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一六二 大家都隨便!
第二天起床,我們幾個裝扮好,看著鏡子里的老伯伯造型,心里實在是不喜歡。于是我把扮靚的心情都寄托在小風箏身上,我把她喊過來,給她的頭上做了幾個可愛的小發髻,配上粉色的絲帶,盈袖見了先是愣了一下,然後說:“姐姐真會打扮,小風箏現在就像是從宮里跑出來的小公主。”聽了這話,小風箏也美滋滋的,挽著我的手跟我們上了馬車。

馬兒啊,你慢些走吧,雖然我還年輕,可是天天這樣顛簸,鐵打的腰也受不了啊。不過現在我可不敢讓脂若慢下來,要知道,馬車上還有一個巴不得馬上就飛到太原的小妞兒,我還是忍著吧。

旅途勞頓吶!我翻出我的包包,找出前兩天剛從石沐風那兒要回來的東西,搖著發電筒給MP3和電話充上電,一邊聽著音樂一邊想,這電話是沒什麼用了,不過當成照相機拍拍沿途的風光也好。

盈袖和小風箏都覺得我怪異,我笑笑,把耳機塞在小風箏耳朵里,問她:“好聽嗎?”

小風箏搖搖頭:“不好聽,這些東西有什麼用,我還是喜歡學武功。”

算了算了,人各有志,我只好拿給盈袖聽,盈袖驚喜地說:“姐姐,這東西是從哪兒弄來的,這里面都是些什麼曲子?”我神秘地笑笑,盈袖又感慨道:“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那得幾回聞!”確實,這些音樂他們上哪兒“聞”去?

這時,脂若回頭對我們說:“小心了。後面有一輛馬車,一直跟著我們,看我把他們甩掉!”只聽一聲“駕!”。馬車狂奔起來,我抱住小風箏長歎。顛到什麼時候是個頭啊!我深深地懷念柏油馬路。

嗚嗚甩在後面的,不會是我老公吧?

晚上,我們投宿在黃葉鎮的悅來客棧,今天脂若格外小心,吃的東西都用銀針試過。房間里也前前後後查看了一番。小風箏對這些舉動十分感興趣,跟在脂若身後翻翻這兒動動那兒,還要過銀針戳戳食物,這孩子,大概不是塊跳舞的材料,她喜歡當江湖兒女。

脂若在房里檢查完畢,最後說:“白天跟著我們地不知是什麼人,今晚都不要洗臉,穿著衣服睡。夜里都警醒些。.更新最快.”

我和盈袖依言躺下,小風箏想了想,躺倒脂若身邊。這小丫頭。白天給她梳頭的時候還纏著我呢,現在就圍著脂若轉了。因為不知道來的會是什麼人。大家都睡不安穩。生怕會出什麼事兒。果然,到了半夜。脂若突然塞給我們一人一顆小丸:“都吃下去,隔壁客房有人下迷煙,說不定一會兒就會過來。”

小風箏無限崇拜地說:“姐姐,你地耳朵是什麼做的,怎麼比貓還靈?”

我笑著說:“你脂若姐姐不僅耳朵比貓靈,爪子也比貓厲害,脾氣比老虎還暴躁。”

小風箏點點頭說:“對!力氣比熊還大!”

這時,窗上映出個人影,哼哼,果然來了!那人小心弄破了窗紙,雖看不清具體在做什麼,但也能想到是伸進來個空心小棍兒,向屋里吹迷煙。我們幾個都躺著不動,一會兒,那人輕手輕腳地推門進來,往床上看了看,就開始翻我們地東西。

脂若一躍而起,兩下把來人打翻在地,那人連連求饒:“壯士饒命!”脂若一腳踩在他頭上,十分威風地喝道:“說,你想干什麼!”

那人帶著哭腔說:“壯士,我是進來隨便看看。”

隨便看看還用下迷煙嗎?既然你隨便,那我也隨便,于是我過去隨便就是兩腳,小風箏上前也“很隨便”地踢了兩腳,我抬頭問盈袖:“你不來隨便踢兩下嗎?”

盈袖哭笑不得地搖搖頭,我說:“即是隨便看看,那可怪不得我們了,兒子,隨便把他從樓上給我扔下去!”

那人嚇得直發抖,脂若提起他真要往樓下扔,他趕忙說:“我說,我說,我全都說,我是黃葉鎮的人,今天晚上看你們住進這悅來客棧,而且出手豪闊,就想晚上劫些錢財,這不就來了。”

脂若加重了腳上的力道:“就這些?”

“壯士饒命,確實就這些。”

“白天跟在後面的馬車是不是你?”

