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一六一 出走的第五種結局
別說我不想扮成老大爺,盈袖對自己的扮相也很不滿意。脂若瞪著眼睛說:“扮得好看有用嗎?告訴你們,要不是我出現,你們這一趟根本到不了太原,我都想好兩位美人兒的結果了,第一:你們被山賊劫去做壓寨夫人;第二:誤入黑店被做成人肉包子;第三:被采花大盜盯上,後果不用說了吧!第四:被人拐走買到青樓,嗯,一定能當上花魁!還有第五.........”

盈袖嚇得連忙說:“快別說了,怪嚇人的。”

“咦?盈袖,你以前不是經常離家出走嗎?那你怕什麼?”我實在是不明白,外面的世界對于盈袖來說,應該不陌生啊。

盈袖說:“以前出門,都是有會武功的貼身女侍衛跟著,所以不怕的。”

謝天謝地,還好這一次有脂若,要不然放著好好的侯爵夫人不做,去做花魁實在不是什麼值得炫耀的事

趕了兩天的路,晚上終于能住客棧了。我們“一家三口”找了個還算不錯的“獨一家客棧”,要了間上房。我和盈袖在馬車上兩天,實在是太難受了,于是在“乖兒子”的看護下,互相攙扶著出去走走。

我們老夫妻倆呆在路邊,看著為數不多的來往行人,我小聲說:“盈袖,咱們來猜測一下這些路過的人會去什麼地方,要辦什麼事情,有什麼心事。好不好?”

脂若翻了我一眼說:“無趣!”

哼!好歹我也是個郡主,膽敢說我無趣!我不理她,說道:“你看那個人。愁眉苦臉的,急匆匆地趕路。一定是家里有急事

盈袖說:“那一個年輕人,臉上喜滋滋的,會不會是去會情人?”

脂若見我們這樣說,也來了興致:“瞧,那個。剛從賭坊出來,垂頭喪氣的,一定是輸光了。”

這時,路邊出現了一對兒青年男女,那男子一臉決絕,女子神色淒然,男子大步向前走,女子緊緊跟著,我歎了口氣:“瞧。分手了。”

只見那女子緊跑幾步:“宇文哥哥,你等一等!”

那位宇文停住了腳步,皺著眉頭說:“惠心。已經如此了,還有什麼好說?”

那個惠心上前一步:“宇文哥哥。我就是不明白。好好地,為什麼要退婚?你們宇文家有錢有勢。也不能這樣侮辱我們平民百姓。惠心自認為沒有做過對不起你的事情,你這樣,難道真是為了韓家的小姐?聽說你明天要到韓府去,是不是真地?”

宇文不耐煩地說:“婚已經退了,這些話也不必說了。.1 6K小說網,手機站wap,16k.cN更新最快.你還是以後找一戶好人家嫁了吧。”

哼哼!我“顫巍巍”地走過去,擋在那位宇文前面,壓低嗓音說:“原來是個見利忘義攀高枝的,唉!少見少見!”

宇文怒氣沖沖地說:“走開!死老頭!關你什麼事

我歎了一口氣:“咦?老夫耳朵不好使,剛才是狗叫嗎?”

宇文怒道:“死老頭,你說什麼?”

我搖搖頭:“這狗叫得很難聽啊!”

宇文氣得抬手就要往我身上招呼,脂若上前一只手鉗住他:“這位宇文小哥,你想打我爹,也不問問我是誰!”說著三拳兩腳就把宇文打翻在地,宇文一看就是個繡花枕頭,趴在地上連連求饒,沒了剛才地盛氣凌人。周圍已經站了一些看熱鬧的人,指著宇文議論紛紛,有人說:“這不是宇文家的大公子嗎?聽說韓家要召他為婿,就把打小訂下的婚事給退了。”“就是,不像話哼哼,果然是這樣!我對脂若說:“乖兒子,他明天要去會新情人,讓他漂漂亮亮地去。”

脂若會意,隨手幾拳揮在宇文臉上,立刻,那張長得還不錯的小白臉青一塊紫一塊,脂若又是兩拳,讓他徹底變成了大熊貓,接著我這火爆脾氣地兒子又踢了他一腳:“快滾!”

宇文趕忙連滾帶爬地跑走了,周圍的人拍手稱快,我走到惠心面前對她說:“姑娘,這樣的男人不要也罷。好男人有的是,咱還不嫁他呢!”惠心點頭,連聲稱謝,還是有些不甘心地走了。

人群散去,我們回到房里開心大笑,我說:“脂若,我現在知道出走的第五種結局是什麼了,有了你,我們不僅可以安全到達太原,還可以一路上打抱不平,嘿嘿,真是愉快的旅行!”

盈袖看看我,不解地問:“姐姐,人家退個婚你就那麼生氣,可你自己是逃婚,你又怎麼說?”

“我.......我怎麼啦?我這個婚逃得理直氣壯。”

盈袖說:“真的嗎?那昨天又哭什麼?”

脂若在一旁笑嘻嘻地說:“行了行了,郡主現在想後悔也來不及了,咱們路上就好好玩兒吧!看見順眼的就幫一幫,不順眼就揍一頓!走嘍,睡覺去!”

