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一六三 只剩我一個
有了曹肅的指點,我們換了一條路走,據說可以早幾天到達太原。曹肅這人還不錯,尊老愛幼,從不跟我們一起擠在馬車里,他一直坐在脂若旁邊的“副駕駛”位置,不怎麼說話,只是自己沉思,這年輕人還挺有深度的。

其實,他這樣我們也不太好意思,畢竟天寒地凍的,總讓人家在外面坐著也不好,可他還是堅持不到車里來,我們也不再勉強了。

盈袖臉上掛著滿滿的喜悅,我看著高興,又有些不是滋味。人家的愛情滿是憧憬,而我的為什麼那麼多難呢?是我太倔強,還是我根本不適應這個時代?

脂若的心思,我更是不能了解,感情對于她來說意味著什麼呢?她是性情中人,敢愛敢恨,所以她可以死纏爛打,也可以那樣決絕地離開,或者,尊嚴對于她來說更重要吧。而我,又何嘗不是?

這一天,到了一個叫云州的地方,看上去比較繁華,可是看當地的人,似乎不全是漢人。曹肅說,這里住了些遼人的,不過很安全,從這里繞過去就是太原了。

盈袖一聽馬上就要到太原,就提議說應該給劉家和朗朗帶些禮物,對啊,大老遠找去了,總不能空著手吧。于是我們下車開始購物,我發現集市上出售的貨物除了漢人用的日常生活用品,還有好些是遼人用的短刀和配飾。看來云州是個遼人和漢人混居的地方,不過這里應該是北漢和契丹的交界處,應該是正常的吧。

盈袖可真夠神速地,我一個看不見。這丫頭就提了一大堆東西,我也趕緊買了幾樣,我還要去抱六郎呢。空著手他可不一定理我,啊呀不對。當年六郎只有十歲,現在兩年過去了,他十二了,還能讓我抱嗎?不過還有七郎,呵呵。想起來就流口水。

我們認真挑選完禮物返回馬車,盈袖突然拉住我,小聲對我說:“姐姐,我是不是還需要幾件首飾,等到了太原換上女裝的時候戴。”

真是服了她了,要見老公的激動心情無法比喻呀!我說:“那我陪你去,我也挑上幾件。.wap,16K.Cn更新最快.”

盈袖笑著說:“最近奔波勞頓,姐姐身子恐怕受不住,還是回馬車上去。我幫你一起挑幾件不就成了。”也好,反正要見公婆地又不是我,有幾件就行了。

小風箏一聽盈袖還要去買東西。歡呼著說:“我也去!”說完可憐兮兮地望著盈袖:“剛才看見一把短刀,好喜歡。可是沒敢要。”

盈袖笑著拉住小風箏的小手:“小鬼頭。走吧,給你買去。”

我們在這邊小聲說話。曹肅走了過來,我和盈袖馬上又恢複了老翁老嫗地狀態,曹肅問道:“老伯,我們是否現在上路?”我說:“老婆子還有件東西沒買,咱們到車上等一會兒吧。”

曹肅應了一聲,回到馬車那里,我對盈袖說:“街上有好多遼人,你可要快一點兒,要不還是讓脂若陪你去吧。”

盈袖說:“不用了,離得這麼近還能有什麼事兒,我馬上就回來。”

等了大半天,也不見盈袖回來,脂若開始有些著急,再等等,還是沒有音信。脂若說:“不行,我越想越不對勁,我們下車去找找。”

我顧不上老翁的形象,連忙跳下馬車,讓曹肅等在車上。我邊走邊說:“脂若,我怎麼覺得怪怪的,我們聽曹肅的話換了一條路走,可這里真是往太原去的路嗎?這里遼人這麼多,難道走進了契丹地境內?”

脂若咬咬牙:“先找到盈袖和小風箏,回去我們再好好問問那個曹肅!找到盈袖便罷,找不到,我就要他的狗命!”

整個集市都快被我們問遍了,也不見盈袖和小風箏的蹤影,脂若跺了跺腳:“盈袖不是個愛搗亂的人,絕不可能藏起來讓我們著急,一定是出事兒了!”

我壓住心里的恐慌,咬著牙說:“盈袖到太原的心比我們還急,會不會回到馬車上去了?咱們回去看看。”

脂若帶著我飛奔回馬車那兒,只見車前面的幾匹馬老老實實地站在那兒,馬車在,東西在,曹肅卻沒了!


