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一四四 花蕊的一首詩
回到了汴京的這段日子,和以前也沒有什麼太多的變化。劍歌來過一次,說是還沒有找到素問先生。他看了我手腕上的印痕,和石沐風一樣皺著眉頭,又告訴我不要害怕,他就是走到天涯海角也要把素問先生找到。

劍歌來,脂若倒是很高興,不過見了他冷冰冰的樣子,也有些生氣,不滿地說:“什麼了不起的臭劍客,人家因為他留在汴京,保護他的妹子,他倒好,像是我欠了他的。”于是也不理劍歌,兩個人一見面,就像兩座大冰山杵在兩邊,不然就一個冷嘲熱諷,一個一言不發,我是一點兒辦法也沒有。等劍歌走了,脂若就跑到湖邊扔石子,還好還好,她總算不像小顏摔瓷器,要不然我得有多少才夠她摔的!

摔東西這種事一定很爽,哪天我也試試,不過我這種人只舍得摔摔枕頭什麼的。

最近,花蕊好幾次找我進宮陪她聊天聽琴,人寂寞的時候,總是想找到些安慰,而我和她一樣,都見證了故國的滅亡,所以在我的面前,花蕊在人前不肯表露的情緒可以宣泄,同是天涯淪落人啊!

聽說,趙匡胤最近去看望了三弟光美,據說是相談甚歡。皇上親自去看望臣子,這可不是什麼小事兒,于是許多人暗自分析,應該是皇上對洛陽的事情耿耿于懷,意欲培養新的勢力來制衡晉王。一時間,朝廷里猜測不斷,很多大臣都在重新衡量自己的歸屬,到底是跟著晉王。還是和趙光美交好。

這一天,聽說皇上下了早朝又去趙光美那里了,然後有宮里的人來接我。說是貴妃娘娘想見我,于是我簡單交代了一下就上了馬車。其實。紅袖坊地事兒也沒什麼可交代的,大事兒石沐風去辦,小事兒現在基本沒有,姑娘們閑著的時候顧不上掐架,都去跟從若學下棋了。.wap,16K.Cn更新最快.但是我好歹是皇家歌舞團團長,沒什麼交代地也一定要找出事兒來交代!到了花蕊的寢宮,金色獸頭地銅香爐里正燃著瑞腦香料,花蕊一身紗衣,肌膚勝雪。她在紗帳旁邊,斜倚在玉枕上,旁邊放了一個小幾,幾上一個茶盞,茶湯里飄著茉莉花。我笑著說:“娘娘今天很有雅興嘛。”

花蕊笑道:“這還不都是你想出的法子,茶里添上茉莉香,真是別有一番味道!現在王公大臣都說此舉甚為風雅。都爭相效仿呢!”

嘿嘿,什麼時候。我也成了風雅的人了?

花蕊屏退了左右。正色說道:“羽衣,最近我總是有種不詳的預感。因此今日把你找來,是有事情要你幫忙。”

我一聽忙慷慨激昂地表態:“娘娘,有什麼事情您盡管吩咐,羽衣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花蕊歎了口氣,說道:“羽衣,有一件事情實在是無顏講出。就是關于晉王爺,自從我進了宮,但凡單獨遇上,他必會出言調笑,但總還忌憚皇上,不會太過放肆。可這次前往洛陽,晉王竟然在行宮就出手調戲,有恃無恐...........唉!”

我都親眼見到了,當然知道晉王有多囂張,今天花蕊能跟我說這些不容易,這是把我當成心腹了!我說:“娘娘不必理他,現在咱們回宮了,量他也也不敢輕舉妄動!”

花蕊眉頭輕蹙,悠悠說道:“話雖這樣講,可上一次皇上去看望光美,他又來過一次,對我極盡輕薄,我以死相逼,他這才作罷。晉王能隨意進出後宮而無人向皇上提及,想必是在宮里早就換好了一批他的人。長此以往,恐怕還會再生事端!”

TNND,晉王已經無恥到這種地步,我一拍桌子:“娘娘,下一次一定要他丟更大地臉,肯定不只是繡花鞋這麼簡單!”說完,心里大叫不好,一不小心給說露了!

花蕊見了我的傻樣,笑著戳一下我的額頭:“就知道是你們做的,陛下也猜到了。”

我還是有些不安:“那皇上怎麼說?”

花蕊說:“陛下說,小小懲戒,無傷大雅。”嘿嘿,其實趙匡胤心里應該很痛快才對。我一想到這一層,馬上問花蕊:“娘娘,晉王無禮的事兒,咱們為什麼不去告訴皇上?有皇上撐腰,量他也不敢胡作非為!”

花蕊搖搖頭:“陛下祭祖之後,對晉王所為極其不滿,已經意在削弱晉王的勢力。我若說出此事,陛下定然更加氣惱,我也不想再讓陛下煩心了!”

我一聽急了:“娘娘,您不說,皇上怎麼給您出頭啊?”

花蕊淡然一笑:“羽衣,我夫君慘死,是誰下的毒,我又怎會不知?花蕊在宮里苟且偷生,一是感念聖恩,一是勢報此仇!之所以一直不告訴皇上,是已經想好了,他若是敢再來侵犯于我,花蕊定與他同歸于盡!”

“娘娘,萬萬不可!”

花蕊拉起我的手:“羽衣,今日我說的這些話,你跟誰都不要講,我不能累你丟了性命。在宮里,我雖是貴妃,卻沒有什麼值得信任地人,這里有一首詩,你以後幫我交給聖上吧!”

說著從枕邊拿出一張紙,上面寫了一首七言:“寵光無限妾深知,恩義如天忍笑癡。隆殺貴賤從遠來,厚我惟余一首詩。”

我看來看去,也看不出什麼意思,想了半天才問:“娘娘,這不都是對皇上感恩的句子嗎?現在就交給陛下,他一定很高興。”

花蕊搖了搖頭,說道:“現在不必,日後你交給聖上,他一看便知。”我拿著詩又看了一遍,怎麼也看不出個門道,只好放進懷里,花蕊讓我怎麼做,我聽話就是了。她要報仇,我也阻止不了,等一會兒回去和我老公商量一下,倒底應該怎麼辦,他幫我分析過我才有底。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有人報:“晉王到!”

花蕊微微一笑:“這麼快就來了!”然後對我說:“羽衣,你快從後面離開,我給你的東西要收好了,千萬不要落在別人手里。若是我有不測,一定要到陛下手上!”

我一聽這話,更不走了,晉王前來還能有什麼好事?花蕊如果鐵了心要給前任老公報仇,我怎麼能坐視不管?要我先走一步?做這麼不講義氣地事兒怎麼可能是我尚羽衣的風格!

“娘娘,我不走。我在這里晉王也不會太造次!”

花蕊急了,把我推到後門:“聽話!快走!你若是留在這里,他只怕對你更加記恨!”

我還要堅持,花蕊一把推我出去:“我地話你也不聽了嗎?”說著“砰”地關上了門。里面,趙光義地聲音響起:“娘娘,近幾日不見,別來無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