朗他們切磋武藝,瞧瞧,自從到了劉家,這懶鬼也用功了。脂若在另一邊指導排風動作上的要領,盈袖端著水,時不時讓排風喝上一口,排風這丫頭真刻苦啊!

石沐風一見了我,就笑著問:“干什麼去?”

啦啦啦,太好了!他問我話了!我可以開始了!

我飛快地從左邊掏出一個字,一秒鍾地時間展開,只見白布上寫著:“玩兒!”

看著石沐風呆住地表情,我不禁得意,這些字下面都用線縫在衣服上,想用什麼一拉就會出來,瞧我,多聰明的!

石沐風地笑容在擴大,他問我:“你要到哪兒玩

我連忙找了一會兒,好不容易在小腿找到一個字,連忙拉出來----“你!”真丟臉,主要是剛剛開始,有點兒記不住方位,時間長了就熟練了。

石沐風問道:“你是說出來找我玩兒?”點頭,點頭,使勁兒點頭!!石沐風忍不住笑出聲來,朗朗更是受不了:“姐姐,你這樣子做什麼?”

脂若遠遠地喊道:“你姐姐要學你三哥,不准備說話了!”

“是嗎?”石沐風突然拉住我的手,回頭對大家說:“諸位先練著,我和羽衣研究一下這游戲怎麼玩兒能更有趣!”說完笑著把我拉走,一直拉到他住地廂房,笑嘻嘻地抱緊我說:“怎麼啦?太想我?是你自己說要陪著脂若的,現在忍不住找我了?”

什麼亂七八糟的,人家就是想學三郎那種酷而已!我推開他,鄭重其事地找出一個詞條----“不是!”

他問:“那是為什麼?”

這問題該怎麼答?我好像沒寫“為了裝酷”這一條,想了想,我又抽出最開始的那一條,----“玩兒!”

石沐風臉上的笑容在擴大:“原來,這游戲是要這樣玩兒地!”說完,他開始問話:“你馬上嫁我好不好?現在我們就洞房!”

臭流氓!趁著這個時候討便宜!,我毫不客氣地抽出一條----“不好!”還狠狠瞪了他一眼,姑娘我絕不會姑息你的無恥行為!

石沐風哈哈笑著走近我,抬起手拉住那根布條,輕輕一撕,上面那個“不”字就不見了蹤影!

推薦新書:《如花美眷》,作者:風中的叮當,書號:1009173。叮當的書,大家熟悉的有已經包月完結的《我的野蠻新娘》還有都市校園題材的《流氓美女百分百》,保質保量。而且叮當是個勤奮的人,就沒見她斷更過,新書《如花美眷》正在PK,請大家多多支持!

鏈接: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