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一四零 晉王的試探
見眾人的目光都停留在腳上,趙光義低頭一看,氣得甩掉鞋子怒道:“這是怎麼回事?”旁邊的人趕緊遞過來一雙鞋。

有人回答說:“王爺,剛才走水了,現在火已撲滅。”

“王爺!”只見空中掠過一道黑影,身姿如鷂鷹一般矯健,那人落到地面拜倒:“王爺,屬下來遲,事情都辦好了。”

趙光義點點頭:“赤烈,還是你讓我放心。剛剛這走水惹人生疑,明天你去查查,是不是有人圖謀不軌。”

那跪在地上的赤烈抬起頭,突然伸手指向我們這里:“王爺,不用明天,人就在那里!”說著就一躍而起向我們撲來。

石沐風說:“糟了,快走!”

這時,在一旁突然有個黑影掠過,那身影“嗖”地淹沒在黑夜之中,赤烈一揮手“追!”一干人等飛身追了上去!

只聽脂若在我們身後小聲說:“還不快走!”石沐風抱起我,帶著小顏,飛速地回到住處。

我們回到我房里,小顏笑道:“皇叔穿上那雙鞋子,還真是有趣。”

我問:“脂若,你怎麼弄的?”

脂若說:“還不都是三哥的主意。我進了房,把晉王的鞋踢到床底下,繡花鞋擺在床邊,一喊走水,他哪兒顧得上看鞋?”

小顏笑著點頭:“這計謀好,皇叔平日里專橫跋扈。這下可沒了顏面。”

石沐風一副巨汗的表情:“呃,這稱不上什麼計謀,實在是...........我接口道:“實在是很給我出氣啊!”

大伙哈哈笑了一會兒。脂若說:“奇怪,是什麼人引走了赤烈?那個赤烈可是高手。他若是早回來一步,我們可就沒那麼容易得手了!”

我們正點著頭,只聽門“砰”地一聲響,一個黑衣人撞開門沖了進來。我驚得站起,石沐風搶過來把我護在身後。那人捂著手臂,抬起頭來,我們大驚:“二哥!”

保吉哥哥把門關上,說道:“沐風,金創藥!”

石沐風趕緊遞過去,保吉哥哥掀開袖子,只見手臂上一道傷痕,雖不是很深,但血已經流了好多。.16K小說網電腦站6K.CN更新最快.小顏拿過藥,手忙腳亂地給保吉塗在傷口上,保吉哥哥說:“你們真是胡鬧。要不是我跟在遠處,今天還不知道出什麼事呢!”

石沐風說:“二哥。是我們太大意。累你受傷了。”

保吉哥哥說:“這點兒小傷倒是沒事,只怕王爺惱火。免不了又是一番追查。”

小顏說:“哼!保吉哥哥,咱們不怕,他還能把我怎麼樣?!”

突然,那幾個會武功的人對視了幾眼,石沐風說:“快,都回房!”

只見眼前一花,那幾個都沒了影兒,我一把拉住石沐風:“你,你也要走啊?”

他回頭看看我,笑著說:“好,我留下,不過若是有人沖進來,豈不正好捉奸在床?”

“什麼捉奸在床?頂多是個捉奸在房!”

正說著,外面傳來紛亂嘈雜的腳步聲,有人大聲喊:“公主殿下,今夜有人行刺晉王,刺客剛才跑到公主這里,殿下可曾發現可疑之人?”

只聽小顏在房里怒氣沖沖地說:“放肆!誰叫你們打擾本公主的清夢?”

“公主殿下,還是查一下地好,我們也好回去交差。”

話音未落,就聽得小顏的房門“砰”地打開,然後院子里是一陣“叮叮咣咣”,“稀里嘩啦”的巨響,我打開門縫往外瞧,立刻開始心疼,那可都是古董啊,值錢著呢!小顏怎麼就愛摔東西,難道她在摔地過程中能夠找到快樂?

眾人嚇得全都跪下:“殿下息怒!”

小顏厲聲說:“還不快滾!”一群人嚇得呼啦啦退下了。小顏這火爆脾氣,還挺能唬人的!

第二天一早,我們一行人正准備上車,遠遠看見皇上身邊地李公公走過來:“公主殿下,皇上要您和駙馬爺他們過去。”

昨晚的事兒,看來趙匡胤知道了,這次叫我們過去,是關心我們的安全,還是懷疑我們呢?脂若一聽,也要跟著,我小聲對她說:“盈袖還不知道這事兒,你帶著她老老實實在車上呆著,有你公主二嫂撐腰,還怕什麼?”

