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一三三 夜半鬼敲門
于是,在這個月朗星稀的夜晚,石沐風做了一番詳細部署,我不甘心聽他們回來給我轉述,硬是要跟著,石沐風只好給我也弄了一套和大家一樣的衣服,然後給我個特別的哨子,叮囑我不要隨便亂吹,因為會嚇到自己。

一切准備停當,除了我和我老公,參與本次行動的還有四清護衛和搗蛋脂若,我們不坐車也不騎馬,一路飛簷走壁就到了西夏皇子的居所外。當然,他們都能飛,我是掛在石沐風脖子上坐人體直升機去的。

一行人伏在房簷上,石沐風囑咐大家小心,不要發出聲音。切!其實都是說給我聽的,他們每一個都是此中高手,怎麼會不知道這些?院子里有人在來回巡邏,石沐風低聲吩咐了幾聲,那四個清飛身下去,只一會兒功夫就全點倒藏好了,你說說,這不明擺著仗著武功高強欺負人嗎?

我見隨從們辦好了事兒,忙不迭地蹲下掀瓦,石沐風拉住我問:“干什麼?”我說:“按照程序,不是該掀瓦偷窺了嗎?”石沐風笑道:“學得倒還快,那小心些,別弄出聲音。”

我小心掀開一塊,七個腦袋立刻往一起湊,我和脂若的頭“砰”地撞在一起,我馬上就要出口的大叫被身邊那個人的手及時堵了回去,脂若齜著牙惱怒地看著我,臉上已經很鄙夷地寫好兩個字:“笨

只見屋內燭光閃動,西夏皇子在屋里踱著方步,一邊還喃喃自語:“天多高,路多長,心有多大;千江水。千江月,何處是家?好句子!這樣的句子再加上那麼美的人,真是妙哉!”

我得意地看看石沐風。嘿嘿,小侯爺同志。你應該知道的,我這個人魅力大大的,你要是膽敢對我有一點兒不好,哼哼

石沐風笑著拉近我,貼著我地耳朵小聲說:“這樣好的句子加上這麼美的人。.1-6-K小說網,手機站wap,16k.Cn更新最快.真是妙哉。”那氣流輕輕吹在我耳邊,癢得我一縮脖子,真是地,當著這麼多人調戲我,也不收斂一點兒。他正要順勢親個額角什麼的,脂若一記白眼飛過來:“要親熱回家再說。”

石沐風一聽這話,非常干脆地拉近我,在我臉頰上一吻,然後問道:“回家你就讓我們親熱了嗎?”

脂若瞪了他一眼。不知拾起了什麼,“啪”地向屋里一丟,那西夏皇子立刻倒在地上。他們一個個點穴怎麼都跟吃飯那麼簡單?

大家一起“飄”到屋里。關緊了門,石沐風把我塞到屋角。他們幾個迅速開始裝扮。立刻屋里變得漆黑,然後又不知怎地弄起兩團綠火。再一看他們身上穿的衣服,我雖然知道是假的也嚇了個半死,石沐風輕輕喚我一聲:“羽衣,哨子呢?你吹吹看。”

我掏出那個哨子,放在嘴邊一吹,只聽陰風四起,鬼氣森森,嚇得我一哆嗦,哨子丟出去好遠。石沐風走過來,拍拍我的頭:“說了不想帶你來的,怕了?”我點點頭,一抬頭看他地行頭,又是一個寒戰,清心在一旁說:“侯爺,您陪著姑娘吧,一會兒可別真把她嚇到了。”脂若笑嘻嘻地過來,她那樣子本來就恐怖,還故意伸了伸舌頭,我脆弱的心靈立刻又緊緊抽搐了一下,我以為自己不會害怕的,誰知道他們弄得這麼逼真,這不是來嚇唬人,這是來要命啊!

我看看石沐風,此時已經認定他是恐怖組織的頭領,他搖搖頭,脫下那身驚悚服裝,對脂若說:“你們弄吧。”說著抱著我縮進剛才的角落,對外面說道:“你們要快些,別拖得時間太長。”

有他在身邊,我心里踏實多了,笑我膽小?這場景誰見了能不怕?

