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一一六 你是唯一的神話
555555開心地碼完將近300字,死機了,我怎麼總忘存盤啊這已經是第二次了!!!

這些都是中午重碼的,來晚了

小顏的臉微微有些紅,她偷偷看了一眼保吉哥哥,居然低下了頭,保吉也深深地望著小顏,嘿嘿,好像有很多甜蜜回憶呢!不說話?那怎麼行!我笑嘻嘻地看著他們眉目傳情,問道:“公主殿下,你們可是從洗澡那次開始的?”

小顏的臉更紅,切!就她還會害臊?看見我不懷好意地笑,她瞪了我一眼:“說就是了,我堂堂延慶公主,難道還要怕你不成?”

只聽小顏說道:“在揚州的時候,我只是一心要把駙馬搶回來,說了些賭氣的話,做了些賭氣的事,其實在心里面........”她看了一眼石沐風,“誰又對他有什麼情意了?倒是保吉哥哥,一直對我呵護有加,我心里感激,卻還是忍不住想去拆散你們兩個!”點頭,“沖動是魔鬼!”

小顏又瞪我一眼,哼!眼睛大了不起啊!她又說:“我..........沐浴那次,是保吉哥哥沖了過來,也許,這就是緣分天定吧!夜里,保吉哥哥又來找我,我卻說了傷他的話,他走後,我又心里難受,其實,我不是故意要說那些話的。我一想到父皇指給我的駙馬不要我。用盡了計謀拒婚,把我放在心上的人又被我氣走,心里就一陣難過.......”晚上你哭了。哭得還挺傷心地!我又被蛇咬。他,他不顧自己性命為我吸毒,其實那時候,我已經認定要他做我的駙馬了!只是我被拒婚,還是心有不甘。以我公主之尊怎能忍受這種侮辱!雖然你在馬車上救了我,但我看你們情深意重就生氣,還是要讓你們分開!”說,“以解心頭之恨!”嘿嘿,我突然覺得我挺適合溜縫這項工作的。

小顏又翻了我一眼,唉,這樣不好,總這樣眼睛會疼地!再說以後都是一家人,顯得多不和諧啊!

小顏接著說:“回汴京的路上。他們一個個都沉著臉,保吉哥哥看都不看我一眼,離得最遠。.更新最快.我以為他再也不會理我了。心里就難過,一直想著你走之前說地那句話。靠在一個愛你的人懷抱里幸福地過一輩子。我這才明白。就算是公主,也不是什麼都可以得到。真正的幸福,不是凌駕于別人之上,而是兩情相悅!”不錯不錯,小顏的境界提高了。們又遇上了遼人,又是保吉哥哥不顧一切地沖到我面前,就像天神一樣!我心里高興,他終究還是掛著我的。我就想著,好吧,若是能逃過此劫,我一定認准他!若是躲不過,就算是死了,也是死在一處,也算上天眷顧了!”話音剛落,保吉忍不住喚了一聲:“顏兒!”小顏撲到他懷中:“保吉哥哥!”哥!”

我地媽啊!這真有些讓人受不了尚羽衣天不怕地不怕,毒不死,打不死,嚇不死,氣不死,卻活活被他們兩個惡心到死!

小顏在保吉懷里,斜過來一眼,笑著說:“還不走?”

我仍然搖頭:“不走!”

她坐起來,又瞪我:“你們還要怎樣?”

我笑笑,然後無比向往地說:“公主殿下的笛聲真是悠揚啊!羽衣聽過兩次,如聞仙樂,一直心生向往,不知今晚有沒有這個福分聆聽呢?”小顏立刻委屈得不行,好像是要哭出來:“保吉哥哥,你看看,他們還沒完了!”嗯,演得不錯,要是在現代,這演技再加上這小模樣,想不紅都不行!

保吉心疼地看看小顏,又商量著跟我們說:“沐風,羽衣,今天太晚了,明天再吹吧。”

我歎了口氣:“老公,羽衣真是不懂事!人家急著洞房,我卻在這里搗亂,既然哥哥嫂嫂趕我們走,那我們走就是了!”

小顏氣得站了起來:“好!我也給你下過毒,今天就吹上一曲,算是給你賠禮吧!”

