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一二二 飛花亂愁腸
雖然這消息讓人沮喪,可我這次出奇地平靜,石沐風緊緊拉著我的手,什麼也不說,但是從掌心傳來的力量告訴我,他和我一樣鐵了心要在一起。

劍歌走過來,拍拍石沐風的肩膀:“羽衣,沐風,我也該走了。這宮里頭的事,我幫不上忙,不過需要把她劫出來的時候,你別忘了給我傳個信。”我笑了,劍歌還是這樣,我說:“大哥,你放心吧,我一定會想出辦法,跟皇上也要個婚姻自主權。”

劍歌也笑了,說道:“好,我等著來送你們賀禮!”

接著,他又去石守信石夫人那邊拜別,又去了保吉保興和疏桐那里,最後來到三娘身邊,脂若正好不在,三娘一聽劍歌要走,眼淚汪汪地看著他說:“小蘿已經不在了,娘不怪你,以後,常來東平看看娘。”

劍歌點點頭,眼中似有晶瑩閃動:“娘,我一定常去看您!”

我和石沐風送劍歌出了門,劍歌久久凝視著我們,最後只說了兩個字:“保重!”就頭也不回地走了。雖然已經無數次經曆過這種離別,我還是忍不住要感傷,劍歌,你的背影,什麼時候才不再孤獨?

石沐風輕輕笑笑,柔聲問道:“我以後究竟要准備多少帕子,才夠給你擦眼淚?”

我踮起腳,把眼淚都蹭在他身上:“我不要帕子,以後都擦在這里。”他擁緊我,“以後都擦在這里。”

我們看著劍歌的背影漸漸遠去,這時候。身後傳來喊聲:“劍歌!你敢偷著走了!咱們倆還有一局沒比呢!”

遠處,劍歌無奈地停下腳步:“你不是輕功好嗎?能追得上就比。”你先跑一個時辰!”話音剛落。劍歌蹤影全無,脂若嘻嘻一笑。說道:“哼!跑不了你!我回去陪三娘玩一會兒再追你不遲!”說完,人影兒一閃,進門去了。

石沐風帶著我上了馬車,他笑著說道:“脂若這姑娘有意思!”

我點點頭:“也許,我大哥這次真的跑不掉了。.1*6*K小說網更新最快.”

石沐風笑道:“那不是更好。”

我們相視一笑。只聽車外一個聲音響起:“誰說的。”忙拉開車簾,只見劍歌正站在車下,他縱身跳上馬車:“我決定先回你們那里,明早再走,她今天愛往哪兒追往哪兒追!”

不會吧!劍歌也會用這種計策?我以為只有石沐風這種人才不按常理出牌,難道劍歌是對脂若太無奈了?這事兒,真是越來越有趣了!

這一夜,我和石沐風都無語,原以為會把自己完完整整交給他。誰知道他倒成君子了。我不知道他究竟是怎麼想的,反正我們只是緊緊地擁著,後來。我讓石沐風枕著我地胳膊,我說:“老公。你兩天晚上沒睡了。我拍著你睡。”

很快,他就睡著了。那清澈均勻的呼吸輕觸我的胸前,我想起疏桐地洞房,想起小顏的洞房,想起他為我解毒,也是這樣輕拍著我..........看著他熟睡地模樣,覺得此刻好幸福。

胳膊有些麻,可是我不敢動,一動他就該醒了。明天,我又要進宮去,所以今晚哪怕是一分鍾我都不想放開。那個深宮,我不熟悉,但是只要一想到有他,什麼都打不垮我!

突然!為什麼人家好好的就非要來個突然呢?脂若的聲音在院子里響起:“劍歌!你給我出來!原來你這第一劍客也會耍賴,干脆你就叫耍賴劍客好了!還有,堂堂的石家小侯爺,也幫著耍賴的劍客騙我,說出去也不怕讓人笑話!”

