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一六五 撒謊是被逼出來的
汗來晚了,對不起大家,五一節快樂!!

我一聽恍然大悟,曹肅曹肅,不就是個蕭字?我早就該想到的。蕭天佑,原來是你!

蕭天佑面色一凜:“你們到太原去究竟想干什麼?!”

我都告訴他實話了,他又不肯信,那要我怎麼說?等等,讓我先想一想,大宋攻打北漢,契丹好像是幫過北漢的忙,如果我說認識劉家的人,那北漢的國主就一定會得到消息。我可不能連累了朗朗他們,那該怎麼辦?

蕭天佑似乎又有些不耐煩,拎起鞭子“啪”地一抖:“不說,本王就先讓你嘗嘗鞭子的滋味兒!”

小風箏在一旁大喊:“姐姐,咱們不怕他!”

脂若捂住肩頭的傷口,咬著牙說:“對!死就死,怕他做什麼?”盈袖抱緊小風箏,也是望著我點頭,一臉的堅定!

蕭天佑冷冷一笑:“真的不怕麼?”說著一把從盈袖手里奪過小風箏,右手卡住孩子細弱的脖頸,就那樣舉了起來,我尖叫:“你給我放下!”

小風箏突然抽出一把小刀,奮力向蕭天佑砍去,蕭天佑大手一揮,小刀被震飛,然後就見他眼里透出凶光,左手抬起,就要向小風箏的頭頂劈下。

我急了,大喊一聲:“我說!”蕭天佑的手停住,狼一樣的眼睛望向我,我深深吸了一口氣:“我說!我全都說!你把孩子放下。”蕭天佑“啪”地給了小風箏一個耳光,狠狠把她丟到地上。盈袖哭著撲過去抱住小風箏。脂若怒視著蕭天佑:“你不得好死!”

我看著蕭天佑,如果我有能力,我一定讓他現在就去死!

是的。此時此刻,死我是不怕的。可是我怕連累姐妹們和我一起送命,我怕連累朗朗一家!我忍住右腳地疼痛,站得直直的,直視著蕭天佑:“好,說就說!不過。你得先答應我,我說完你就放了我們。”

蕭天佑走過來,逼近我緊盯著我看,突然伸手狠狠地捏住我的下巴:“死丫頭!你很會談價錢!好!你要是說實話,就留你們一條命,不說,我會叫你們生不如死!”

我心里暗罵一聲:遼狗!然後厭惡地一扭頭,可是,蕭天佑地臭手還是死死捏在我下巴上。我緊盯著他,撒謊是被逼出來的,你可別怪我!我一字一字說道:“你聽沒聽說過臥龍遺書蕭天佑地手慢慢放了下來。.電腦小說站更新最快.我分明看見他眼睛里放出光來:“說!什麼臥龍遺書?”

我哪兒知道什麼臥龍遺書,我只知道武穆遺書。而且為了這件東西。江湖中各大門派搶得天昏地暗,就為了一統天下。我只不過是照著編了一個理由而已!果然,編出來這臥龍遺書,蕭天佑馬上就嗅出了味道!我沖他一笑:“臥龍先生你總知道吧?”

蕭天佑問道:“你說的是諸葛臥龍?”

“王爺果然了解漢人文化。據說,臥龍先生去世的時候留下一部兵法,記錄了兩軍對壘時的戰略部署,是戰爭的關鍵和靈魂。可以說,誰得到這兵法,誰就可以坐擁天下!這兵法被後人稱作臥龍遺書。”

脂若張大嘴巴看著我,那表情有驚訝還有鼓勵,分明在說:“真能編,接著編!”

而此時,蕭天佑地陰臉上現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他來回踱了兩步,問道:“這和你們又有什麼關系?”

哼哼,你也感興趣了?那好,那我就繼續!我說:“傳說中,臥龍先生故去後,這遺書就保存在諸葛家後人的手上,可是不久就丟失了,再也沒出現過。不過最近得到消息,說是在北漢皇宮中有臥龍遺書的下落,所以我們名以上是去探訪北漢劉家,其實是為了有機會偷入皇宮,好找到這本遺書!”這樣編不知道行不行,這下我們和劉家沒有關系了吧。

“就這些?”

我很肯定地點點頭:“就這些!更多的我們也不知道!”

蕭天佑緊盯著我,說道:“哼!你又想耍什麼花樣!就憑你們幾個的功夫,還想進入北漢皇宮?”

我咬了咬嘴唇:“我們功夫是不怎麼樣,可是王爺,我們制造個機會讓北漢國主見上一面,再混進宮里,應該不是什麼難事吧?”說完我直冒冷汗,這都編了些什麼啊!

蕭天佑冷笑:“原來是美人計!怎麼,堂堂大宋郡主也肯做這種事情嗎?”“你,你怎麼知道的?”

