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一五九 落跑的新娘
回到我住的地方,剛進院子,就聽石沐風在身後輕喚:“羽衣,等等!”

盈袖乖巧地說:“姐姐,我先進去了。”我點點頭,盈袖推開房門進了屋。

我站在原地,望著向我走來的石沐風,那一身白衣映著雪,是那般俊逸!他走到我面前,猛地把我擁在懷里,低低地說:“羽衣,讓你受委屈了。”

我強忍住心底的酸楚,笑了笑:“我沒受什麼委屈,都是誤會,不是都解釋清楚了嗎?”

“羽衣!你在怪我!”

我搖搖頭:“說什麼呢,我怪你做什麼?”

他歎了口氣,不再說什麼,只是緊緊抱著。我憋著眼淚,從此以後,尚羽衣不會再哭了,不會為誰,為任何事掉一滴眼淚抱了好久。外面有丫環進來,端著些碗盤,為首的明月說:“郡主,這是夫人吩咐廚房重新給做的,特地讓我們送過來。”

我推開石沐風,對明月說:“有勞明月姑娘了!回去替我謝謝夫人。”

明月應了一聲,帶著人把東西端進屋里,然後走了。

我對石沐風說:“進來吧,一起吃飯。”

到屋里一看,已經擺了滿滿一桌子,石夫人對我也算不錯了。吃過了飯,盈袖就說要回去,我拉住她說:“脂若都走了,你回去做什麼,今晚你陪著我吧。”

石沐風面色一黯,也不再說什麼。只是靜靜地看著我。盈袖看了看我們的樣子,咬咬嘴唇說道:“姐姐,那我先回房取些東西。”我點點頭。盈袖如釋重負地走了。

石沐風靜靜坐著,我也坐著。一種叫做糾結的東西在我們兩人中間彌漫。他輕輕歎了口氣:“羽衣,你不願讓我陪你了嗎?”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怨些什麼,搖搖頭,我說:“不是的。”

“現在。連和我多說一句話都不肯了嗎?”

還是搖頭:“不是的。”

“羽衣,”他有些艱難地說,“我只是驚喜先生來了,卻沒想到娘是這樣安排。”

我扶住桌子,極力控制住發抖地身體:“我知道。.K.CN更新最快.”

“我對師妹,也沒有...........”

我打斷他:“我知道!”

他不再說話,只是看著我,我突然找到了自己難過的根源,在他和楚黛出現在我身後。以為是我傷害楚黛時那短暫的沉默,就已經深深刺傷了我。

安靜!可怕地安靜!讓人窒息的安靜!慢慢地,他又說:“今天我回來。本來是要先過來地..........”

“算了,”我說。“都過去了。一邊是你娘。一邊是師妹,一邊是我。你夾在中間也不好受。這件事,我已經忘了。”

他點點頭,輕輕拉住我的手,我沒有拒絕,卻也沒像以前那樣直接撲進他懷里。他的手執拗地攬上我的肩,親了親我的臉頰。我微微一顫,還是保持著身體地僵直。他又輕歎一聲,說道:“羽衣,爹的佛堂明天動工,全家都要去的。”

“我就不去了,我又不是石家的什麼人,再說,我最近身子不舒服,就不去添亂了。”

石沐風身子明顯一僵,我抬起頭,他的臉上有種被刺傷的表情,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那樣說,但是,我控制不住..........

“也好........你在家好好休息,一定要等著我。”

我笑笑:“好!我等著你。”

他站起身,我送他到門口,他卻遲遲不把門拉開,只是站著,好半天才慢慢地說:“羽衣,我甯願你哭著罵我,也不願看你這樣,讓我覺得........心........離得那麼遠..........”

心里,針紮一樣的痛,我還是強忍住,微笑著柔聲說:“瞧你,不要亂想了。我心里是有些不痛快,不過很快就好,你也知道我這人忘性大,明天就和以前一樣了。”

他也笑笑:“那我明天一早來看你。”

“好。”

他小心地靠近我,親親我的額頭,然後深深看了我一眼,這才轉身出去。我拉開門,望著他的背影,心里又是一酸,他走得那麼慢,那麼孤獨,是盼著我喊他一聲嗎?我忍不住想要沖出去,可是內心地自尊一遍又一遍地提醒我,石家,今天有楚黛,明天還會有楚紅、楚白,楚藍,這是我永遠都接受不了的。

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不見,我才輕輕把門關上,跌坐在地上。我,難道不是在自尋煩惱嗎?