脂若寒著臉不做聲,突然從車上拔下一把小刀,刀上紮著一張字條,我們連忙打開來,只見上面寫著:“要人,到定南王府。”

我們一定是早就被人盯上了,只是,來的到底是什麼人?這種打招呼的方式絕對不是朋友,又會是哪一路地敵人?曹肅又是怎麼回事?是和盈袖一樣被擄走了,還是一直隱藏在我們身邊的奸細?

脂若咬著牙:“敢跟我斗,姑娘我奉陪到底!”說著跳上馬車,回頭對我說了聲:“上車!”然後一抖缰繩,馬車飛馳而去。

我心急如焚,盈袖要是出了什麼事兒,那我可真是最大的罪人,盈袖,你忍一下,我們馬上就去救你,你一定要好好地,我們還要去找朗朗呢,你可千萬要堅持住啊!

我和脂若一路打聽,終于到了那個所謂的王府,這時已經是晚上了,借著王府門前地光亮,我們遠遠地看見門口有一隊遼人守衛站在那里,脂若把馬車停在隱蔽處,說道:“果然是遼人劫走了盈袖,看來硬闖不行,得先進去探探。”說完又看了看我:“你還是不要跟我進去了,我若是找到盈袖和小風箏,就帶著她們逃出來找你。要是再帶上你,可就沒那麼容易脫身了。”

我連忙答應,其實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留我一個人在車上我也是很怕地,可我是個麻煩,脂若帶著我一定會拖後腿,救不出盈袖不說,我們幾個還不全都束手就擒。脂若看了看我,又囑咐說:“我把馬車再往遠處停停,如果我一個時辰還不出來,你自己試著駕車逃走。”說著遞給我一件東西,我接過一看,真熟悉啊,是劍歌的響箭。

脂若說道:“這是那個臭劍客以前求我保護你的時候給我的,危急時刻你就拉響它,附近若是有他的江湖朋友,就一定會給他傳信,到時候三哥他們自然會來救我們。”

說完,脂若轉身就要走,我伸手拉住她:“脂若,你一定要小心!”

脂若回頭笑笑:“我是誰?我哪兒那麼容易被抓到!”說著縱身一躍,立刻沒了蹤影。

黑夜里,角落里,我一個人孤零零地坐在馬車上,心里萬分忐忑。想起這一路上,先是我和盈袖的濁世公子組合,然後脂若出現成了鏗鏘三人行,之後又出現了小風箏,又遇到曹肅,雖然路上顛簸,但是很快樂。現在突然就只剩下一個我,我又怎麼坐得住?

我看了看車上的東西,盈袖真是細心,大概是劉家上下全都想到了,買了那麼一大包禮物堆在那里,前一刻她還對見到朗朗滿懷憧憬,現在卻..........唉!都是我不好!半個多時辰過去了,還是沒有半點兒動靜,脂若身手好,身上還帶著那麼多稀奇古怪的東西,她一定沒事兒的,一定沒事兒的!

這時,街上騷動起來,一隊遼兵到了街上開始搜查,人們開始紛紛躲避,我跳下馬車攔住一位漢人大嬸,問道:“出了什麼事情?”

“王府抓住了一個刺客,說是還應該有同伙,這不正搜查嗎?老伯,你快些走吧,免得被捉住還要受皮肉之苦。”

脂若!脂若!!我忍著心里的痛,回到馬車上,我苦笑一聲,別說我不會駕車,就算是會又能跑多遠?而且馬車的目標不是更大嗎?錢財乃身外之物,不要了也沒什麼了不起,關鍵是現在只剩下一個我,我要想辦法把她們幾個救出來才是真的!

我把響箭收好,想了想,又把MP3,小發電筒和我那沒用的電話放在身上,這些寶貝都是石沐風最喜歡的東西,說什麼我也要給他帶著!

然後,我下了馬車,混在人群里,向著城門的方向跑去.........

預賽沒問題啦,要准備決賽啦過不會影響更新的插播一個小小的廣告:

南州的《越江吟》,書號是:77587,PK榜上分數很靠前的,喜歡耽美的朋友可以去瞧瞧PS:書皮是舞月做的,嘿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