我剛要起身,石沐風一把拉住我:“先等等。”說完換了個姿勢,把我摟在懷里,我連忙甩了甩胳膊,“怎麼了?”他問。

我說:“麻了。”

他握著我地手,拿到唇邊吻了下,這時,劍歌冷冷的聲音響起:“你夜里在院子里喊什麼?”喊也行,現在就比過!”能在這里,這次如果你追得上,我就領教一下你的香塵劍法。”又沒影兒了,好,你給我等著,就算你輕功不錯我也追得上你!我就不信,你不吃飯不睡覺!”脂若的聲音越來越遠,到最後的“睡覺”倆字已經只剩下尾音,我還在想著要不要出去看看,石沐風笑著掐掐我的臉:“睡覺!”早,我讓石沐風帶著我去看望李煜,因為一但進了宮,再見他們就難了。進了門,剛好從若也在。石沐風在金陵的時候一向狂妄,而此時見了他們,卻變得謙遜有理。院子里,紛繁的花瓣詩意地飄落,幾個男人在那里,也不知在談些什麼。

飛瓊拉著我,在房里說了一大堆叮囑的話,說汴京不比金陵,要我進了宮一定要謹慎小心。她還告訴我,到花蕊那里還好些,因為花蕊原是後蜀地亡國之人,慶功宴那天就看出她護著我,有什麼事情花蕊都會幫我。

我們聊了快一個時辰,最後,飛瓊歎了口氣說:“從若自從慶功宴回來,每天茶飯不思,總是自己掏出個沾了淚痕的帕子癡癡地看,只說自己沒用。”我心里一慟,從若,那是我哭的時候你遞過來地帕子嗎?還帶著?

看著院子里的花謝花飛,真是亂了人地思緒。從若,你也是我心頭地牽掛啊,什麼時候,你可以回到初見我時俊朗的模樣,可以像以前那樣露出迷人地微笑?

告別的時候,李煜從若和飛瓊送我們出門,從若突然說:“羽衣,別忘了你還欠著我一樣東西。”

見我在苦想,從若突然笑了,那是我剛剛還在期待的微笑啊!他說:“你忘記了?你說過還要送我鵝絨的墊子,是不是?”也笑了,“說了會送你,就一定送來!”

那紛飛的花瓣,粘在從若的肩頭,發髻,衣角,在絕美的畫面中,從若還是微笑著:“羽衣,記著,你們能夠幸福,我就不會怨自己。”

一句話,又說得我一陣心酸,我說:“從若,答應我,你一定也要幸福!”

石沐風帶我回了駙馬府,下午的時候,宮里來人接我進宮面聖,在石家人惋惜的目光里,我離開,但,一定是暫時離開,我一定會風風光光地回來!

進了宮,先到了一個偏殿,趙匡胤端坐中央,花蕊和晉王坐在一旁。我跪下拜見,對這位叱咤風云的皇帝,我是非常有好感的,每次見他都覺得這才是真英雄!而晉王,哼!我可就沒什麼好印象了。趙匡胤讓我站起來回話,他說:“這次各國使臣來朝拜,有的提出要領略我大宋的歌舞。朕知道,一直都有傳言,舞之精髓在江南,現在江南平複,各國使臣也是想開開眼,尚羽衣,你可不要讓朕失望。”

我連忙回答:“羽衣一定不負聖恩!”

趙匡胤看了我半天,突然問道:“你,不怪朕?”我心里其實是埋怨他的,可我也不敢說啊,我連忙跪下:“聖上對羽衣如此抬愛,羽衣感激不盡!”

趙匡胤突然笑了:“怎麼,你也懂得隱瞞了?”敢!”

趙匡胤笑著說:“朕還是喜歡看你莽撞說實話的樣子,現在如此謹慎,似乎不是你了!你好好做事,朕高興了,也許哪天就如了你的願。恩!”這次,我回答地最快!

只聽趙光義在一旁冷哼一聲,說道:“皇上,憑尚羽衣一人之力恐有差池,我那里有一個女子,也曾在金陵紅袖坊修習,此次使節來訪,要她出來一起獻藝,是再合適不過!”

我心里咯噔一下,這個女子,莫非就是一直潛伏在金陵,暗中監視石沐風的那個人?原來是晉王安插在紅袖坊的!

只聽趙匡胤問道:“哦?以前沒聽你說起,現在人在哪里?”我帶來了,現在在外面候著。”進來!”

立刻有人傳旨,殿門開了,一個嬌小嫋娜的身影走了進來,我驚得差點兒坐在地上,啊?怎麼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