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一四九 救我的神秘女人
一聽趙光義要來,七爺一聲“快!”我把花蕊的詩塞在石沐風手里,三步並作兩步跑回我的牢房,一回頭,石沐風脂若和一桌酒菜全都不見,那張床也被掩飾得很好,七爺的牢房又恢複得和我的一樣,看來他這里是有玄妙的,萬一有重要人物出現,也不會露了破綻。

小田田過來,把我的牢門鎖上,還沒忘了說上一聲:“姑娘,冒犯了!”人想要在這個世界上有尊嚴,就要有些本事,小田田這種為虎作倀的人,在七爺面前不也跟個孫子似的。

沒一會兒,趙光義就進了來,他看了看自己在牢里負責看守的幾個走狗,皺了皺眉頭問道:“你們幾個怎麼弄成這樣?”

小田田連忙說:“王爺,小的們是不小心撞的趙光義從鼻子里哼了一聲,走到我的牢房前緊盯著我看,我也盯著他,如果眼睛里可以飛出小刀,他身上已經是千瘡百孔,如果可以噴火,他現在已經是被燒焦的爛骨。趙光義突然冷笑:“尚羽衣姑娘,牢里的滋味不錯吧?”

我笑:“承蒙王爺關照,牢里好得很,吃得好,喝的好,他們伺候得也不錯。”“看來,你在這里很享受,可惜,過了今晚,你這會跳舞的小美人兒就香消玉殞了。”

我哈哈一笑:“王爺,我好怕啊!”

一聽我說怕,趙光義眼中有了笑意,小聲說:“你要是肯從了我,今天這事兒就不是你做的。日後在王府中也會受盡恩寵,等我登上皇位,你的身份是何等尊貴!”

哈哈哈哈----趙光義色心不改啊!從了他?想得倒美!我尚羽衣是這種人嗎?我大笑:“王爺。我怕是怕,卻還沒被您的權勢嚇垮。.1-6-K小說網,電腦站.Cn更新最快.王爺要找肯依附您的女人,恐怕是找錯人了!”

“哼!”趙光義又哼了一聲,我突然覺得,他這種什麼事兒都要哼上一聲地人,鼻子里一定時時刻刻暢通無阻!只聽他咬著牙說:“好!那你就等著明天受死吧!皇上說了。殺害貴妃的人一定會被千刀萬剮!”

“千刀萬剮?”我說,“那確實很可怕,不過,那是對殺害貴妃娘娘的人而言。誰又知道,被千刀萬剮地人不是王爺您呢?”

趙光義怒斥一聲:“放肆!”面對著毫不畏懼的我,他突然又陰冷一笑,對小田田他們說:“這位姑娘明天就不在這里了,你們幾個今晚給我好好伺候著!”說完拂袖而去。

當然,小田田他們當然會好好伺候我。給他們十個膽子,他們也不敢怠慢了,那可是全家地狗命啊!

趙光義走了。石沐風和脂若從床下鑽出來,七爺說:“事不宜遲。我出去一趟。”脂若說:“小七七。我也去!七爺點點頭,對旁邊幾個牢房的犯人說:“你們在這里小心候著。”接著又對我說:“姑娘。這周圍都是我的人,只有斜對面的那個不是,不過不用怕他,那孫子不敢亂講。我去去就來!”說完帶著脂若鑽到床下,人就沒影了。

石沐風笑道:“這位七爺隨時都可以出去,卻願意在牢里呆著,真是位奇人這也叫奇人?這是怪癖還差不多。

石沐風把花蕊的詩又交給我說:“羽衣,這個還是你收著,明天殿前一定要想辦法交給皇上。”

我窩在他懷里,今天所有地委屈和酸楚在這一刻全部釋放,鼻涕眼淚又蹭了他一身,我抽泣著:“老公,我連娘娘最後一面都沒見到,只知道她是被一把刀殺死的。”石沐風讓我把花蕊的事前前後後詳細描述了一遍,他說:“你在外面聽到娘娘當時要王爺喝茶,後來又說床在那邊。如果沒猜錯的話,那茶里應該是有毒的,王爺喝了便罷,如是不喝必會繼續輕薄,那把刀應該是娘娘藏在床上,趁其不備想要一刀致命。王爺一向垂涎娘娘美色,想來也不是要置娘娘死地,應該是在撕打之中錯手誤殺了娘娘。”

他這麼一說,我就明白了,當時花蕊是從枕邊把詩拿給我的,那把刀也應該藏在那里。

石沐風想了想又說:“那個點了你穴道卻又把你藏起來的人又是誰?此人應該認識你,或是知道你,不願你卷入其中。當時外面一定都是晉王的人,不能把你送出去,只好把你藏起來,卻不想還是被發現,羽衣,後來還有什麼異常嗎?”

我搖搖頭:“我只知道那人是個女人,後來就是晉王要殺我了,還能有什麼異常?”

“那你是怎麼脫身的?”

“當時說是皇上起駕回宮了,對了!還有!晉王地側妃肚子疼,說是害喜,叫王爺不可妄動殺戮,要為腹中的孩子積點兒德!”

“側妃?是哪個側妃?”我又搖頭:“不知道。晉王當時還問,她不是跟來了嗎?”

石沐風微微一笑:“她現在是側妃了。想不到她也是會一些武功的,真是深藏不露。在一起那麼久,我和劍歌都沒看出來。她,也並非完全無情無義啊!”

我完全一頭霧水:“誰啊?”

石沐風在我額頭印下一吻:“是那個一直在你身邊,掌握我們一切行動,讓你傷心地人。”

我恍然大悟,心里又是一陣難過:“想不到,她在這個時候還會救我,那些天看她冰冰冷冷的樣子,還以為她討厭我們,原來她心里還是有些情意地。只是她也不把我藏個好地方,那花從里又濕又涼,肚子都疼了。”

石沐風一把抓住我地手腕:“什麼?又疼了?”糟了,我又引起他的緊張了,我抽回手腕說:“沒事,只疼了一小會兒,後來晉王要除掉我地時候,我就忘了,到現在也沒再發作。”

他還是拉過我的手腕,仔細看了看說:“還好,看來是涼著了,以後千萬要小心,不能再受涼。”

“知道了。”我笑嘻嘻地說,“我福大命大,一定會等到劍歌給我找來素問先生的。”

正說著,七爺和脂若回來了,他們幾個又簡單商議了一下,說什麼事關重大,直到最後一刻才可以拿出來。

商議了一會兒,小田田小心翼翼地過來說:“侯爺,再過一會兒天就亮了,侯爺還是趁現在離開吧。”

石沐風點點頭,又對我說:“不要怕,皇上未必會相信你刺殺娘娘,我一定會救你!”

我點點頭:“我知道!”

他微微一笑:“那趁著這會兒,睡一覺吧。”

“好!”我說。望著他走到門口又轉過來的身影,我招招手:“你放心吧!”

石沐風走了,我這才想起來,剛才忘了表揚他,他打人的樣子蠻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