累了兩天,我一沾枕頭就睡著了,睡得正香,就被脂若搖醒:“快起來,有人來找我們晦氣。”

我一骨碌爬起來,脂若指指窗外,我過去一看,只見夜色中一群家丁拿著火把站在客棧門口,客棧老板正低聲下氣地求情,不用說,是宇文家的人來報複我們地。盈袖穿好衣服,問道:“脂若,現在怎麼辦?”

脂若說:“這幾個我還不放在心上,你們兩個看著。”說完飛身下去,只聽院子里一陣喧嘩,那個挨打的宇文指著脂若說:“就是他!”

家丁立刻一擁而上,我開始數:四、五.........”剛數到五。世界就安靜了!

脂若拍了拍手,整理了一下衣服,不屑地說:“下次帶些功夫好的出來。小爺我還沒打夠就都趴下了,真沒意思!”然後就見她大搖大擺地上了樓。笑嘻嘻地對我們說:“睡覺!”

第二天一早,宇文家地人又來找我們,這次帶來好多禮物,說是要重金聘請我兒子當他們家保鏢,當然。被我們嚴詞加痛斥地拒絕了。接著上路!這一路上,有了這麼個暴力加暴躁的大兒子,生活真是多姿多彩啊!

汗!我從沒想過馬車也可以跑成這種速度,我們一路飛馳,沒幾天就到了一個叫陌桑地小鎮,再往前就是大宋和北漢地邊關,HOHO前進,向前進。我們的朗朗就在前方!

我挑開車簾向外望去,這鎮子里地人都很樸實,忙著勞作。嗯!看來都是良好市民。

正想著,路邊一個人突然被人一撞。那撞人的人急忙跑走。這時路邊一個要飯地五六歲的小女孩站起來指著那人說:“他偷東西!”

脂若把車停住,說道:“有意思。看看再說。”

被撞的人一把拉住那人:“我的錢袋沒了,交出來!”

那小偷辯駁道:“我可沒拿你的錢袋!“

看熱鬧地又圍了一大堆,丟錢袋的人問:“你沒拿,那我的錢袋到哪里去了?”

小偷一把拉起路邊的小女孩兒:“是她偷的,賴在我頭上!”說著不由分說地在小姑娘身上一翻,嘩啦一聲,還真就掉出個錢袋來。

丟錢袋的人揪住小姑娘的衣領:“小兔崽子,明明你偷了東西,還要栽贓到往別人頭上!”說著抬手就是一巴掌,小女孩嗚嗚哭了起來。

我氣不過,對脂若耳語了幾句,然後我高聲喊道:“住手!”脂若扶著我和盈袖下了車,我說:“我們在車上看得清楚,明明不是這小姑娘偷的。如果是她,又為什麼出言提醒,這道理還想不通嗎?”

那偷兒理直氣壯地說:“東西在她身上,這又怎麼解釋?”

我連忙做出大驚失色的樣子:“哎呀,兒子,我地玉佩怎麼不見了?”盈袖連忙說:“剛才還戴在身上的,怎麼一下車就沒了?那可值錢著呢!”

于是我們在身上一頓翻找,也沒找出個什麼結果,那偷兒見狀,慢慢地向後退,哼哼,想偷偷溜掉,沒門兒!脂若一個箭步上去,扣住偷兒手腕:“別走啊,我看就在你身上!”說完幾拳揮上去,那家伙被打得趴在地上,然後身上如我所願地掉出個玉佩來。

“啊?”我幾步上前撿起來,“果真是他偷的!剛才在眾目睽睽之下就拿走了我地玉佩,隨手把錢袋塞到小姑娘身上又是什麼難事兒?唉!”我拉起小女孩兒,“寶貝兒,你真勇敢,可惜有的人恩將仇報呀!”

不用說,那邊脂若又開始動手,周圍地人也忍不住上去揍了兩下,偷兒痛哭流涕,那丟錢袋地人紅著臉,賽給小姑娘幾文錢,我伸手擋住:“不要!這個時候才知道感謝,晚了!”

說著拉著小姑娘就上了車,喊了聲脂若,我們又飛馳而去!

路上,我給小姑娘買了乾淨衣服,一路表揚她,小姑娘叫小風箏,才六歲,早就沒了父母,一路要飯到陌桑鎮。我和那兩只開了個小會,這孩子年紀太小,可別被人伢子拐了去。我堅決表示,小風箏的性格我很是喜歡,要先帶在身邊,脂若和盈袖哈哈笑著,說英雌所見略同!

正議論著,小風箏奇怪地問我:“伯伯,你現在說話,聲音怎麼這樣好聽?”

我們哈哈大笑,我說:“寶貝兒,以後當著別人叫伯伯,私下里可以叫姐姐!”

晚上到了客棧,幫小風箏洗乾淨換上衣服,還真是個清秀地小可愛,帶她吃了飯,我們幾個也洗乾淨了臉,小風箏驚訝地說:“姐姐,你們生得這麼好看的。”

我笑著拉住她的小手:“小風箏,以後跟著姐姐學跳舞,願意嗎?”

小風箏搖搖頭:“不學。我以後要像那個姐姐一樣,去打壞人!”

脂若哈哈大笑:“好!以後有時間,姐姐就教你武功,把壞人統統打倒!”

小風箏興奮的點點頭,我心里暗暗總結,出走的第六種結局,是路上可以撿個小女孩!只是我到了後來才知道,我們撿的這個小風箏,居然也是個名人!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