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一六六 變在險中生
脂若說完,看了看周圍,說道:“這牢房是單獨的一間,應該是關押重犯的,守衛也應該很多,想逃出去只有用計!”

我問:“你有辦法了?”

她搖搖頭:“我又不是三哥,我能想出什麼辦法來?你和三哥最親密,你總該像他多一些,還是你來想吧。”

“我?”我無力地坐下:“我想不出辦法,我只想他!”

盈袖說:“姐姐,要是我們逃得出去,你就不要和姐夫生氣了。”

我點點頭:“若是能逃出去,我就去找他!”

這時,脂若突然嘔了一聲,她一手掩住嘴,一手捂住胸口,臉色慘白,似乎又在難受,見我們都在著急,她擺了擺手,強忍了忍,好一會兒才說:“好了.........壓下去了........那藥.........給風箏臉上塗上些。”

我趕忙拿著手里的藥,幫小風箏抹在臉上,小風箏突然說:“姐姐,那些遼人在看你們。”

我往牢門外一看,可不是,那幾個看管的遼人一邊竊竊私語,一邊往我們這邊看。我知道,古代的女囚犯通常都受盡凌辱,也見過小田田的嘴臉,我知道他們想干什麼。

在這個時候,沒有辦法也要想出辦法,我說:“脂若,反正在牢里閑著沒事,我們接著練吸星大法吧!”

脂若愣了一下,還是說:“好!”

我又大聲說:“吸星大法需要借助別的人,只要一碰上。他們的內力就會傳到我們體內,你看........”我故意瞧了瞧那幾個看守:“他們怎麼樣?”

脂若擦擦嘴角的血跡,笑著說:“好!好!”接著小聲說:“不錯。你越來越像我三哥了!”

那幾個遼人還在小聲說話,一會兒。只見他們獰笑著向這邊靠近,盈袖說:“姐姐,他們好像聽不懂的。”

什麼?那不是白說了?

遼人越來越近,脂若一把奪過我手中地小瓶,用盡渾身力氣奮力拋出去。“啪”地擊倒一個遼人,脂若對盈袖說:“快,頭上的簪子!”

盈袖趕緊把老婆婆發型上唯一的簪子拔下來交到脂若手里,脂若又是一擊,又一個遼兵應聲倒下。.wap,16K.Cn更新最快.

為首地遼人大聲喊了幾句,又有幾個看守沖了進來,而脂若用了太多力氣,再也壓不住心口上湧的腥甜,“哇”地又噴出一口血!

盈袖抱住脂若。又拉住我地手:“姐姐,我們甯死也不受侮辱,大不了撞牆而死!”我緊緊握住她的手。小風箏過來抱住我們:“姐姐,我要和你們一起!”

我本來想說。寶貝兒。你要好好的,將來給姐姐報仇!可是。我能指望遼人善待小風箏嗎?我咬牙點點頭:“好!我們一起!”後進來的遼人似乎是在詢問,先前的守衛首領指著我們不知在說些什麼,然後,他們一起向這邊走來。

我們幾個已經做好了英勇就義地准備,突然,突然,後進來的幾個人突然出手,先前的遼人盡數倒下。我呆住,看著其中的一個找出鑰匙沖過來開門,我一下子反應過來:“石沐風!石沐風!是不是你,是不是?!”門飛快地被打開,那人沖進來一下子把我卷進懷里,那熟悉的聲音在耳畔響起:“是我!我來了!”

我心里緊繃的這根弦松弛下來,我哭著癱倒在他懷里:“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石沐風緊緊抱著我:“不會,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我死死地抓住他,生怕這是夢境,生怕他會突然不見了,這時,又有幾個人走進牢房,我嗚咽著喊了聲:“大哥!”接著又是一驚:“七哥!清心!你們也來了!”

清心過來拉住盈袖,盈袖抱著清心哭了起來,劍歌神色凝重地看著脂若,脂若一直轉過臉望向別處,劍歌輕聲問道:“你受傷了?”

脂若捂著胸口,咬緊了牙關說道:“不用.........你管。七爺搖了搖頭:“小若若,你受了內傷,傷得不輕啊!”

脂若沖他笑笑:“小七七.........你怎麼也來了?放心,我.........死不了。”接著又說:“三哥.........你看看你家夫人的腳,她.........扭傷了。”

石沐風開始看我腳上的傷,說道:“看來現在走不了,羽衣和脂若換上遼人的衣服,也沒辦法自己走出去,只能看看情形,等守衛少一些地時候沖出去。”

七爺抱起風箏,對脂若說道:“有小劍劍在,你死不了的。”說完摸摸風箏的小臉兒:“哪個天殺地敢打你,老子找他算賬去!”

