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一四八 和絕殺七手的密謀
石沐風和脂若進來的時候,我正在和七爺喝酒吃飯,那些精致的菜肴都是剛從富貴天買回來的,小田田生怕我一個不滿意,七爺就會要他全家狗命,所以不惜到最貴的富貴天酒樓去,一看這菜色就知道花了不少錢。其實只要一提我的名字,在富貴天是可以免單的,小田田要是知道了這事兒,不知道會不會哭!

真是美味啊!我不禁想起了我編的那句廣告語“富貴天酒樓,味美不可求!”我還真挺有才的!

一見石沐風進來,我拉開牢門跑過去,撲進他懷里嗚嗚哭了起來,他緊緊地摟住我,在我耳邊不停地重複:“不哭了,不哭了!”

脂若吃驚地指著我,問道:“你,你怎麼可以從里面跑出來的?”

小田田連忙回答:“姑娘在這牢里,只要吩咐一聲,想到哪兒就到哪兒,想進哪個牢房就進哪個牢房。”

脂若半信半疑地點了點頭,伸手一指小田田:“你的臉怎麼回事?”

小田田趕忙又說:“是姑娘賞臉打的,對不住姑娘,小的皮糙肉厚,害姑娘受累了!”

脂若張大嘴巴,又問那邊幾個看守:“拿著鞭子互相抽,好玩兒嗎?”

那幾只連連點頭:“回姑娘,小的們皮癢癢,抽抽舒服!”

脂若笑嘻嘻地看著我:“剛一聽說你刺殺貴妃娘娘被關進天牢,整個紅袖坊都要炸了,我三哥急得跟什麼似的,想不到,你在這里挺舒服的啊!”

我抱住石沐風。哭得更大聲:“娘娘不是我刺殺的,不是!是晉王下的手,然後嫁禍給我地!不是我。不是我!”

石沐風抱緊了我:“我知道,羽衣。我知道!”

我伸手一指小田田他們,這幾個全都一哆嗦,我哭著說:“還有他們,都是晉王的走狗,我一進來。就想著怎麼欺負我!倒了我的飯,灑了我地水,要用鞭子抽我,還想侮辱我,要不是七哥,我現在哪里還有命在!”

石沐風看著小田田,眼光凌厲,看得小田田一抖,石沐風冷冷地說:“你過來!”

小田田哆哆嗦嗦地過來:“侯爺。.電腦小說站http://wwP.16K.CN更新最快.小的.......小地實在是.........”話音未落,石沐風一掌扇過去,小田田臉上立刻出現了透紫的掌印。然後我老公飛身又是一腳,小田田的身體像個風箏樣的飛出去。砰地撞在牆上。石沐風還要再打。被我拉住,脂若笑嘻嘻地說:“你們幾個。這鞭子抽得也太難看了,來,姑娘教教你們!”于是我耳邊傳來慘叫聲,看來剛才的鞭子確實抽得不太專業。

這時,七爺從牢里探出頭來:“小石石,小若若,你們累了吧,進來吃飯,富貴天地酒菜,不錯!”

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石沐風臉上的震驚,打死他也想不到,這輩子會被人叫成小石石!

脂若更是受不了:“你叫我什麼?”

七爺高興地說道:“小若若啊!你不是脂若姑娘嗎?”然後大聲喊:“小臭蟲,你最傾慕的司儀獅子吼脂若姑娘來了!”

牢房最里邊,有個聲音遠遠傳來:“脂若姑娘,我是你的粉條!我是香塵黨!”石沐風聽了我在獄中的經曆,連忙要拜倒,被七爺一把拉住:“小石石,這我可受不起,咱們坐下說話。”說著讓我們坐下,又殷勤地倒上酒:“富貴天的酒,好喝著呢!”

石沐風問道:“七爺可是江湖上人人聞風喪膽的絕殺七手?”

七爺嘿嘿一笑:“有眼光,不過老子只殺惡人,哈哈!”脂若說:“絕殺七手殺人不超過七招,只殺貪官汙吏,聽說被官府捉住處死了,沒想到竟是在這里逍遙自在!”

