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一五零 人證物證全都在
就要開始審問了,我一被帶進去就暗叫不好,千算萬算,還是沒有算到,今天參與聽審的只有皇上和晉王,其余人等一律不得入內。怎麼,不讓群臣觀瞻一下嗎?這不糟了,如果一開始就宣判我死刑,我老公還沒等想出辦法進來,我就被推出午門問斬了吧?

一看上面坐著的,個個臉色難看。趙匡胤眼睛布滿血絲,是一夜未眠吧。雖然是皇帝,痛失了心愛的人,也會在心底埋上一份淒涼的!再一看趙光義,陰冷的臉上暗露殺機,我要是馬上被拖出去,警報解除,估計他的臉色就能好看多了。還有一位,是今天的主審刑部尚書劉大人,板著一張臉,這位從二品大員,官兒架擺得不小啊!

我心里暗想,不要讓這個劉大員審我好不好,我想要那位鐵面無私辯忠奸的包黑子,可是,這個年代,小黑同志在哪個地方啊?

我跪下叩見,腦袋里又開始苦想,貌似現在應該在名字前加一個“罪”什麼什麼的,“罪”什麼呢?罪臣?罪犯?罪婦?罪少女?早知道應該先問問石沐風的,最後我還是決定把“罪”去掉,我又沒罪!我說:“奴婢尚羽衣參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很安靜,沒說讓我起來,我只好跪著。只聽劉大人說:“尚羽衣,你可知罪?”

他不說這句還好,一說我就火了:“知什麼罪?羽衣何罪之有?”

劉大人一拍驚堂木,伸手一指我:“你見財起意,殺害貴妃娘娘。其行可恨!其心可誅!罪不可恕!天理難容!”好啊,這一連串的成語用得真是好!真是妙!被晉王收買了吧,上來就先扣了一大堆帽子。可惜啊,這兩邊的官差站得少了點兒。要不然應該有一句齊聲朗誦的“威----武---!”的,那才更嚇人呢!

我挺直了脊梁,問道:“請問劉大人,小女子見了什麼財?又起了什麼意?”

“哼!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來人,帶證人!”

一聲令下。帶上來兩個人,我笑了,原來是花蕊寢宮地宮女晚香和晨露,她們一進來就跪著哭,然後由晚香控訴我的罪行:“昨天,娘娘找這位姑娘喝茶。.電腦小說站http://wwP.16K.CN更新最快.正巧娘娘要的金飾送了來,娘娘就和這位姑娘一起把玩。趁娘娘轉身地功夫,這位羽衣姑娘就拿了兩件偷偷放進懷里,剛好被娘娘看見。起了爭執,誰想到尚羽衣姑娘居然拿起刀殺害了娘娘!嗚...........可憐的娘娘啊.........”一說到這里,另一個也跟著哭得更大聲。

這都是誰教地。理由也太爛了吧?

只聽劉大人問道:“尚羽衣,你為了幾件金飾就妄動殺心。難道不是見財起意?”

我哈哈一笑:“大人。這理由還不夠荒謬,要是說我見色起意不是更有趣?”說完。我偷著瞧了一眼趙氏兄弟,全都板著一張臉,臉色都挺嚇人的。

劉大人又是一拍桌子,高聲喝道:“大膽!”我心里暗暗詛咒,敢在皇上面前這麼一頓拍,明天皇上就讓你下崗!

我說:“大人,尚羽衣是有些膽大,敢問大人,您手上可有物證?”

劉大人義憤填膺地說:“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來人,拿物證!”


這劉大人來來回回就會一句“不見棺材不落淚”嗎?鄙視!他不會真有物證吧?只見有人拿過來一個托盤一樣的東西,里面放著幾件碎了的金飾。晚香一見,連忙說:“對!當時這位姑娘放入懷中,後來掉在地上被壓壞的,就是這幾件!”

劉大人厲聲說:“人證物證俱在,你可知罪?”

我微微一笑:“劉大人,您審案真是乾淨利落,讓人佩服之極啊!”那老劉面露喜色,捋了捋胡須,我又說:“您說,您怎麼就是個昏官呢?您斷案如此糊塗,是怎麼爬到刑部尚書這個位置地?”

劉大人臉色大變,怒道:“你這女子太過放肆,咆哮公堂!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來人,拖出去大刑伺候!”

切!我明明是好好跟他說話,誰咆哮了,我看就數他咆哮得歡!眼看著這些爪牙就要把我拖出去,不行,這虧我可不能吃!

