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一六七 寶物人人要
石沐風面色一凜:“我們沖出去!”

“不行!”我擋在他面前,“上次傷了你們的人就是蕭天佑對不對?要是硬闖,恐怕大家都沒命了!”

石沐風說:“我知道,可我更不放心你們受他審問。蕭天佑素來心狠手辣,你們這次去一定是凶多吉少。”

我緊緊握著他的手,抑制不住指尖的顫抖:“你聽我一次!我不能用大家的生命冒險!蕭天佑想從我嘴里探聽到更多的消息,他沒滿意之前,應該不會害我性命。我們一定撐到回來,然後按照你的計劃逃走,這樣,是不是更穩妥一些?”

“不行!”劍歌不答應:“反正都是涉險,又何必讓幾個女子再受一番折辱?”

七爺哈哈一笑:“對!我老七可不怕什麼遼人,恨不得多殺幾個!”

我還是堅持著:“大哥,蕭天佑傷過你們,硬闖出去,結果還不是和上次一樣,而且這次在遼人的地盤上,想要脫身恐怕更是難上加難!”

盈袖說:“姐姐說得對,與其莽撞送命,不如穩妥行事,反正我要和姐姐一起!”

脂若笑笑:“我是不怕的,我還想看准機會偷襲蕭天佑呢!”

劍歌把臉一沉:“不行,誰都不許去,要走一起走!”

正在這時,大壯又來報:“七爺,這次弄清楚了,蕭天佑只要郡主一個人去。”

我笑:“那就更好了,還按剛才的計劃。先把脂若盈袖和風箏救出去,我一個人,怎麼都好辦!”

盈袖急了:“姐姐。那我們在這里等你。”“等什麼!他審我就不會注意你們,我拖延一會兒時間。你們趕緊走!”

石沐風說:“好!大家快走,我留下!”“你..........”

石沐風一把摟緊我:“我說過,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我又一次被帶到蕭天佑的面前,和剛才不同的是。堂前正中央端坐著一名契丹女子,看上去不到二十歲,身上穿了一件紫黑貂裘,那氣質一看就非同尋常。

押我進來的契丹人按常規把我扔在地上,上面坐著地契丹女子問道:“天佑,你說的就是她?”瞧,貴族就是貴族,都至少掌握兩國語言。.16K小說網電腦站www,16K.CN更新最快.

蕭天佑恭恭敬敬地說:“姐姐,就是她!”

等等!蕭天佑的姐姐?!那不就是未來地蕭太後蕭綽!!看來這杜撰的“臥龍遺書”果然非同小可。半夜三更地連蕭綽都驚動了。


見我緊盯著她看,蕭綽微微一笑:“看座!”

什麼?讓我坐下?那就坐下!我一落座,蕭綽擺擺手:“讓他們都下去!”

蕭天佑讓左右退下。我心里開始擔心,一直緊跟在我身邊的石沐風會藏在哪兒?他可別一沖動就出來啊!

只聽蕭綽問道:“聽說你是去尋找北漢宮中的臥龍遺書。是真的嗎?”好。干脆!直接進入主題!

“是!千真萬確!”

“那麼,你們又是怎麼知道這個消息的呢?”

是啊。我們怎麼知道地呢?我想了想說:“皇上在北漢安排了眼線,一打聽到臥龍遺書的消息,馬上就告訴皇上了?”

“哼!”蕭綽說道,“那些眼線又是從哪里查到的消息,即是有人透露,北漢國主劉繼元就一點兒聽不到風聲?那些眼線不會想辦法進宮去查?又何必派一個郡主出手?這些,好像都不合情理吧?你還是老實些最好!”

我一頭的汗,這蕭綽果然不可小覷,我才說了兩句話,她就問了怎麼多問題,看來還要小心應對才是!

我說:“回皇後娘娘,我只是一介女流,哪里曉得那麼多。我只知道,皇上派我去做什麼,我就去做什麼,我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問皇上消息的來源啊!再說,若是皇上派去的人能想辦法潛進北漢皇宮,就一定用不著我去的,想來皇上是自有安排。”

蕭綽冷笑:“是麼?你又是什麼人?大宋皇帝為什麼會相信你?若是想要用美人計,直接把你送給劉繼元不就可以了?又何必讓你自己想辦法混進宮去?”

我突然明白了,蕭綽這是在詐我,如果真有這事兒,趙光義同志也絕不會送給劉繼元一個女人!我心里有了底,笑了笑說道:“大宋和北漢戰事剛停,皇上這時候送個女子給北漢國主,豈不是更加不合情理?別說不會受到寵幸,恐怕進宮沒幾天就會不明不白地死掉,想要尋找那遺書,皇上是絕不會用這種法子的!”