七爺說:“這些年累了,想找個地方歇歇,這不就讓這幫龜孫子抓住,好來這兒享享清福,過兩年膩了,老子再出去玩兒!”不是吧,來牢里享清福?這是什麼思維啊?我敢打賭,七爺要是來到現代,再有點兒文化,肯定會拿到很多專利!

似乎看出了我的疑問,七爺說:“處死的不是老子!這里多好,有人伺候著,又沒人追殺,要什麼有什麼,姑娘,我在外面還有生意呢,你還給做過廣告福記珠寶,我選擇,我喜歡哈哈,佩服佩服!”

我說:“那天,來開會地不是你啊。”

“那是我的手下,辦事靠得住,做生意精明。姑娘,你以後想要什麼首飾,只管去拿!”


那我怎麼好意思,我說:“七哥,以後我還幫你做廣告,讓你的生意做到全國各處去,好不好?”

七爺感動萬分:“我老七真是有福!”說著,突然一指隔壁牢房里地一人:“看什麼看!今天的事兒要敢去告密,老子要你全家狗命!”那人趕緊低下頭,蜷縮到角落,再也不敢看我們一眼。我明白了,七爺其實就是傳說中地獄霸,要誰掛掉絕對留不到第二天地那種。

脂若說:“我說呢,我們正在著急,商議著晚上劫獄,這牢頭就派人找來,跪著求我們來牢里探望,原來是小七七的命令啊!”我不行了,他們一個比一個肉麻。連小七七都出來了,天知道一會兒還會冒出什麼來!

七爺地笑有些得意:“他們這些兔崽子家住哪兒,有什麼人,老子全都知道,要是敢不聽話,哼哼!”我明白,哼哼的意思就是“要他全家狗命!”

只見七爺壓低聲音,神秘地說:“姑娘,你想不想逃出去?”

脂若興奮地問:“小七七,難道你有辦法?”

七爺指了指床,說道:“那後面有個洞,順著爬出去,就可以遠走高飛。剛才有消息說,明天皇上會親自審問,可別出什麼叉子,姑娘今晚就走吧。”

我搖了搖頭:“不行,現在走了,別人還以為我畏罪潛逃呢!又不是我做的,為什麼要走?”

脂若說:“在家的時候我跟三哥說了,把你劫出來,我扮成你留在這兒,這樣大家才放心。”

我還是搖頭:“不行,明天皇上一審,萬一漏出破綻,就更說不清了!我一定要見皇上一面,把東西交給皇上。”

石沐風小聲問我:“羽衣,什麼東西?”

我有些猶豫地看了看左右,七爺大喊一聲:“都給我背過身去,把耳朵堵上!”悉悉索索的一陣響,映入眼簾的全都是捂著耳朵的背影。

我從懷里拿出花蕊的詩,交到石沐風手上,他拿著看了一遍,壓低聲音問道:“羽衣,這詩娘娘是什麼時候給你的?”

“在晉王來之前。”

“看來,娘娘什麼都料到了。這是一首藏頭詩,把四句詩的第一個字和第二個字分別連起來,意思就是寵恩隆厚,光義殺我。”

我仔細一看那四句詩:

寵光無限妾深知,

恩義如天忍笑癡。

隆殺貴賤從遠來,

厚我惟余一首詩。

還真是這個意思。我忍不住又落淚,娘娘啊,你早就知道自己難逃一劫嗎?你早就將生死置之度外了嗎?

石沐風擁住我,抬手幫我擦擦眼淚:“不哭,皇上看了這詩,自然會明白的。”

脂若說:“可是晉王一定不會輕易放過三嫂的!”石沐風面色一沉:“我自會想辦法!”七爺笑著沖他勾勾手指:“小石石,你過來,我有個法子,你看行不行?”石沐風附耳過去。兩個人密謀了一會兒,笑容又浮現在石沐風臉上。

七爺又說:“小石石,這事兒不能你去,萬一被查出來,羽衣姑娘嫁誰去?這事兒包在我身上了!”

正說著,小田田跑過來:“七爺,姑娘,侯爺,不好了,晉王爺馬上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