“等等!”我大喊一聲,“我有話要說!”

“敢在堂上不敬,就是對皇上不敬,對王爺不敬!拖出去,有什麼話,用完刑再說!”話音未落,我就像只小雞一樣被拎起,趙光義臉上露出滿意的神色,TNND,我受完刑還有命嗎?他們幾個跳梁小丑還不來個“犯人已經伏法!”就把這事兒了結了?

馬上就要被拖出門了,我心里哀歎一聲:看來難逃此劫了,不會就這麼掛掉吧?早知道要受皮肉之苦,我還不如答應讓脂若替我來呢,她結實,挨兩下絕對沒問題!

這時,一個威嚴的聲音響起:“帶回來!朕要聽聽她說什麼。”

劉大人馬上遵旨,高聲說:“把人帶回來!”我剛被拖回來,他立刻又說:“尚羽衣,皇上給你一次機會,讓你從實招來,你若說了實話,本官求皇上開恩,從輕發落,給你留個全尸!”

拉倒吧,全尸就叫從輕發落了?我翻了他一眼,又看看趙匡胤,只見皇上還是沒有任何表情,怎麼,皇上是在冷眼旁觀嗎?

反正現在可以說話了,索性就說個明白,我說:“劉大人,剛才這人證物證確實都算確鑿,可是我有幾個問題,大人不會不讓我問吧?”

劉大人從牙縫里擠出一句:“講!”

“第一個問題要問晚香姑娘,那金飾是什麼時間,又是什麼人送到娘娘寢宮的?”

晚香愣了一下:“是........是姑娘來之前........汴京最有名的金器匠人送來的。”

我笑:“是娘娘訂做的,還是別人訂做的?”


劉大人一拍桌子:“尚羽衣!這些問題與本案無關!”

“好!大人說無關就無關!只是順著這條線索查下去,也許會發現點兒什麼呢!”趙光義臉色一變:“好你個尚羽衣,看來不動刑你是不會老實!”

“等等!”我說,“王爺何必急著動刑?莫非是想要屈打成招嗎?”看著他快要冒火的眼睛,我又笑,這種被假證人冤枉地事兒還是第一次遇見,我又沒有律師,我依賴的老公又被擋在外面進不來,現在一切只有靠自己,我倒是要看看,就憑他們的這種嫁禍能不能置我于死地!

我接著問晚香:“晚香姑娘剛才說,我趁娘娘不備拿了首飾,請問晚香姑娘是親眼所見嗎?”

晚香說:“那倒沒有。”

“那你憑什麼說我拿了東西呢?”

晚香語塞,晨露馬上接口:“是我,是我看到了,這位姑娘拿起金飾塞進衣服里。”

我哈哈大笑:“晨露看見我拿東西,怎麼不制止呢?難道就任憑我拿下去?金飾一共多少件是有數地,你們不馬上舉報我,難道回頭讓娘娘懷疑是你們拿的?這,好像有些說不通吧?”

晨露地臉微微變色,她和晚香對視了一眼說道:“我........我當時嚇了一跳,沒想到羽衣姑娘會做這種事,正猶豫著,娘娘就發現了。”

好奴才!編得好!我也冷笑,問道:“我是誰?我缺這幾件東西嗎?別說我不喜歡戴金地,就是喜歡,我紅袖坊里什麼沒有?光皇上賞賜的就何止十萬貫!想要幾件金飾還買不起嗎?再說,”我緊緊盯著趙光義,“娘娘心里未必就看得上這幾件東西,我若是喜歡,可以直接開口要,娘娘又怎會不給?”

趙光義又哼了一聲,被我說道痛處了吧?巴巴地給人家送東西,人家根本不把你放在眼里,被喜歡地女人仇視,滋味兒不好受吧?這審訊進行了這麼長時間,他也沒發什麼言,是怕會跟自己扯上關系吧?

這邊晚香說道:“素聞紅袖坊羽衣姑娘視財如命,誰知道姑娘是不是突然起了歹意?”

好啊,在這兒等著我呢!我是有點兒貪財不假,可我還沒到視財如命的地步吧?我看了一眼廢物奴才劉大人,哼!想等他為我說話,估計我都死好幾回了。我接著問:“請問兩位姑娘,我和娘娘爭執撕打,你們就在一旁看熱鬧嗎?”

插播一段小小的廣告,推薦主站林牧大大的網游大作《時空沙漏》,每天准時更新,大家去支持一下吧!下面是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