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一六零 我是濁世佳公子
“啊?”盈袖說,“我們兩個?去太原找延朗?”

“噓!”我做了個禁聲的動作,拉著盈袖找了個客棧要了間上房,我們換上男子的衣服,還行,多虧買得是最小號,穿在身上還挺合身的。

“姐姐,那你不要姐夫了?姐夫還等著和你完婚呢,你這一走,他怎麼辦?”

我歎了口氣:“我也不知道。”一想到他,心里還是舍不得啊。

盈袖笑了笑,說道:“恐怕是姐姐前腳剛出城,姐夫就追上來了,還說帶我去太原,我看咱們只是出城走走吧。”

我掐掐盈袖的小臉兒:“也太小看我了!你姐姐我早就想好了,石家全家都去佛堂那兒,大概要晚上才能回來,而咱們兩個現在雇輛馬車,中午就能出城。雖然換上了男裝,石家想追查還是可以查得到,所以一路上不管是誰問,咱們都說回汴京去,到了城外再換一輛馬車直接去太原。”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就是追,也是追到汴京去,又有誰會想到我們去的是太原呢?”

盈袖吐了吐舌頭:“姐姐,你真的好任性啊!你真不想讓姐夫找到你嗎?”我把頭發束好,說道:“我不知道,反正現在不想。”

盈袖說:“可是這樣,姐夫好可憐啊!”

我做出凶惡的表情:“你倒底去不去?要是不去,我就直接把你送回汴京,讓你娘把你嫁出去!”

盈袖趕忙整理好衣服,于是兩個翩翩濁世佳公子下了樓,隨手付了房錢。我在眾目睽睽之下大聲說了句:“潘賢弟!你我二人此番前去汴京,一定要找到你的佳人!哈哈哈哈!”然後在大家充滿詫異的眼神中飄然離去。

上了一輛新雇的馬車,趕車地老伯果然問我們要去哪里。我說:“先出城,然後去汴京。”

老伯說:“二位公子。我年紀大了,恐怕送不了那麼遠。我說:“無妨,老伯只需把我們送到城外,我們再找一輛車就是了。”

老伯應了一聲,繼續趕車。也許晚上的時候。會有人找到這位老伯打探我的下落,而汴京,就是那白馬追去地方向。

到了城外,謝過老伯付了車錢,我和我的“潘賢弟”開始打聽有哪輛馬車是跑長途地,問了幾輛都說不去,我開始沮喪,難道這出走計劃還沒有正式開始就要泡湯嗎?這時,一位小伙子趕了輛馬車過來:“二位公子。我可以跑一趟。”

我仔細打量了他,可真是夠黑夠丑的,不過看著倒老實。.1*6*K小說網更新最快.“好!就你了!”我趕緊拉著盈袖上了馬車。“這位小師傅,只要我們安全到了地方。車錢加倍給你。”

只聽鞭子一甩。再聽得一聲“駕”,馬車開動了。我心里馬上開始後悔。這可真叫饑不擇食,急不擇車!我怎麼就這麼倒黴挑上了這一輛?!咱司機師傅夠心急的,這不是在飆車嗎?古代的路況又不是很好,把我顛得腰都要散架了!

我探出頭去:“小師傅,慢一點兒哈!那個,你也不問問我們去哪公子不是去太原嗎?”

咦?我奇怪地看看盈袖:“我剛才告訴他咱們要去太原了嗎?”

盈袖皺了皺眉頭:“好像沒有啊。”

只聽“哐當”一聲,大概是車輪軋上了大石頭,顛得我頭都撞到了車頂,我的媽啊,如果上天給我一次機會,讓我重新選擇地話,我一定會對這個黑小子說:“你見鬼去吧!”我心里正不滿著,只聽又是“哐當”一聲,我和盈袖都被顛到了坐席下面,俺的濁世佳公子形象完全被毀壞!天----哪----!救----命----啊----!

馬車一路飛跑,在我的一再要求下,總算是穩了很多。天色漸漸暗了下來,石家的人該到家了吧,石沐風回家第一件事是去看我嗎?他發現我留下的耳環了嗎?他心里難不難過?會不會飛奔出來找我?為什麼要想這些,為什麼?難道,我心里是盼著他來追我的嗎?

“姐姐,”盈袖拉著我小聲問,“咱們是不是該找個客棧住下?難道要連夜趕路嗎?”

對啊,我又探出頭去,對那位黑小子說:“這位小哥,我們找個客棧先住下,明天一早再趕路吧!”

黑小子把車停下,問道:“住下?為什麼住下?這荒山野嶺的,到哪兒去找客棧?想睡就在車上睡好了,若是夜里怕冷,我來摟著兩位姑娘,如何?”

“什麼?你說什麼?我們哪是姑娘,我們明明是.........”我頓了頓,很沒自信地說:“明明是濁世佳公子!”

“姑娘,你們就算穿了男裝,別人也認得出來。嘿嘿,兩位真是天仙般的美貌,想去太原城?那好,就讓小爺先享用一下!”

說著,他獰笑著爬上車,我和盈袖連連後退,可是車里太小,他越來越近,怎麼辦?

