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一一七 屬于我的秘密
回到府邸,石沐風把我扶下車,拉著我進了門。此時已是後半夜,夜風微冷,我縮了一下脖子,石沐風見了我的樣子干脆抱起我,一直走到臥房。這一次沒有絲毫的不自然,我覺得我就是應該呆在他房里的,就算是今晚會發生什麼,我也准備好迎接。

能再度相見已是不易,我們都苦等了這麼久!有時候回過頭去想想,如果在金陵的中秋晚宴上我沒有當眾向窈娘請教,我可能早就嫁給石沐風了,哪里還有這麼多波折?但是,若是沒有這麼多坎坷,我和他又如何去懂得珍惜?

我們躺在床上,石沐風緊緊抱著我,我們似乎還有說不完的話,訴不盡的情意。他告訴我說,其實我們倆的事,如果是保吉哥哥單獨去和小顏講,她一定會一口答應幫忙,只是一見我們兩個就氣不打一處來,怎麼也要刁難一下。又說,如果我過幾天回宮,還是會很危險,只好再去求小顏留我幾天,然後大家再商量怎麼辦。

他還不止一次地叮囑我,晉王是個很危險的人,要我見了他一定小心,我突然想起以前小顏故意嚇唬我,說要把我送給她皇叔,又說過皇叔覬覦花蕊的話,這事兒連小顏都知道,看來我還真是要謹慎一些,可不能腦子一熱就闖禍!

我問石沐風,從揚州和清思他們分手的時候,妙環是和清思輕塵在一起的,怎麼今天不見妙環呢?他說,回到東平的只有清思和輕塵,妙環在揚州的時候留下一張字條就自己走了。說是到親戚家,可以前從未聽說她有什麼親戚,究竟妙環到哪里去了。.K.CN更新最快.誰也不知道。

我歎了口氣,在揚州就自己走了。這兵荒馬亂地,她流落到哪兒了呢?我一心想要撮合她和劍歌,結果搞得他們見面都不舒服,現在又都失去了消息,就算他們不能在一起。那也讓我知道都還平安啊!

我又問石沐風,保吉和小顏大婚,石家人是不是都來了,他說,除了三姐留在東平照顧孩子,其他的人都到了汴京,疏桐也來了。唉!我光暈倒去了,然後又忙著給小顏的洞房搗亂,除了婆婆大人。誰也沒見到!

聽石沐風說,盈袖也來過,好啊好啊。等我以後做了夫人,有了人身自由。天天拉著盈袖滿世界玩兒去!

我又給他講浩然和欣然。他這個當舅舅地也太不合格了,到現在也沒見到孩子長得什麼樣。我告訴石沐風浩然長得像他。他居然很驕傲地說,那豈不是要迷倒眾生?切!什麼人嘛,沒見過自戀成這樣子的!

聊了好長時間,天已經蒙蒙亮了,我們都還沒有睡意,我心里有些失望,人家乖乖地跟他回來,乖乖地進了房,乖乖窩在他懷里,他怎麼倒老實了?那我豈不是白白背了一個夜里厮混地名聲?!

只聽他問道:“羽衣,你原來的家究竟在哪里呢?以前總聽你說想家,心里就想著一定把你的父母找到。我人一到汴京就派人出去找,總以為能有你這樣女兒的一定不是普通人家,又是姓尚,應該不難找。我派去的人喬裝出行,都過了燕云十六州了也沒有消息,是不是被遼人捉去了?如果是那樣,日後我親自走一趟,一定把你父母找回來!”

我心里一陣感動,那時候他傷得那麼重,心里還想著我地事兒,我難道還要看著他繼續幫我尋找父母嗎?我怎麼能再瞞著他?是時候跟他說實話了!

我下了下決心,說道:“石沐風,我現在很鄭重,很嚴肅地告訴你一件事兒,但是你一定要挺住,千萬別嚇著了。”他微微一笑:“說吧,我想知道你有什麼事能嚇到我。”千年以後穿越來的,換句話說,我是另一個世界的人。在那個世界里,科學更發達,社會更開放,對于我們來說,大宋朝是古代,是曆史,就好像你們對于秦漢,對于唐朝的感覺一樣,你懂嗎?”

說完,我觀察他的反應,只見他眼睛張得老大,緊盯著我看,我忍不住笑了,問道:“你傻啦?”

他突然壓住我,一只手摟緊,另一只在我全身游移,到了胸部,竟然還停了一下,“干什麼!”我推開他,“嚇瘋了?”

他躺回去,長長舒了一口氣:“雖然看過,但是有些不相信自己看到的,總要證實一下才是!還好,總算是個女的!”

我暈之又暈,搞了半天,他怕自己愛上個男的!

只見他的唇角慢慢上揚,臉上浮現一個得意地笑容:“好像,還不錯!”

我一拳就揮了過去,他突然緊張的捉住我問:“那你會不會哪天突然就回去了,留我一個人在這里?”

我搖搖頭:“我不知道。我去過定慧寺問過靈智大師,他說我來這里是為了找到我的一世情緣。現在我找到了,但以後會發生什麼,我也不清楚。”

我拍拍他地臉:“沒事的,我還沒嫁給你呢,沒那麼容易就回去。等事情都解決了,我們再去找大師,求他想個法子,讓我在這里陪你一輩子!”老爸老媽,女兒不孝啊!

石沐風突然又壓住我,眼睛定定地看著我:“羽衣,我要你!”吧!”

他深深地吻了下來,是那麼小心,生怕一不留神我就不見了,在輕柔地動作中,我地衣服散開,他似乎有些迷亂,呼吸開始變粗,順著脖頸一路吻了下去。

我已經准備好迎接他的一切,是啊,還猶豫什麼呢?

這時,外面突然傳來咯咯地笑聲,一個女子的聲音從院子里傳來:“打擾二位雅興了,我只是想問問,那該來的人還是沒有到嗎?”

我睜大了眼睛,我的老天!難不成,這是上天怪我破壞人家洞房,給我的懲罰?我們不是還給小顏留了半宿嗎?這報應也來的太快了點兒吧!

笑聲接著傳來:“你才到啊!看來這一局我贏了!”

我呼地從床上坐起來,誰啊!煩死啦!打賭就打賭唄,跑人家院子里做什麼!不知道人家的事兒有多重要嗎!

猜猜是誰出現了?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