在夜色里,在燭光里,在紅帳里,一曲《戀著多喜歡》是那樣的歡快浪漫,我聽得有些癡了,看著眼前的人,不禁會心一笑,這世上,你最好看,眼神最讓我心安!

保吉也是呆呆地望著小顏,一曲終了,小顏問道:“現在你們可以走了嗎?”

我依然搖頭:“可是,我還沒有聽夠。”

小顏火了,大聲地說:“再不走,我這就把你送回宮里去!”

我扁扁嘴,委屈地看著保吉,說道:“保吉哥哥,都是羽衣不好,嫂嫂雖然答應了請求皇上賜婚,但是羽衣不小心惹嫂嫂生氣了。若是羽衣不能嫁給石沐風,哥哥也千萬不要怪嫂嫂,要怪,都怪羽衣命苦吧!老公,如果我們今生無緣,來世,羽衣一定做你的妻子!”

石沐風使勁兒忍著不笑出聲來,小顏那邊卻是眼淚在眼圈兒里打轉兒,她拼命忍著,一定是覺得被我氣哭是很丟臉的事兒!保吉哥哥也無奈地搖搖頭,拉住她的手以示安慰。小顏咬了咬嘴唇,突然又站起來,說道:“既然不走,那你們好好呆著吧,我可是要睡了。”說著就開始解衣,她臉皮不是一般的厚啊,小叔子還在房里就敢這樣!

石沐風看著我的傻樣,哈哈笑了起來,一把抄起我,“嗖”地從窗戶飛了出去!

石沐風抱著我,一路走一路笑,“笑什麼?”我問。了?”不好玩兒,她都要哭了,我又有什麼好高興地!”

我們一直走到門口,一輛超豪華的馬車正等在那里,幾個隨從見了我們,一起拜倒:“侯爺!姑娘!”

我興奮地大叫:“清思,清心,清韻,清音!你們都在啊!”有我!”從馬車旁邊閃出個丫環,不是輕塵是誰,我歡呼著跑過去把她抱了個滿懷!我的貼心小寶貝兒啊!!

石沐風扶我上了車,吩咐了一聲:“回府!”我捶他一拳:“你好好說話,逞什麼威風!”他哈哈笑著:“你做了夫人,還不是一樣威風?”

我不理他,挑開車簾問道:“清思,你地傷好了沒?”娘,早就好了,現在和以前一樣結實!”

我嘿嘿笑著:“那你什麼時候娶輕塵啊?”

清思也笑:“全憑侯爺和夫人做主!”這清思,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油嘴滑舌了,不過,這一句夫人,叫得我還真是舒坦!

我探出頭去:“輕塵,那你們兩個的孩子,豈不是要叫輕輕?”

輕塵紅了臉,說道:“夫人說叫什麼,咱們就叫什麼。”

清心突然在一旁說:“姑娘,不,夫人,叫輕輕不好。”

我奇怪地問:“為什麼?有什麼不好?”都是清字開頭,叫輕輕,聽著和我們是一輩地。”

有道理有道理,我想了一下又說:“那就叫思塵好了,聽著也挺舒服地。”“不好不好,思塵思塵,死氣沉沉!

我還是不甘心:“那就叫沉思,多有深度!”怎麼老是在這幾個字上轉悠啊?”孩子總是沉思,會不會少年老成啊?”

我暈!徹底暈!這幾個家伙算是跟我混熟了,一點兒面子也不給我留!

石沐風大笑,伸手把我拉回車里,說道:“你老老實實坐好,還是想想我們的孩子叫什麼吧。”尚!”我大聲說,“誰要是反對我跟誰沒完!”麼都依你。”他柔聲說著,摟緊了我,拉起我地手凝視著我的手腕,那一抹暗沉的黑色讓他的眼里掠過一絲憂郁,我知道,他又在為我擔心了。

我最怕見他這樣,我坐起來,笑嘻嘻地說:“老公,我作首詩給你聽好不好?”

石沐風忍不住笑笑,一定是又想起以前的事了,他點點頭說:“還真是很久都沒聽到了,你作一首聽聽,看看有沒有長進。”

于是,在漆黑的夜晚,在沒有路人的汴京街頭,一輛豪華馬車上傳出清脆的聲音:“啊----石沐風!你是電----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話--------啊----”

昨天海洋給了我一張舞蹈的照片,很像羽衣,嘿嘿,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