在這一瞬間,我意識到自己犯了嚴重的錯誤,而且在危險到來地這一刹那,我腦子里居然飛快地列出了好幾條:第一:出門應該帶男人;第二:不帶男人要會武功;第三:不會武功應該扮男人扮得像一點兒;第四:扮得不像也不要弄得太俊俏,應該扮相齷齪點兒才安全;第五:已經這麼俊俏了是沒有辦法的事,那也應該手里拿著武器!

可是,我們既不會武功,又沒有男人,還這麼好看,也沒拿武器。怎麼辦?

那黑小子一把扣住我的手腕,另一只手攬住我地肩膀,盈袖伸手打他。他又拉住盈袖。我正要大叫救命,突然聞到一股香氣。哼哼!原來如此!我緊盯著黑小子看了一會兒,伸出腳踢了他一下,那小子說:“乖乖,還挺烈性的,來。讓小爺親親!”說著就往我臉上湊過來。

我實在忍不住了,伸手擋住了臉,笑道:“得了吧臭脂若,別裝了,趕緊給我下去!”

脂若還在裝:“小妞兒,你說什麼?小爺聽不懂?”一邊說著,一邊還在盈袖臉上摸了一把,我拍開她地手:“裝什麼裝,你身上地香氣。誰聞不出來?”

脂若無趣地坐下,掀開臉上的面具:“本來還想嚇唬嚇唬你們,結果這麼快就認出來了。沒意思!”

盈袖推了脂若一把:“你扮色鬼,還摸我地臉?惡心死了!”

“什麼?我摸你地臉你還不高興。難道要采花大盜摸?我就摸。我就摸!我替你的延朗摸!”

盈袖一邊躲一邊笑:“我現在是劍歌少俠,你摸吧!”

脂若“啪”地縮回了手。“哼!誰稀罕!”

鬧夠了,我們在車里坐好,脂若又去駕車,還是跑得飛快,我問她:“你怎麼來了?”

脂若說:“昨天走了以後,越想越氣,我地東西還在石家放著呢。你看看,有我隨身帶的錢財,還有季伯母送的禮物,怎麼能都扔在石家?我知道石家人今天都去佛堂,就想都拿回來,結果剛到那兒就看見你們兩個鬼鬼祟祟地出來,我就一路跟著,你們還買了幾套男裝,我就知道這中間一定有事情。”

盈袖說:“啊?!我們一出門你就跟著了?”

脂若得意地一甩鞭子:“你們在客棧換衣服,說的話我可都聽到了,對!石家不待見咱們,咱還不嫁了呢!有志氣!”

盈袖歎了口氣說:“可這事兒,和姐夫沒關系,姐夫回來人都不見了,還不急死了。”

“哼!”脂若說,“我三哥就沒錯嗎?我一個勁兒地跟他解釋他也不聽,什麼了不起的,還不是和那個臭劍客一個樣!”

“也不能這麼說啦,姐夫很護著姐姐地。”

我捂著耳朵大聲喊:“別說了!”她們倆被我嚇了一跳,我說,“說點兒別的吧,脂若,你弄成這樣子干什麼?”

脂若得意地說:“聽見你們兩個要在城外換車去太原,我就先走一步,扮成這個樣子,又買了輛馬車,就在那兒等著想嚇唬嚇唬你們,結果咱們郡主鼻子真管用,要不然,再調戲一會兒多有趣

我忍不住說:“你去買了輛馬車?你真有錢!”

脂若回頭給了我一個“那是當然!”的表情,接著又說:“今天晚上咱們不投宿了,三哥他們馬快,說不定早就一路追了出來,咱們還是快一些的好。”怪不得,怪不得她一路狂奔,顛得我骨頭都要碎了,原來是憋著一股勁兒不讓石沐風他們追上來啊!

“還有,”脂若回頭瞧了瞧我和盈袖,“你們兩個既然是出走,弄這麼顯眼,生怕別人看不見你們嗎?明天一早我重新給你們弄一下,別說是我三哥,就連你們親媽都認不出來!”

我一聽“親媽”兩個字,“哇”地一聲大哭起來,脂若和盈袖都奇怪地看著我,我哭著說:“我想我媽!”然後是沒完沒了的哭聲。盈袖在一邊搖搖我,我好不容易止住了哭聲,問道:“脂若,這麼說,石沐風就算出來找我,也是找不到的,是不是?”

“對啊,讓他們找到,那還能是我的本事?”

我又是“哇”的一聲開始哭:“那你以後不讓我見他了?”

“見他做什麼?除非他不聽他老娘的話,不理會什麼子嗣,不娶小妾,我才把你還給他!”

天哪,我怎麼感覺,自己像是被脂若給劫持了呢?

脂若和盈袖見我安靜了,就說說笑笑談些別地,結果我又“哇”的一聲哭出來,盈袖說:“姐姐,你又怎麼了?”

我一邊擦眼淚一邊說:“別理我,我是哭自己不爭氣,都下定決心再也不哭了,結果還是這麼沒用,我怎麼這麼愛哭啊---嗚嗚第二天一早,脂若拿著東西在我和盈袖臉上粘粘貼貼,又弄來兩套衣服,我一看,自己成了六十歲的老公公,盈袖是俺老伴,脂若還是黑小子形象,沖著我和盈袖叫爹娘。

這形象確實是安全了,可是,這樣地壞蛋兒子咱哪敢要?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不想扮成老大爺,我想當翩翩濁世佳公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