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一七零 馬背上的超級訪談
也不知道他們厮殺了多長時間,我也無法形容眼前的場景有多慘烈,一直到最後一個遼人倒下的時候,我才支撐不住跌倒在地上,眼里都是淚。石沐風拄著劍慢慢走過來,身上已是布滿傷痕,他蹲下身緊緊擁住我,我放聲大哭起來:“都是我,都是我,是我害了大家。”

他笑笑,費力地掐了掐我的臉:“不哭,我們.......不是都還活著嗎?”

我抱住他哭得更大聲,石沐風發出輕微的呻吟,我趕忙松開手:“我碰疼你了是不是?”

他微微一笑:“不疼。”說著拉我站起來,沖劉家兄弟一抱拳:“承蒙各位相助,沐風這里謝過諸位少俠!”

那幾位未來的楊門虎將紛紛抱拳,表示了一下不用客氣,我挨個看過去,雖然都掛了彩,但是個個帥得一塌糊塗,就連最小的那個,都滿身的英氣。天哪,為什麼都生得這麼好看,要是能跑到“二十一師姐”那里,豈不是現成的超級組合?再看一眼,心里長歎一聲,最小的七郎也到我肩膀了,看來,他是絕對不會讓我抱了!

只見七郎抬手擦擦臉上的汗,問道:“四哥,哪個是你媳婦兒?剛才光見你抱,也沒看清啊!”嗯!七郎很有好奇心,有發展成八卦娛記的潛質。

六郎說:“真笨!你沒看到嗎,石家哥哥拉著這一個,第一劍客護著那一個,四哥的媳婦兒當然就是剩下的那個。”六郎的觀察力很強啊!

盈袖臉一紅,朗朗笑道:“臭小子。都把嘴閉上!”說完走到盈袖面前,“盈袖,我們回家去。”盈袖羞紅了臉。把頭埋在朗朗身前,朗朗長嘯一聲。幾匹駿馬飛馳而來,這時,七爺也嘯了一嘯,石沐風他們的馬也跑了出來。

那個,這麼多馬藏在暗處。它們不打架嗎?真有靈性,都不會聽錯暗號地。

朗朗抱起盈袖上馬,說道:“姐夫,咱們一起回太原!”

石沐風說:“好!”說著也把我抱上了馬。大家都准備好了,脂若卻還站在原地不動,劍歌歎了口氣:“走吧,上馬!”

脂若問道:“我上哪一匹?”

劍歌說:“那還用問,你和清心共乘一騎。”

脂若的衣襟已經快被她擰成了抹布,她咬了咬嘴唇說:“清心。你拉我上去。”清心小心地拉住脂若,把她托上馬背,然後自己費力地上馬。唉,都傷得不輕啊!

只聽得一聲馬嘶。..一行人飛馳而去。馬蹄落處,踏起滾滾紅塵..........

在馬上。我看著遠處的七兄弟,不禁萬千情緒湧上心頭,我回頭說:“老公,可不可以快一點兒,咱們追上朗朗他們。石沐風輕笑:“你想干什麼?”

我討好地回頭親他一口:“我有好多問題要問地,忍了一路,實在忍不住了。”

石沐風一打馬,白馬快速追了上去,我老公真聽話!

“小昭昭,”我先問六郎,“你該十二了吧,你周圍有沒有青梅竹馬的小女生天天纏著你啊?”我突然發現,七爺發明地這種愛稱可真是不錯!

六郎奇怪地看著我:“姐姐,四哥說你愛提問題,果然是這樣。我天天忙著練功,哪有時間見什麼女子?”

七郎在一旁插嘴:“六哥,那個王家的小顰不是總來府里找你玩兒嗎?你要是喜歡,讓娘說給你當媳婦

六郎不滿地說:“小顰那麼難看,誰要她當媳婦

我連忙接口:對!對!昭昭,咱現在誰也看不上,就等著一個姓柴的姑娘出現,你一定要記住!”

六郎繼續用不解的眼神看我:“姐姐,什麼姓柴的姑娘?”

“那姓柴地姑娘是個郡主,你一定記住了!以後你兒子去穆柯寨,你一定放手讓他去,他要是領回個姑娘,那就是你兒媳婦,你一定別打他,記住沒有?”

六郎搖搖頭,給了我一句評語:“四哥,這位姐姐是個怪物。”

怪物就怪物,我這叫偉大的預言家!我又開始和五郎打招呼:“小德。”

五郎渾身一哆嗦:“姐姐,你是在叫我嗎?”見我小雞啄米一樣地點頭,五郎一臉無奈地說:“可不可以不叫我小德?姐姐可以叫我延德。”

“叫延德不夠親近,咱們已經是非常好的朋友了,是不是?那一定要叫愛稱才是,你不喜歡叫小德?那好,那就叫德德!”

五郎一頭黑線:“那個,姐姐,你還是叫我小德吧。”

我又開始喋喋不休:“小德,你對出家有沒有興趣?”

五郎搖搖頭:“沒興趣!”