“不是呀,不是呀。啊-------------”一聲慘叫後,來人繼續哭:“真的不是呀!”我突然覺得,脂若浪跡江湖可惜了,她隨便一出手就能讓人嚇破膽,實在應該做個捕快什麼地,估計馬上就會名聲鵲起,而且絕對是個出手狠辣的酷吏!

“說!有沒有同伙?”

“沒.......沒有!”

“不老實!”脂若狠狠在那家伙頭上踢了一腳,那人眼淚都流出來了:“確實.......確實沒有我問:“那你剛才在隔壁客房也隨便下了點兒迷煙吧?”

“什麼都瞞不過您,剛才,我確實剛拿了隔壁書生身上的錢財。”

脂若一伸手:“交出來!”“藏.........藏在房頂上了。”脂若手腳麻利地把人捆好,想了想,還在那人嘴里隨便塞了個襪子,真是便宜了這惡賊,脂若的襪子是很香的。

接著脂若又到了隔壁客房,一會兒領回來個俊俏書生,那書生一見這陣勢,連聲稱謝。脂若又躍到房頂上,把書生的東西取回來讓他檢查,嘿嘿,好大的一包,衣服不錯,錢財不少,這書生不窮啊。

接下來上演的是把盜賊扭送官府的戲碼,咱們青天大老爺半夜三更被我們吵醒很是不愉快,所以他為了快點兒回去睡覺,審案速度相當之神速,大概不到一刻鍾就隨隨便便宣布把犯人收監,甚至連我們這些當事人地姓名都沒問。旁邊的衙役押送犯人時還沒忘了都補上幾腳,活該,誰讓這盜賊半夜打擾大爺們睡覺來著。

折騰了一晚上,等回到客棧的時候,天也快亮了。小風箏早在回來地路上就趴在我腿上睡著了,我把小風箏抱到床上,和盈袖滿身疲憊地倒在枕頭上,脂若倒是精力充沛地又檢查了一遍房間,我服了她了,白天辛苦駕車夜里忙著英勇,居然還能這麼意氣風發斗志昂揚,真是我們學習的典范!

迷迷糊糊地睡到早上,起床地時候,竟然聽說昨晚地盜賊從牢里逃跑了!這是什麼破官府,這是什麼破牢房,一個只會用迷煙的第九流小賊都關不住!為了黃葉鎮地良好治安,絕對有必要整頓一下。

一大早,隔壁書生就來拜謝,我們把他讓進屋,雖說男女授受不親,但是都扮成老伯還能不讓人進房嗎?

那書生作了一揖:“晚生曹肅謝過老伯,婆婆,還有這位少俠。”

小風箏撅起嘴:“那我呢?我昨天還踢了那賊人兩腳!”

曹肅連忙也是一揖:“謝過這位小妹妹。”

我拿出一家之主的派頭,擺擺手說:“不必客氣,身在江湖,互相幫助,這是我們應該做的!”

脂若瞪大眼睛看著我,顯然對我的江湖切口極為不滿,怎麼了?做了好事不是就應該說這句嗎?“這是我應該做的!”說這話多麼內斂,多有素質!

曹肅問道:“敢問老伯去往哪里?”

我說:“老夫全家要趕往太原去探望朋友。”

“那正好,晚生家就在太原,這次是回家探親。即是同路,晚生就與幾位結伴同行,如何?”

不會吧,剛撿個小姑娘,再撿個書生?這旅途中的插曲也太多了吧!可人家那麼誠懇,還要給我們帶路,就算我不想要這種結伴同行,我能說不可以嗎?盈袖壓低了嗓子問曹肅:“太原有一家姓劉的,是北漢朝中虎將,是嗎?”雖然這妮子沒忘了扮老婆婆的本分,但是聲音還是掩飾不了她的興奮啊!

曹肅回答說:“婆婆是說劉繼業將軍吧,我們家和將軍府臨街,離得很近的。老伯要到將軍府,曹肅必當親自帶路。我知道有一條近路,咱們很快就能到太原。”太好了!看來撿個書生還是很劃算的!

唉!又要出發了,看著我們那輛馬車,我心里這個不情願啊,我發誓,到了太原以後,再也不坐脂若趕的馬車,我,我暈車!

楊業當時還叫劉繼業,前面涉及的部分都已經改過來了,對不起大家,舞月的疏忽給大家帶來不便啦親愛的筒子們,你們的留言讓舞月很感動,是舞月碼字的最大動力!謝謝大家,挨個麼麼精華有的是,都來領哈還有猜劇情的高手,那個,實在是高手啊

偶明天比賽,可能要下午更新啦。還有還有,《一舞》大概下個月末完結,關于下一本書的構想,大家給點兒意見,都去拿0.1汗天話真多,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