窗戶上都擋了東西,透不進一定點兒月色,屋里一片黑暗,我不禁又往石沐風懷里靠了靠,只聽屋子里開始有聲音,西夏皇子說:“人呢?掌燈!”

可是,靜靜的,什麼回應都沒有,西夏皇子有些慌了:“來人呐!”還是沒有聲音。

這時,石沐風抬手堵住我的一只耳朵,又把我的頭摁在他胸口,雖然如此,隨著他胸膛的起伏,我還是聽見了那哨聲,陰森恐怖,像是正在追魂地鬼手,又像是倩女幽魂的歎息.........

西夏皇子跌坐在地上,大聲喊:“來人呐----”


與此同時,那兩點綠火苗飄著出現,然後判官和小鬼從房頂飄下。

不見五指的黑夜,若隱若現地鬼聲,飄忽的鬼火,再加上從天而降地大鬼小鬼,西夏皇子再也禁不住這種刺激,“啊----”地一聲昏了過去!

我以為只有我會昏倒,原來男人昏倒時比我還快。我剛才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氣瞄上一眼,結果主演大牌自己NG,脂若上前踢了那皇子一腳:“真沒用!”然後用手掐了掐西夏皇子的人中,他“啊”了一聲,悠悠轉醒。

脂若他們趕緊裝腔作勢地站好,那皇子顫抖著問:“你們.......你們是什麼人?這是哪里?”

脂若一身寬大的判官衣服,摸著胡子故作威嚴地說:“還用問嗎?這里當然是陰間!”“我.........我怎麼來了這里?”

脂若上前一把將西夏皇子揪起,她身體亂晃,獰笑著問:“當然是我帶你來的!我是誰你都不知道嗎?哈哈哈哈----”汗!本來是恐怖片,到了脂若這里,怎麼看怎麼像無厘頭喜劇。

“莫非,您是陸判大人?”

脂若收斂了怪笑,厲聲道:“正是!”

西夏皇子連連叩頭:“大人饒過我,讓我回去,我還沒有當上皇帝,還沒有賞完人間美景,沒有盡孝道,陸判大人請放我回去!”

“哼!”脂若問道,“是還沒閱盡人間的絕色吧?”“不.........不是!”

“不是?”脂若壓得低沉的嗓音聽著很不舒服,“你不說實話!本來你陽數未盡,還可以活好多年,可是你居然想帶走大宋的舞姬?這就麻煩了。”

西夏皇子撲過去抱住脂若的腿:“陸判大人,既是還有陽數,又為何把我捉來?難道真和那個舞姬有關?”

脂若不耐煩地踢開他,說道:“那舞姬是掃把星,是滅國之人。她身在金陵,金陵城破,你既是想沾上她,那西夏國和你自己都氣數盡了。”

TNND,這是誰設計的台詞,這不是詆毀我嗎?我瞪著石沐風,他小聲說:“不是我,我原來要說你是仙女的。”脂若!你太過份了!

西夏皇子一聽,涕淚皆流:“陸判大人,那舞姬我不要了,求您千萬救我一命,我不是應該還有陽數嗎?我離她遠遠的,我馬上就去找皇帝陛下說清楚。”

脂若歎了口氣:“唉!這事不好辦呐,你都到了這里了,我怎麼能送你回去?再說,你都和皇上提出來了,自己說過的話又怎麼好收回?西夏皇子嚎啕大哭:“我去和皇帝陛下說,那舞姬世間少有,想帶走實是不該,請求皇上原諒。皇上本來也沒應允,應該是不要緊的。”

脂若歎了口氣:“這個舞姬多虧是呆在汴京,這里王者之氣能把她壓住,不然,她在哪里,哪里就亡國啊。”這,這不是損我嗎?從此以後,我在西夏皇子眼中就變成了掃把星,我那光輝偉大清純靚麗的形象全都被脂若給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