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一六九 碧血洗銀槍
出了城,回頭再望,蕭綽他們還在遠遠地跟著,我心里再無懼怕,讓石沐風把馬車停下,我站在車上大聲說道:“蕭綽,要我把魂魄還給你們不是不可以,你是女人,又有身孕,只要我念了咒語,魂魄自然回去。而蕭天佑..........哼哼!”

蕭天佑問道:“怎樣?”

我哈哈一笑說:“那就對不住了!男人的魂魄要是想回去,必定要在身上各處砍上七七四十九刀,刀刀見骨,胸前的一刀必須從肩頭到腋下,不然你今夜必將喪命!”

“什麼?!”蕭天佑咬牙說道,“死女人,你夠狠!”

我狠?我哪有你蕭天佑狠?我只不過是把我老公,劍歌,保吉哥哥以及脂若的傷盡數還給你罷了!我也冷哼一聲:“現在我就開始念咒語,你愛砍不砍,要不你先准備好後事,直接讓你姐姐給你送行好了!”

我高高舉起手里的“武器”,嘴里念著我也不知道是什麼的咒語,蕭天佑呆呆站在原地,似乎還在猶豫,只聽蕭綽大喝一聲,抽出腰刀往蕭天佑身上劈過去,長長的一道,從肩頭劃向腋下,鮮血立刻染紅了整片胸膛,蕭天佑慘呼一聲倒在地上。

蕭綽說道:“天佑,保命要緊!”說著把刀拋給身旁的護衛:“你們接著來!”

旁邊的遼人有些猶豫,蕭綽大聲說:“難道要看著王爺命喪黃泉嗎?”那護衛橫下一條心,劈刀就砍,一看也是訓練有素,每一刀都很有技術含量!蕭天佑忍住不喊出聲。只是狠狠地盯著我,咬牙說道:“你等著!我必定叫你不得好死!”

那血腥的場面,我不敢再看。但是面對蕭天佑的威脅,我還是不會示弱。我說:“蕭天佑,你還是先保住你自己的一條命吧!”接著,我又大聲說:“蕭綽,你若是敢打大宋江山地主意,我必會前來取你性命!”

說完我扭過頭。再也不看蕭天佑,石沐風說道:“我們走!”清心跳上馬車說:“侯爺,我來駕車,您護著郡主!”

只聽清心一聲“駕”,馬車嗖地跑出去,蕭綽在後面大喊一聲:“放箭!”只見漫天的箭雨向我們飛來,劍歌跳到馬車頂上,奮力把長劍舞成劍盾,石沐風一手摟住我。另一只手揮劍幫我和清心擋住飛來的快箭,我忍不住罵道:“MD,我是看在蕭綽懷著孩子才饒了她。早知道她這麼狠,我剛才就連她一塊兒收拾了!”

清心狠狠地抽著鞭子。.wap,16K.Cn更新最快.馬車一路狂奔。飛快地逃離箭陣,一直跑出數十里地。石沐風大喊一聲:“下車!”然後抱起我。幾個人丟下馬車躍進一片隱蔽地樹林,幾個起落後,我看見脂若她們坐在一棵大樹下焦急地等待著。

一見我們出現,盈袖和風箏就撲了過來,抱住我大哭。脂若慢慢站起,剛走了兩步,又支持不住而軟倒,眼見就要跌倒在地,劍歌飛身扶住,脂若臉一紅慌忙推開,嘴里還是不冷不熱地說道:“多謝少俠!”

我突然想起了什麼,問道:“石沐風,咱們在金陵刻字的那一把小刀,你還帶在身上嗎?”

石沐風找出小刀遞給我:“羽衣,你說地是這一把?”就是這把!”我接過刀,送到小風箏面前:“風箏,這把刀姐姐送給你,你好好帶著。”小風箏鄭重地接過刀,說道:“姐姐,這次絕不會再弄沒了!”

七爺過來拍拍石沐風肩膀:“小石石,不錯不錯,好好的把人帶回來了。”

石沐風說:“多謝七爺相助!”

七爺擺擺手,以一種我從未見過的嚴肅態度說:“事不宜遲,咱們快些離開!”

就在這時,只聽一陣馬蹄聲響,伴著戰馬的嘶鳴,一隊遼兵已經把樹林密密圍住,一個遼兵的首領大聲下達著命令,大壯在一旁說:“七爺,他們說要把我們盡數誅殺,不留活

七爺哈哈一笑:“老子今天還沒殺夠遼人,正好自己送上門兒來了!”

只聽一陣兵刃相撞地聲音,男人們把我們護在中間,開始了和遼人的短兵相接,一時間,厮殺聲,兵刃相撞聲,遼人慘呼倒地聲不絕于耳,我的心狂跳著,小顏他們遇到遼人那次,一定也是這麼凶險,而這一次遼人越殺越多,倒底要拼到什麼時候!

脂若在一旁,眼睛不離劍歌左右,不停的惱恨:“我怎麼就受傷了,不然怎麼能在這里閑著。”

遼人死傷無數,可石沐風他們也掛了彩,脂若說:“糟了,現在遼兵改變了策略,不是全部一擁而上,你們看,他們現在是派出高手纏住三哥他們,而其他的沖我們來了!”