晚上,盈袖乖乖呆在我身邊,和我一樣沉默著,我突然笑了:“怎麼了?今天這麼老實盈袖把頭轉向別處:“脂若走了,你和姐夫又這樣,我心里不好受。”

“盈袖,你想朗朗嗎?”

盈袖點點頭,聲音是那麼無奈:“想又怎樣,先皇駕崩,和北漢地戰事停了,可是誰知道什麼時候還會再打起來,我和延朗想要見面,恐怕是遙遙無期。我總跑出來,就是怕爹娘哪一天逼著我出嫁,那我就更見不到他了。”

我歎了口氣:“是啊,我也想朗朗了!”

外面,傳來了琴聲----《戀著多喜歡》!他,還不睡?

第二天,我揉著紅腫的眼睛起了床,唉!又沒睡好。璿兒伺候我梳洗完,然後小心地告訴我:“郡主,姑爺早早就在院子里等你了。”我連忙推門出去,還是那麼希望見到他啊!院子里,白雪映著白衣,亮得有些刺眼,石沐風見我出來,幾步奔到我面前,緊緊摟住我,啞著嗓子說:“穿得這麼少就跑出來,也不怕凍著了。”

我說:“你還不是一樣,站這麼久,你就不冷?”

他低低說道:“站著不覺得冷,你要是不理我,我才覺得冷,心里冷!”我捶著他地肩膀:“干嘛說這些話,又惹我生氣是不是?”

正說著,外面有丫環來找石沐風,說是大家都在門口等著呢,我問:“這麼早就去嗎?連飯也不吃?”

石沐風說:“大家都吃過了,我怕見不到你,就一直在這里等你。”原來是我起得太晚了。

“那你快去吧,別讓家里人都等你一個。”他笑笑:“你等著我,晚上我回來有禮物送你。”

“好!我等你!”

他走出院子,最後又回頭:“記著,一定等我!”

他這樣子,差一點兒就摧毀了我地意志。我回到房里,呆坐了半天,還是下定了決心。我拿上我的小背包,帶上一打錢票,又從枕頭下面拿出那個救命地瓷瓶。忍著心里的痛,我把那對翠玉的耳環又一次摘了下來,輕輕放在枕頭邊兒上,這一次摘下來,再也沒有機會戴上了吧?

我控制住自己的情緒,笑咪咪地對盈袖說:“小丫頭,今天姐姐帶你上街去!”

“姐姐,前兩天不是剛去過嗎?還沒買夠?再說,今天石家人都去佛堂,家里一輛馬車也沒有,咱們怎麼去啊?”

我笑著說:“你姐姐我有的是錢!雇一輛馬車很難嗎?走,出門!”

坐在馬車上,望著漸行漸遠的石家大門,心里哀怨地歎了口氣,石沐風,我等不到你送我禮物了,誰都不知道,昨天在脂若走的那一瞬間,我已經下定決心離開!

我走了,你再也不必為我耗費內力,不用再擔心我的身體,也不用夾在我和你娘中間難做人。我是自私的,我的愛里摻不得半點雜質,別人強加給我的,更是不可以!

也許最主要的原因,是我知道自己不能有孩子的事實,誰都不知道我心里倒底有多難受,我多想有欣然浩然那樣的寶寶啊!我願意孩子的小腳踩在我頭發上,願意他們亂丟我的衣服,願意他們在我面前亂敲東西,我願意,願意的啊!

可是,你娘會理解我的心情嗎?如果,這沒有孩子的缺憾非要由小妾來彌補。那我又何必留在這里礙眼呢?郡主?我又算是什麼郡主?在石家人眼里又有什麼分量?

我是太看重自己的婚禮了,所以更不願意出嫁的時候還有個小妾在後面排隊,我不願意!

唉!趙匡胤的恩情,恐怕我又要辜負了。正想著,馬車到了最繁華的地段,我拉著盈袖下了車,買了幾套男裝,盈袖奇怪地問:“姐姐這是做什麼?”

我說:“你不是想念延朗麼?我也想他,我們這就去太原找他去!”(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