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一三二 溯洄從之,道阻且長
有筒子提出建議,說選舞姬那一段看得不夠過癮,舞月熬夜增補了兩章,都貼在第一百二十六章後面,總算決出了名次。嘿嘿,那些是不計稿酬的了,不過沒關系,大家看著開心就好。都去看看吧,不然這一章有些情節就顯得突然了。

一覺醒來,天已大亮,身邊的脂若早已經不見了蹤影,我梳洗完畢,走出門去,見紅袖坊的練功場熱鬧非凡,姑娘們起得好早,練功的練功,彈琴的彈琴,下棋的下棋,插花的插花,都在忙著呢!真好,又恢複了紅袖坊原來的樣子,她們朝氣蓬勃,我就意氣風發!

我一路走一路看,姑娘們都和我打招呼,經過了昨晚的演出,她們對我更加心悅誠服,我也忙著沖她們點頭,嗯,現在我一定很有領導風范。

我正忙著視察,迎面走來石沐風和從若,只見石沐風似笑非笑地看著我,唉!心照不宣,一定是想到了昨晚的事兒,這脂若,看著蠻灑脫的,骨子里封建得要命,說她什麼好呢?

從若此時已不做官,身上的衣服也不及做王爺時那般華美,卻更有一番俊逸的風采,他從懷里掏出一張浣花箋,說道:“羽衣,侯爺,這是兄長命我送來的。”

李煜?我接過來一看,只見上面寫了一闋《相見歡》

“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

胭脂淚,相留醉,幾時重?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

李煜一定是看了昨晚夢回江南的詩畫聯袂有感而發吧!特地讓從若送來這句子。.wap,16K.Cn更新最快.是要告訴我他懂了那舞蹈的意思?其實,那都是石沐風做的。

我指指石沐風說:“從若,昨晚那江南的舞蹈中地詩與畫。都是侯爺安排的,我一直都不知道。”

從若沖著石沐風一揖:“謝過小侯爺!”石沐風連忙攔住:“這是做什麼?沐風也是半個金陵人。這些,都是應該的。”我們走到了涼亭之中,看著石桌上地棋盤,我不禁感慨:“從若,那天你當眾博弈。贏得不少姑娘的芳心啊!”偷瞧了一眼石沐風,“也不知道咱們這位小侯爺棋力如何,能否和你一比?”

石沐風哈哈一笑:“我就算了吧,彈彈琴還可以,和從若博弈,必輸無疑!”哼!算他有自知之明。他想了想,又說道:“這紅袖坊之中,也只有紫吟姑娘尚能與從若抗衡了。”

我一聽來了興致:“從若,反正你閑居在家。不如你以後常來,也好指點姑娘們下棋,你說好不好?”

從若微微一笑。還是那麼溫柔地說:“好啊!”

到了下午,石沐風被趙匡胤召進宮。也不知道是什麼事。嘿嘿,是不是要帶回更多賞賜呢?那我這陣子可沒白忙活!

無聊地呆了一會兒。心里一陣煩躁。真是地,還說什麼一日不見如隔三秋,這一會兒不見就惦記得要命!難道這就是熱戀嗎?

璿兒這邊給我弄好了茶,然後到我身後給我揉著肩膀,邊忙活邊說:“小姐,夫人都想你了,整天念叨著你,吃得好不好,睡得香不香,什麼時候嫁人。小姐,你今年都十九了,倒是快些成婚啊。”

嗯,十九了,再不嫁人就要被人笑話了,可是這位趙匡胤先生啥時候准我嫁人啊?

正郁悶著,只聽一聲“姐姐!”,一抬頭,我的小盈袖來了。

她氣喘籲籲地跑到我面前:“姐姐,不好了,我娘大中午的進宮去了。”我拉她坐下:“慢慢說,你娘進宮去怎麼了?”

“我娘,我娘是進宮找皇後娘娘,替我哥哥求親的!”

我奇怪地問:“那不是很好嗎?”

盈袖喘勻了氣,說道:“哥哥昨晚見了你,回家就去磨我娘,要納你為妾,我娘說你是皇上從金陵宣來的,這事兒還得跟皇上說,這不就先去找皇後娘娘了。”

我地天!怎麼每一次跳舞都會出事兒!這是什麼世道?還讓不讓人消停了?最可氣的是只和潘豹打了個照面,連他人還沒看清呢,他怎麼就好意思打我的主意?而且還是給他做小妾,真讓我氣惱!趙匡胤不會同意吧,當初我家公主二嫂和將軍公公去求他都不准,他要是答應了潘夫人的請求,那可太不夠意思了。

盈袖又說:“你剛到汴京,哥哥就在大殿上見過你,選舞姬的時候也時常到場,想必是早就看上了你,姐姐,這可怎生是好?”

本來心里就煩,現在是煩上加煩,石沐風中午被皇上找去,莫非就是這事兒?究竟會是個什麼結果呢?

快晚上的時候,石沐風回來了,看見我和盈袖在一起,笑著問道:“你都知道了?”

我白他一眼:“你還笑得出來?現在該怎麼辦啊?”

他嘴角上揚,笑得煞是好看:“我老婆總是被這麼多人盯著,真是件麻煩事兒!到我這里,真是溯洄從之,道阻且長”

少給我掉書包!我揪住他的衣領,盯著他的眼睛:“你什麼意思?給我說清楚些!”

石沐風說:“今天潘夫人去找皇後娘娘,而西夏皇子去求皇上,都是去要你的。”我癱在椅子上,哀歎一聲:“我還真有魅力呀!”接著又跳起來:“那皇上怎麼說?”

“皇上開始地時候什麼都沒說,只告訴我還都沒應允。後來跟我說,最好他們自己能撤銷這請求。”

我緊盯著他,把他眼里閃動的狡猾全都看在眼里,他這腹黑樣子,我實在是太了解了。我笑嘻嘻地坐下:“說吧,你究竟想出了什麼詭計?”

石沐風哈哈一笑,沖旁邊說了一聲:“出來吧,都偷聽半天了,該你出力了。”

一道紅影從樹後閃出來,脂若扁了扁嘴:“怎麼了?偷聽不行啊?難不成你還在怨我昨夜攪了你們的好事?”

石沐風笑著說:“那就給你一個補過地機會,今天這事,還要麻煩你和盈袖姑娘走一趟。脂若不服氣地說:“什麼補過?我根本就沒有什麼過,下次讓我碰上,我還是一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