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一二七 破繭才會成蝶
隨著賽程的推進,粉條們之間也開始競爭,為了幾個好位置,白碧珠和秦輕羅的粉差一點兒打起來,這狂熱程度絕對不輸于一千年以後。從這件事上我懂得了一個真理,蘿蔔白菜各有所愛啊!(舞月:咱不知道這算什麼真理!)

盡管有人想給我送禮走後門,盡管晉王想搞點兒黑幕,盡管真的有財團刷票,這舞蹈大賽總算圓滿落下帷幕,前八名在意料之中,我看好的五個:水紫吟,甯素衣,行煙煙,阮辰星,韓云仙;還有晉王送來的三個:白碧珠,章浣芷,秦輕羅。

雖然不喜歡晉王送來的人,但她們確實是人才,我也是盡量做到公正對待,現在的結果還是很不錯的,這八個人加上我和妙環,跳出來的舞蹈一定是精品中的精品!其他的舞者也都不錯,我自己都期待起就要登場的大型舞蹈了,一想到那場面,我心里這個激動啊!

各國大使不是想開開眼嗎?那我就讓他們眼珠子都掉下來!

雖然覺得我有些胡鬧,趙匡胤對這次舞者的選拔還是很滿意的,尤其是給國庫添了不少錢,當然,也賞了我一些,還問我這種選拔幾年進行一次好?我的天,就這一次我都累死了,還下一次?不知道我天天擔心自己斂財的舉措被人唾棄嗎?我可不想有朝一日在朝堂上被參上一本,成為妖女什麼的。

于是我說,不用再選了,人才在于平時的發現和培養,皇上若是准我把紅袖坊重新開起來。絕世的舞者會越來越多地。趙匡胤同意了,干脆把選舞者那場子給了我,我又開始忙裝修。石沐風後來用了強硬手段把我按在床上休息,他無奈地說。你真是什麼事都愛操心!

其實,我不是什麼事兒都愛張羅的,皇家歌舞團正式成立了,我這團長是真開心啊!

大批的舞衣已經在趕制中,緊張地排練也在進行中。.電腦小說站更新最快.這一天,蝴蝶的舞衣送來了,蟬翼般地薄紗上用各色的絲線繡上極盡精致的花紋,一抖開,那是兩只兩米多長的大翅膀,驕傲奢華地在光影中變幻著霓虹的顏色。真激動啊,這才是真正地舞衣,屬于我的舞衣!

興沖沖地試上,旁邊的脂若已經一臉的羨慕。連聲說:“好看!我也想穿!”石沐風更是站了起來,看了看脂若,又坐下了。脂若瞪了他一眼:“怎麼?嫌我礙事兒?我就是不走。能把我怎麼樣?”

石沐風笑笑說道:“我倒是不能把你怎麼樣,只是我那妹夫........嗨!”

脂若恨恨地說:“他怎麼了?”

石沐風說:“他好像不喜歡母夜叉。”脂若被他氣笑了。對我眨眨眼睛說:“你晚上自己睡不是害怕嗎?從今天起我天天晚上陪著你。”

我。我什麼時候說過晚上睡覺害怕了?她這是明擺著要把燈泡事業進行倒底!

石沐風也笑:“羽衣,原來你晚上睡覺會怕。這樣好了,我晚上也到你房里,”接著他故意小聲說,“我摟著你。”又看看脂若,笑得很得意:“我們一起守著,羽衣就不怕了。”

脂若氣得大叫:“石沐風,你算什麼小侯爺,你說出這話羞也不羞?”

石沐風說:“反正羽衣以後是我老婆,有什麼好害羞的?”

我開始頭大,真是拿他們沒辦法。我把舞衣外面綠色的斗篷拿出來,穿在身上照鏡子,脂若停止了拌嘴,問道:“好好的衣服,為什麼外面還要罩上一層?”