蕭天佑說:“你們平日里扮成老翁老嫗,可是行動之中不免露出女兒形態,只要稍加留意,不難聽到她們叫你郡主。”

“哈哈!”我笑,“王爺,你要是有女兒,肯讓她去做這種事情嗎?我孑然一身,說到底就是一顆小小的棋子,封個郡主不過是讓我心甘情願去盜遺書罷了!”蕭天佑似信非信,他的目光冷冷地掃過我們地臉,似乎想探尋出更多的秘密,我笑笑:“該說的我都說了,王爺該放了我們吧。”

蕭天佑哈哈大笑:“本王什麼時候說過放了你們?本王只說留著你們地狗命!來人!先押下去!”

TNND!我又被收監了。我們幾個被遼人推推搡搡地丟進牢房里,我“哎呦”一聲跌倒在地,盈袖緊張地過來,一邊幫我揉著腳踝一邊問:“姐姐,腳怎麼了?”

“沒事兒!我從馬車上跳下來扭到了。”我費力地坐好,又拉過小風箏,擦擦她眼淚汪汪的眼睛。她地小臉上留著一個紫紅地掌印,我輕輕摸著,問道:“還疼嗎?”

小風箏搖搖頭:“不疼!我爹娘都死在遼人手里。我只恨我殺不了他!”

我摟緊她:“小風箏,你真勇敢!”又問:“刀是從哪兒來的?”

小風箏看看盈袖:“和盈袖姐姐回集市上地時候。姐姐自己的東西沒買,先領著我去買了我喜歡的那把刀,可惜,又弄沒了。”

我抱緊小風箏說:“沒關系,姐姐以後還給你

脂若從懷里掏出個小瓶。打開蓋子交到盈袖手上,笑著說:“這孩子,長大了可了不得!盈袖,你幫郡主把鞋脫掉,再把藥揉在她腳上,我是不成了,現在用不上力氣。”

我不是一般地糊塗,怎麼忘了傷得最重的其實是脂若,我奪過瓶子說:“自己揉就行了。我沒那麼嬌貴!盈袖,你快看看脂若地傷。”

盈袖答應一聲,小心地掀開脂若的衣服。小風箏居然知道站在前面擋住守衛的視線。此時,脂若的衣服已經被血染紅了一片。肩頭一道傷痕還在滲血。小風箏嗚嗚地哭著。脂若笑笑說:“小鬼頭,剛才在那蕭天佑面前都不哭。現在倒止不住了。這點兒傷算什麼,你姐姐我根本就不怕!”

說著又從懷里拿出個小瓶:“盈袖,幫我上藥!”

如果是以前,我一定會笑著問她倒底帶著多少個小瓶子,可現在我再也忍不住眼淚,盈袖早已淚流滿面,上藥的手一直在發抖,脂若說:“都哭什麼!我現在打不過蕭天佑,將來一定找他算賬!”

我擦掉眼淚:“好!都不哭,這筆帳咱們記著,遲早找他討回來!”

盈袖和小風箏都認真地點點頭,盈袖低頭從身上撕下塊衣服給脂若包紮好傷口,脂若笑笑說:“這不就沒事兒了。”我們這才松了口氣,突然,脂若捂住胸口,“哇”地一聲噴出一口鮮血。

我顧不上自己地腳,和盈袖小風箏同時撲了過去:“脂若,你怎麼了?”

脂若抬起胳膊擦了擦嘴角,臉上還是笑著:“這口血忍了一晚上,竟然沒能忍住。娘的!這下傷了元氣,蕭天佑那狗賊,武功夠高的!”

看著我們,她還是笑:“都別急!扶我靠在牆邊兒坐會兒,我硬朗著呢!”

扶著脂若靠牆坐好,脂若又說:“蕭天佑早就盯上我們了,從陌桑鎮出來的時候,後面不是跟著輛馬車嗎?那就是他!他又想出詭計讓咱們救他,然後騙到這里,再分別捉住,真有他的。這樣的人我現在只見過兩位,一個是我三哥,一個是蕭天佑!可是,三哥不做壞事,蕭天佑這麼壞,武功又高,連臭劍客和二哥三哥都傷過,所以更加可怕!”

脂若一提起石沐風,我的心就一疼,他現在會在哪里?在找我嗎?

盈袖幫脂若擦擦頭上的汗珠,脂若說:“我受了傷,你們又不會武功,咱們想要逃出去,還真得想個好辦法才行。”

我說:“脂若,你不是有醉清風嗎?咱們找准時機扔出一個,遼人都躺下了,咱們就慢慢走。”

脂若悲呼一聲:“我的郡主啊,那醉清風我身上只帶了一個,那次偷換繡花鞋地時候都用了,哪兒還有第二個!”

盈袖說:“那個,把手變腫的毒藥行不行?下了毒再用解藥威脅他們!”

脂若搖搖頭:“別說那毒近不了蕭天佑的身,就算他中了毒,隨便運運功就解了,威脅不到他地。”說完馬上解釋:“我可不是漲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我只是說,要想個更好的辦法!”

節日快樂!又到月初了,伸出小手深情呼喚:推薦票票

那個,小廣告:紫幕流蘇地《環佩如歌》,書號:182868,寫後宮地,可以養肥了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