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一三一 我願守土複開疆
來晚了,萬惡的停電!

趙匡胤這樣一說,別人都不敢再有微詞,我走上前來盈盈跪拜:“皇上,還有最後一舞,馬上為皇上和各位大人奉上!”

“好!”

我迅速回到後面換好衣服,台上已是鼓聲震天,身著銀色鎧甲的姑娘們頭發束起,手持長戟,雄姿英發,雖不是男子,卻有著和男子一樣的豪邁氣概!其實我心里一直後悔,只想著怕違背封建禮教遭人唾罵,早知道就更大膽一些,選些男舞者該有多好。

只見台上陣列整齊,硝煙彌漫,旌旗招展,氣勢雄渾!接著,隊列分開,我手持長劍,隨歌舞出,這一次用盡了全身的氣力,長劍一抖,虎虎生威。

“狼煙起,江山北望,龍飛卷馬長嘶劍氣如霜,心似黃河水茫茫,二十年縱橫間誰能相抗?恨欲狂,長刀所向,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鄉,何惜百死報家國,忍歎惜更無語血淚滿眶!我願守土複開疆,堂堂中華要讓四方-------------來賀--------!”

這一支,是專門為趙匡胤准備的,只有這樣威震四方的君王,才當得起這豪邁的歌頌!

“好!好!!好!!!”連著三聲好,趙匡胤從座椅上站起,眼睛竟有些濕潤,“好一個紅袖坊,好一個尚羽衣!數十個女子竟能舞出如此氣魄!看我巍巍華夏,雄霸一方,統一四海,指日可待!”趙匡胤“啪”地伸手指向那些使臣。厲聲說道:“爾等年年朝拜供奉,可有不服?”

那些使臣嚇得全部拜倒:“不敢!”

趙匡胤朗聲大笑:“看我天國神威,國盛民強。今日與君共把盞,他日守土複開疆!來!今日朕高興。.電腦小說站http://wwP.16K.CN更新最快.與眾位愛卿把酒暢飲,不醉不歸!”

今天這一場演出總算圓滿結束,到後面換好衣服出來,看見石沐風領著一個俊秀的小公子在等著我,一看見我。那小公子撲過來就抱住了我,男人這麼抱我,石沐風那小氣鬼居然不管?

仔細一看,我被逗笑了:“盈袖,你還真是愛扮男裝,把我嚇了一跳。”

盈袖美滋滋地拉著我:“爹爹去了北漢出征,我知道你今日在大殿跳舞,求哥哥帶我來的,所以扮了男裝。姐姐。你今天太美了,怪不得皇上千里迢迢召你來,這舞蹈真是美不勝收!”我捏了一下她的鼻子:“喜歡以後教你!”

盈袖小聲在我耳邊說:“這就是未來的姐夫啊。真是英俊灑脫,風流倜儻!剛才在大殿上據理力爭。智駁群臣。好生讓人敬佩。姐姐好福氣,怪不得那一路上日日相思。原來想著地是這樣一個人物!”

我嘿嘿一笑,小聲問她:“比起你的朗朗如何?”盈袖氣得捶我一拳,眼里冒上一層霧氣:“爹爹去攻打北漢,他又沒個消息,這叫我.......”

見她就要哭出來,我拍拍她的肩膀:“沒事,吉人自有天相,你爹爹和朗朗都會沒事地。”

盈袖點點頭,這時,一個男子過來喊她:“盈袖,該回去了!”說完,眼睛在我臉上轉了幾轉,然後才轉身出去。盈袖應了一聲,對我說:“哥哥喊我了,過些天我去紅袖坊找你玩

“你哥哥?叫什麼?”

盈袖奇怪的看看我:“姐姐真是好奇,我哥哥叫潘豹!”

潘豹?!那個,真是有名啊!

回到紅袖坊,我已經渾身沒了力氣,泡在木桶里,竟不知不覺睡著了。朦朧之中覺得有人在搖我,石沐風地聲音在耳邊響起:“羽衣,醒醒,可不能在這兒睡。”

我猛地睜開眼睛,怒道:“什麼時候進來的?”

他輕聲笑笑,說道:“早知道你這麼生氣,我還不如直接抱你出來的好!用不用我幫你穿衣?”


我啪地一拍,水花濺了他一臉,他笑著丟過來衣物:“快些穿上,別著涼了。”

“你不出去我怎麼穿?”

他歎了口氣:“今夜月色撩人,是很適合洞房的。”

我咬牙:“虧盈袖還誇你風流倜儻,你倒是真風流啊!”

他笑著背過身去,說道:“還有力氣生氣,看來還是沒累到你。”

這家伙,大概是不打算出去了,我內心掙紮了一番:他這人行事總是不合常理,但是對我還算守禮,應該不會轉過來吧。我爬出木桶,飛速擦干身體,用最快的速度往身上套衣服,剛套了一半,這家伙突然轉身,風一樣沖過來把我卷到床上。

我結結巴巴地問:“你,你,你要干什麼?”

他壞笑:“我剛才不是說了,今夜月色撩人,適合洞房嗎?”

我騰地紅了臉,一點兒准備都沒有,太突然了!“不,不要啦。”

他俯下頭來看我,烏黑地雙眸猶如黑夜皓月,他低低地說:“想你!”

“天天都見,還想什麼?”我的聲音弱弱的。

他霸道地說:“就是想!想要你!”

我突然生氣了:“那你說說,我進宮前一晚,你怎麼那麼老實?”

他笑出聲:“怎麼,那天怪我了?”

我翻他一眼,不做聲。石沐風輕歎一口氣說:“羽衣,宮中凶險,又有許多規矩,萬一出了什麼事情,你可就沒命了。”

我哼了一聲,還是不理他,他笑著說:“那,今天來補償你如何?”

我推推,推不動。他的手指穿過我的發隙,頭慢慢靠近,唇纏綿輕柔地吻住了我,舌肆意地侵入,我的柔情頃刻間釋放出來,心里漲得滿滿的,于是投入地回應著,我,也想他!

這樣的夜晚,確實適合發生點兒什麼。

當我們准備把身心都交付對方的時候,脂若地聲音炸雷般在門口響起:“羽衣姑娘夜里害怕,咱們說好了的,一個陪著她,一個摟著她,小侯爺真講信用,居然這麼早就來了!”

脂若!是不是小顏給你錢了,讓你專門破壞我的好事!

我睜大眼睛瞧著屋頂,脂若在我旁邊笑笑:“生我氣啦?”見我不理她,她嘻嘻一笑,又說:“我這都是為了你好,姑娘家要守婦道,哪有沒拜堂就洞房地?以後我就天天看著你,好歹你也是那臭劍客的妹子,我可不能眼看著你做出什麼丑事!再說,這紅袖坊雖是你地,可這里人多眼雜,你總不能讓姑娘們看熱鬧不是?”

我暈!原來這脂若,才真是封建思想教育出來地人才!不是小顏買通她,是她自願替我大哥看著我。有她在,我和石沐風是別想在婚前有不軌行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