果然,一小隊遼兵正向我們逼近,脂若咬著牙站起來,在附近一個遼兵身上抽出把刀:“我和他們拼了!”

小風箏緊緊握著我給她的那把小刀:“姐姐,我保護你!”

遼兵越來越近,脂若大喊一聲擋在我們面前,剛走兩步就又要跌倒,我上去一把奪過她手里的長刀:“你靠後!你現在不見得比我強!”說完,我就拿著長刀舞起了劍歌的劍法,那幾個遼人先是一愣,然後大笑著向我們沖過來。

我硬著頭皮繼續著,脂若急得大喊:“笨蛋!你回來!”石沐風在一旁大叫:“羽衣!小心!”然後奮力拼殺過來,他只見到我們的危險,卻忘了自己地安危,一不小心身上又中了一刀,我喊著:“你別管我,自己小心!”一個遼人哈哈笑著上前,只一下。就挑走了我的破刀,然後手中兵器毫不客氣地向我揮來!

石沐風大喝一聲,結果了逼近身旁的遼人。只見那柄長劍飛過來,直直地插入遼人心髒!而他手中沒了武器。後背又被擊中。

我大叫一聲,猛踢了中劍地遼人一腳,伸手拔出石沐風地長劍,石沐風忍著痛沖過來抱住我:“羽衣!”我哭著緊緊摟住他,我們依然擋在脂若盈袖面前。盈袖哭著:“姐姐,姐夫,你們不要管我們了,快沖出去吧!”

看著再度靠近地遼人,我突然想到再用一次我地攝魂武器,結果一掏出來,TNND,居然在這麼關鍵地時候沒電了,我只好笑笑。對盈袖說:“把你們丟下,這算是什麼道理,今天就是死也要死在一處!”

七爺。清心,還有大壯這時都被遼兵逼過來。身上都有好多傷痕。七爺哈哈大笑:“老子今天殺得最痛快!不過,死在這幫龜孫子手里實在心有不甘。老子一定多殺些來陪葬!二十年後,老子還是一條響當當地好漢!”

大壯說:“七爺,二十年後,大壯還跟著你劫權貴,殺狗賊!”七爺豪邁地大笑,大聲說道:“好!”

遼人步步逼近,脂若突然問道:“臭劍客,二十年後你若是遇見我,會不會還是不理我?”

劍歌回頭看著她,堅定地說出兩個字:“不會!”脂若的眼淚突然落下:“好!今天就是死了也值了!”

清心遞過來幾把刀:“郡主,你們拿著,殺得一個是一個!”盈袖脂若都接過來,一臉的悲壯,是的,死,我們不怕!

我看著石沐風,他也凝視著我,我們什麼都沒說,要說的話都在眼睛里,每一句,每一個字,我們心里都懂!

只聽遼人地首領大聲下令,遼人一擁而上,我們每個人都握緊了手中的武器,這,最已是後關頭的殊死搏斗。

刀光劍影,兵戎相見,每一聲吶喊,每一次拼殺,每一滴血,都是面對強敵不折的尊嚴!是的,幾百年後是會變成一家人,可是眼前的戰斗不容我們屈服!就算皇帝是我痛恨的趙光義,此刻必將拼盡最後一滴血,就算今天死在這里,也不容遼人小覷了我們大漢民族的天威!

劍歌,七爺,石沐風,清心,大壯,背靠著背,緊緊把我們圍在中間,和遼人厮殺著,突然兩柄長刀同時奔向劍歌,他此時似乎已經用盡了力氣,躲開一刀,卻已躲不開第

脂若驚呼一聲,不顧一切地沖過去,奮力把劍歌推向一旁,那刀沖著脂若就劈下來,而我們竟然沒有一個人可以騰出手去為她擋上這一刀!

就在這危急時刻,只聽得一聲長嘯,眼前閃過一片銀光,“當”地震飛了那柄長刀,幾個白衣少年從天而降,手里,是清一色的銀色長槍!四、五、六、七!七個人,是七個!

只聽盈袖大喊一聲:“延朗!”其中地一個白衣少年沖過來緊緊把她摟進懷里:“盈袖!”我的淚止不住流下來,朗朗,你來了,盈袖想你,姐姐...........也想你!

劍歌扶起脂若,大聲喊著:“笨蛋!你擋什麼?”脂若含淚望著他,哽咽著說:“臭劍客,我不能看著你死,我若是死了,你也一樣忘不了我.........”

劍歌愣住,抬手理了理她的頭發,卻只說了一聲:“笨蛋!”這時,遼人再度發難,朗朗放開盈袖,低聲說:“你等著我!”說完沖石沐風燦然一笑:“姐夫,你們先歇著,這些遼人我們來收拾!”

石沐風說:“延朗,你們出手,蕭綽要是知道必會通知劉繼元,劉家恐怕會受牽連。”

朗朗銀槍一舞,大聲說道:“想要不被牽連,那就一個不留!”

說著就沖進遼兵之中,石沐風他們揮劍又開始厮殺,在我眼前,是對遼人地痛恨,是朋友之間的信任,忠肝見赤膽,碧血洗銀槍!

寫完這章心里激動,繼續求推薦票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