“好!”蕭綽笑著站了起來,“想不到你一個小小女子,還頗有膽識,大宋皇帝真會挑人呐!”

信了?恐怕沒那麼簡單。果然,蕭綽在屋里踱了幾步,又問道:“如此機密大事,又何必多派兩個人跟著?大宋皇帝難道不怕泄露了秘密?”

我說:“劉繼元喜歡什麼樣地女子,這可不好說。我們幾人各具特色,不一定誰會入得了北漢國主的眼,其中一個還會武功,可以確保我們幾個的安全。”

蕭天佑在一旁插言:“姐姐,這幾個確實都是絕色。”

蕭綽點點頭,緊接著又問:“那又為什麼挑上劉繼業家?你們和劉繼業又有什麼關系?”

我地媽啊,蕭綽這女人怎麼這麼多問題!可累死我了,再這麼問下去我可有點兒挺不住!我硬著頭皮說道:“我們和劉繼業沒有任何關系,只不過知道他以前的朋友住在洛陽,就裝成是他故友地女兒,先到劉家落腳,再想辦法進宮。”不能不讓人家有朋友吧,去探個親也沒什麼吧?

蕭綽說:“那就更加說不通了,大宋和北漢戰事剛停,說不准什麼時候還會開戰,難道你們編出這理由,是讓別人直接懷疑你們是奸細?”


我換了個姿勢坐好,都說如果撒了一個謊,就要用十個謊話去圓謊,這話真TM是真理!

“那個.........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想不出更好更容易達到目地的辦法。如果什麼都准備得天衣無縫,可能機會就沒了。”

蕭綽審視著我,蕭天佑在一旁也緊盯著我看,蕭綽突然又問道:“即是有重要地任務,又何必一路招搖,還救了個孩子,莫非你剛才說得都是假話?總不成你們是故意讓別人注意到,懷疑你們的身份吧?”

她有完沒完啊?我有些不耐煩:“路見不平,拔刀相助,這是個人喜好問題,要是沒有忠肝義膽,皇上也不會挑上我們。再說,要是知道定南王會盯上我們,才不會那麼傻讓他發現呢!”

“是嗎?”蕭綽又問,“那你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

“我,我叫習習。”切!就你蕭天佑會拆字麼?我也拆一個!

“那你究竟是什麼人?皇帝又怎麼挑上你的?你跟天佑說大宋皇帝是為了讓你安心完成任務才封你為郡主,那麼說在這之前你還不是郡主,那麼,以前你又是什麼身份?”“我.........是這樣,皇上還是晉王的時候,我們幾個是王妃的貼身婢女,王妃待我們好,時常親自調教,所以一提起盜遺書,皇上馬上就想到了我們幾個。”

“哦?那麼原來的晉王府有多大?多少門多少房?丫環隨從多少人?”

老天爺!我快崩潰啦!我靜下心來,突然明白了蕭綽的用意。老公,謝謝你,我這幾年在你身邊耳濡目染,多少也懂得揣摩別人的心思,蕭綽,那就來吧!

我嘻嘻一笑:“皇後問我這些細微之處,是不是想證實臥龍遺書是否是真的?如果確認了是真的,皇後一定另有深意吧!莫非,您是想將計就計,讓我把遺書盜來給您呢?”

蕭綽哈哈大笑:“那遺書即是平定天下的寶物,我大遼為何不要!”說完轉身一指我:“你若是盜得寶物,我一定重重有賞!”

好啊好啊,我去我去!讓我先走,我管你什麼遺書不遺書,一定溜之大吉。

不過,可不能答應得太快,要不馬上降低真實感,我故作為難地說:“都說要赤膽忠我若是幫契丹的忙,豈不是叛國?以後恐怕被後人唾罵。”

蕭綽笑笑,冷冷地說:“你為我做事,還能留得一條性命,不然,今天就讓你碎尸萬段!”

我笑笑:“您,就那麼相信我?”

“對!我是不信!”蕭綽走過來緊盯著我的眼睛,一字一字地說:“你剛才說的那些,我一個字都不信!”她轉過身去重新坐到椅子上:“只不過----如果真有臥龍遺書這東西,就一定要在我大遼手中!”

說著,她臉上現出肅殺之氣:“我不管你是什麼人,也不怕你說了多少假話,我只看重結果----那份遺書!”說完拍了兩下手,有人送上一個杯子,里面是墨色的液體,蕭綽說:“喝下去!”

歡迎大家把推薦票砸過來!西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