劍歌慢慢蹲下,輕聲對脂若說:“讓我看看。”

脂若扭過頭:“不用你看........死了.........也不用!”

劍歌突然伸手抱起脂若,大步走出牢門,找了個寬敞些的地方放下,堅決地說:“你這傷,我管定了!”說完不由分說地用雙手抵住脂若後心開始運功。

我看見,兩行清淚順著脂若臉頰流下,她,竟然也是會流淚地.........

所有地人都靜靜地等著,看著,半個時辰過去了,劍歌慢慢收回了雙手,脂若身子一軟,暈倒在他懷里,劍歌輕輕摟住,對我們說:“沒事兒了,就是身子虛弱,要是能好好修養幾天就好了。”

我松了一口氣,這才想起來問:“你們怎麼到了這里,沒往汴京追嗎?”

清心說:“咱們侯爺和姑爺一到家,發現郡主不見了,馬上出門去找,開始的時候確實是追向汴京地。多虧侯爺先給七爺傳了信,姑爺又廣撒英雄帖,這才發現汴京方向沒有郡主的消息,倒是往太原這里傳出有人打了退婚的少爺,捉了偷兒,還在夜里驚動了公堂,侯爺一猜就知道是郡主要帶著盈袖姑娘去太原,又知道脂若姑娘也在,這才一路追了過來。”

七爺點點頭說:“嗯!小石石已經幾夜沒合眼了。”

我心里一疼,抬手摸摸石沐風的臉頰,清心又說:“七爺一聽郡主不見了,干脆追過來一起找,侯爺給北漢劉家傳了信,卻沒有你們到達的消息,後來得知有一輛馬車從黃葉鎮出來,是向云州方向走的,我們就追過來。到了這里,又聽說兩個姑娘在集市上找人,王府又抓了刺客,侯爺不顧一切地闖進來,我們暗里解決了幾個遼人,換上他們的衣服,總算及時趕到了!”

我看著石沐風,都是我太任性,害得姐妹們落入敵手,又害得他連夜奔波,石沐風一直不說話,只是看著我,突然,他把頭埋進我的發絲,慢慢地,有些顫抖地說:“一到家.......你就不見了,羽衣,你.........就那麼恨我?你答應了等我回來的,又為什麼把耳環留下?羽衣,你的心里,是不是不要我了?”

我哭著說:“我要,我要!”

他抬起頭:“不要懷疑,也不要放棄。”

我淚流滿面地點頭:“我再也不懷疑,再也不放棄!”

這時,只聽脂若舒出一口氣,然後悠悠轉醒,她發現自己在劍歌懷里,急得掙紮著逃開,卻又一個站不穩軟倒,劍歌連忙扶住,脂若站穩了,又推開劍歌說了句:“謝謝少俠相救!”劍歌也不再勉強,由著她走向盈袖,盈袖連忙上前扶好,脂若說:“三哥,我挺得住,要是能走,最好現在就走!”

石沐風擔心地看看脂若,又看看我,脂若微微一笑:“三哥,我真的可以!”

我也連忙說:“我這腳還算得上是傷嗎?我們快走吧!”

石沐風沉吟了一下,像是下定了決心:“好!羽衣脂若和盈袖都換上遼人的衣服,我們裝作巡邏走出去,只要堅持到王府院牆,咱們就可以沖出王府!要是萬一被發現,脂若交給劍歌,盈袖交給清心,七爺,麻煩您保護好小姑娘,其余的斷後!”

大家點點頭,七爺對小風箏說:“乖!你勾住我脖子不放,我這衣服肥大,好把你藏在里面。”小風箏馬上緊緊勾著七爺的脖子,七爺喊了一聲:“大壯!”

“在!”

“去外面探探,看看遼人的動靜!”“是!”

七爺一邊藏著小風箏,一邊回過頭開始向我解釋:“這個大壯就在云州附近,專門劫遼人的。一接到我的消息就跟來了,他會說契丹話。”明白了,剛才和那幾個看守交流的原來就是這個大壯。

“七爺,不好了!”大壯跑回來:“蕭天佑派人來捉郡主和姑娘們,說是要連夜提審,遼人馬上就到了!”

舞月有話說:

計劃《一舞》在月末完結,最後呆在推薦票榜上的一個月,希望自己成績好一些。這個月的推薦票每達到整十,舞月就拼命多更一章,每章都確保3000字以上。大家放心,我從來都說話算話的!

舞月是最後為《一舞》一戰,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