我微微一笑,剛要回答,輕塵和璿兒從外面跑來:“姑娘,侯爺,姑娘們練著舞吵起來了!”我連忙往外走,又回頭瞪了石沐風和脂若一眼:“還不快走!”就看見那前八名分成了兩派,正在爭吵,後面圍著其他舞者。不用說,這兩派都是誰的人,一眼就看得出來。

云仙本來就是好戰份子,此時正掐著腰問那白碧珠:“你憑什麼使絆子?素衣的膝蓋都摔紫了!”

白碧珠說:“誰使絆子了?可不要冤枉好人,她是自己摔倒地。”

行煙煙火了:“算了吧,我明明看到你伸了你是嫉妒素衣吧?”

章浣芷說:“我就在碧珠旁邊,我可沒看見她伸腿。”

水紫吟問道:“你真的沒看到?還是你們本來就狼狽為奸?”

我在遠處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大聲喊道:“都給我閉嘴!吵什麼吵?!”

云仙見我來了,馬上告狀:“姐姐,她們跳舞的時候使絆子,素衣摔倒了。”白碧珠立刻說:“我沒有!”

這時,妙環也趕來了,她平時沒什麼話,這個時候卻明顯幫白碧珠說話:“即是拿不出證據,誰也不能說素衣摔倒是碧珠所為。”切!她以為自己是大牌了?以為自己可以主宰什麼嗎?脂若說,“碧珠,你伸沒伸腿自己知道!”白碧珠地臉紅了一紅,不敢說話。這還沒怎麼樣呢,這羽衣黨和晉王黨就開戰了,以後這局面可怎麼控制?我想了想,對脂若說道:“你不是想知道我身上的舞衣為什麼要罩上一層嗎?”

這些丫頭全都愣住,這尚羽衣不處理問題,說什麼舞衣啊?石沐風卻笑著拉過椅子坐下,看我倒底要干什麼。

我說:“在蝴蝶還沒成為蝴蝶之前,她只是一條丑陋地毛蟲,直到有一天,她除去心里全部地芥蒂,勇敢地撕去偽裝,她才能夠成為真正的蝴蝶!”

說完,我解開斗篷,扔到一邊,“嘩”地抖開翅膀,陽光下,那變幻地炫美顏色讓人窒息,所有人都呆住了,都愣愣地瞧著這華麗到極致的變化。

我說:“我不管你們是誰送來的,今天能夠留在這里,都是一流的舞者,但就算是這樣,你們現在也僅僅是一條毛蟲而已!誰心里還要為了名次計較,為了在舞蹈中的位置計較,為了自己出頭計較,那她就不是一個純粹的舞者。心里有了雜念,就舞不出舞蹈的最高境界,那麼,就永遠完不成破繭成蝶的蛻變!”

看著她們一個個泛紅的小臉,我又說:“現在,我們是為全新的紅袖坊而戰,誰心里還有黨派之分,那就是和我尚羽衣作對,我的眼睛可是雪亮的!”

脂若說:“對!誰搗鬼都逃不過羽衣姑娘的眼睛!”

我說:“想要變成真正的蝴蝶,只有不斷的努力。現在紅袖坊剛剛起步,也只是一只毛蟲而已,想要變成展翅的蝶,還要靠大家齊心協力才行!關姐姐剛出去幫我辦點兒事兒,你們就在這里吵,前八名尚且如此,你們想讓其他姑娘跟著學嗎?從今天起,誰要是再挑起事端,別怪我不客氣!”

脂若說:“對!誰再惹事,管他是第幾名,都送回家!”

我又看看妙環,對她說:“不管以前做過什麼,現在都是以舞者身份呆在這里,既然是前輩,就拿出點兒前輩的樣子吧!”我先忍著,等演出完了,我再收拾她。

脂若說:“嗯!前輩的優點你們要好好學,前輩不對的地方,就不要學了。”

我瞪了脂若一眼,對大家說:“如果聽懂了,就繼續練吧。”

石沐風站起來,陪著我往回走,只聽脂若又在身後對大家說:“都好好練,誰再吵架,別怪我不客氣!”

說完,她雀躍地追上我,小聲說:“我是不是越來越像你的爪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