“那就好,那就好,咱以後大難不死的時候,絕對不能選擇出家,出家是個沒前途的職業,還是回家孝敬老媽比較好。”

五郎詫異地看我:“姐姐說話真奇怪,好好的出家做什麼。”

我還是不放心:“記住啊,一定不要出家。”

朗朗實在有些受不了了,回頭說道:“姐姐,你怎麼這麼多問題的?”

“哼!”我說,“才想起來你姐姐,我看你真是重色輕姐!還有你,你別忘了,將來到遼邦去,那個.......那個.........”

“姐姐,你說什麼?”

我住了嘴,蕭綽的女兒銀鏡公主的事兒還是不說地好,盈袖該生氣了。

我趕緊轉移話題:“那個,朗朗。你們個個都穿白色,姐姐我都認不出來了,弄不好還會誤認成你姐夫。以後改改好不好,赤橙黃綠青藍紫。正好七種顏色,那多好辨認!”

朗朗笑著沒回答,七郎很不客氣地說:“不改!不好看!我不喜歡紫色。”他,他居然還很鄙視地看了我一眼:“怎麼,還真有這樣的女人嗎?連自己相公都能認錯?”

我不服氣:“你才多大。小孩子家不要管大人地問題。”

“我都十歲了,再過幾年,我也該娶媳婦兒了!姐姐,你說了六哥娶媳婦兒地事兒,你也給我說說。”

我斷定,這孩子有點兒早熟!

“十歲?十歲就想著娶媳婦兒的事兒,小嗣嗣,你想太多了吧?”我壞笑,“要不。考慮一下找你六哥那個小顰吧,要不.........”我看了看小風箏,“嘿嘿。這丫頭不錯!”

七郎氣得大叫:“都那麼丑地,誰要!”

小風箏哼了一聲:“姐姐。他怎麼這樣無禮地。我不和他做朋友!”

我搖搖頭,想得卻是另一件事情:“唉!十歲干嘛長那麼高地。害得我都不能抱........”石沐風在身後咬我一口:“胡說什麼?你要抱誰?”“我........”我地聲音立刻變得微弱:“我誰也不抱,就抱你,嘿嘿....”接著,我又和他商量:“老公,咱們到了太原,你改穿別的顏色好了,他們既然不願意換,那咱們換換,其實,你穿什麼顏色都一樣的英俊!”

“哼!人家不換,我為什麼要換!你要是敢認錯了人,我就罰你!”

我嚇得趕緊住嘴,唉,不甘心呀不甘心,我還有好多問題要問呢,我又說:“平平,廣廣,慶慶,你們都成婚了吧,你們的媳婦兒功夫都不錯啊!”

朗朗大喊一聲:“姐姐,你有完沒完了!”“我.........有完!都問完了自然就不問了。”想了想,我又大聲說:“你們兄弟都好好練武功,以後都是大英雄大豪傑!”

七郎一臉驕傲:“這個不用說,我們自然是英雄豪傑!七爺哈哈大笑:“小衣衣今天有些多事啊!”小衣衣?我狂汗終于體會到五郎地心情了。

盈袖在朗朗前面笑著探出頭:“姐姐現在是很古怪。”

脂若在那一邊輕哼了一聲:“我看咱們倚闌郡主不是古怪,而是又想做媒了才對。”

我嘿嘿一笑:“你們說得都不對,我是----激動的心情無法比喻啊!”

石沐風在身後問道:“你激動什麼?我看你見了我也沒這樣激動過!”糟了,我老公生氣了,我連忙回頭抱緊他,把頭埋在他胸口,趕緊撒嬌:“老公,其實我見了你最激動。”

“哼!我看你是見了劉家兄弟最激動。”切!都多大的人了,我們感情都這麼牢固了,還吃這些小孩子的醋。我嘻嘻一笑:“瞧你,惱什麼,我都快嫁給你了,你生氣什麼?”

不說還好,一說這話,石沐風突然把馬停住,凶巴巴地說:“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我.......我快嫁給你了呀。”

“哼!即是如此,那又拋下我跑出來做什麼?要不是我千里迢迢地追來,你還有命回去嫁我麼?”

這家伙,怎麼秋後算賬啊!我結結巴巴地說:“那個,老公,你不要生氣,我......我.....我吧........就是......”

石沐風瞪我一眼,從懷里拿出一對兒翠綠的東西,我又開始心虛,他拿著那對兒耳環氣呼呼地給我戴上,蠻橫地說:“記住!這是最後一次給你戴上!你要是敢再拿下來,別說我狠罰你!”我弱弱地問道:“你想怎麼罰我?”

石沐風突然一個用力,把我翻過來扣在馬上,抬手在我屁股上狠打了幾下,我立刻殺豬般的大叫:“石沐風!你個王八蛋!你敢打我!你知不知道,這叫家庭暴力!”

大家要是喜歡,舞月就給七兄弟加戲,哈哈

就差一票就兩位數了,加油加油!推薦票推薦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