然後,我和石沐風跟著保吉哥哥和小顏候在皇上的車輦前,過了一會兒,趙匡胤和趙光義等人走了過來,花蕊遠遠跟著,臉上沒有什麼表情。趙匡胤問:“顏兒,聽說昨夜有刺客跑到你們那里,你們可曾發現什麼異常?”

小顏撲過去,抓著趙匡胤手臂:“父皇,我們不是都好好的,能有什麼異常?倒是皇叔地人,攪得人家睡不好覺。”

趙光義一聲冷哼:“顏兒,你昨夜和駙馬都在房里?”

“是啊,不在房里還會在哪兒?

“你們在房里做什麼?”

小顏突然嬌羞了一下:“皇叔,瞧您,我們兩個新婚燕爾的,晚上在房里,還能做什麼?”臉皮真厚,要說這演戲的能力,估計誰也比不上小顏!

趙光義的眼睛又掃到我和石沐風這里:“那麼,尚羽衣姑娘和石家小侯爺又在做什麼?”

石沐風說:“回王爺,我們當時都各自呆在房中。”

趙光義的探究眼神在石沐風臉上停留了一瞬,說道:“是麼?久聞小侯爺琴技非凡,一直未曾領教,今日可否為皇上奏上一曲?”說著,不等石沐風回答,就回頭吩咐:“來人!”立刻有人抱上來一張琴,看來是早就准備好了。這大清早的彈什麼琴?分明是試探。石沐風笑笑,說道:“王爺有如此雅興,微臣就為聖上和娘娘奏上一曲!”說完坐下,纖長的十指輕挑慢撚,彈了一曲《鳳求凰》。

一曲奏罷,趙匡胤大笑:“果然不錯!晉王一大早就讓朕聆聽琴聲,莫非,是別有深意?”

趙光義說:“聖上,臣倒是沒什麼深意,只是見今日豔陽高照,出發前先聞樂聲,定當神清氣爽!”切!我看是試探我老公手臂有沒有問題吧?

花蕊在一旁說:“官家,晉王雖是好意,此曲也猶如仙樂,但此時眾人等候出發,未免不妥!”

趙匡胤點點頭:“晉王,今後要聽琴,還是找一個適當的時機才是!”

趙光義面色驟冷,又暗自握拳,聲音里有明顯的恨意:“是!微臣造次了!”

說完,他轉身瞧了身後地赤烈一眼,只見赤烈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保吉哥哥。趙光義面上冷笑,突然走到保吉哥哥面前,“啪”地伸手捉住保吉哥哥的手臂,臉上地笑意卻是極盡溫和:“駙馬,天平候近來可好?”

我的心跳得厲害,晉王果然不是吃素地,這手正握在保吉地傷口上,看來,他是一直都在懷疑我們的。只見保吉哥哥額角沁出微汗,面上不動聲色地說:“多謝王爺掛念,父親近日好得很。”

趙光義哈哈大笑:“那,你們可要快些給他添個孫子才是!”

小顏走過去,伸手拉過保吉地手臂,笑道:“皇叔,那你晚上可別總派人打攪啦。”說著拉著保吉就走。趙光義陰鹜的眼神一直緊緊盯著,像是要不放過一丁點兒破綻。

這時,只聽趙匡胤在一旁冷冷說道:“晉王,今後無論是穿鞋還是找女人,都好好給朕看清楚些!!”

趙光義面上一暗,眼睛微微縮緊,隨即拱手說道:“微臣遵旨!”

好不容易可以出發了,小顏說,保吉哥哥剛包紮好的傷口又滲出了血,TNND,這趙光義究竟使了多大力氣?

我們上了馬車坐好,只見盈袖湊過來,神神秘秘地說:“姐姐,剛才聽璿兒說,昨晚發生了大事!”

我故意問道:“什麼大事?”

“晉王昨夜遇刺了,這倒沒什麼,刺客又沒得手。現在大家都在議論,為什麼晉王昨夜從房里出來的時候,腳上是一雙繡花鞋?是王爺私藏了個大腳女人?還是晉王有穿女鞋的嗜好?姐姐,我在想,這鞋不會是粉色的吧?難道是你戲弄姐夫的那雙,它自己跑到晉王房里的?”

我嘻嘻一笑,對著她的耳朵小聲說:“你這個小鬼頭!”

脂若敲了一下璿兒的頭:“你這丫頭,我剛剛下車看看,你就聽了這消息,莫非你是順風耳?”璿兒一撅嘴:“這事兒還用得著順風耳嗎?現在哪個不曉得晉王爺喜歡女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