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一一一 從哪里來,到哪里去
如潮的掌聲過後,趙匡胤一聲“賞!”立刻有宮女捧上金錠絲帛,我謝了恩,卻把東西放到李煜飛瓊面前。皇上賞賜的東西我給了別人,這好像是要治罪的,然而趙匡胤只是瞧了一眼,卻沒有任何不悅。

只聽花蕊說道:“官家,這舞堪稱絕世,這人堪稱傾國!臣妾一見羽衣姑娘便覺十分投緣,想把她留在身邊做伴,請官家恩准!”

趙匡胤笑道:“愛妃喜歡,朕答應就是!”然後笑著看我,“還不快謝恩!”

我又跪下:“謝娘娘!”只聽趙光義說,“過些天各國使臣來訪,大宋朝是泱泱大國,在歌舞上豈能讓人恥笑!宮里需要新的舞姬,還要有絕世的舞蹈!我那里有一批從各地剛剛征集的舞姬,還請羽衣姑娘親自上門傳授技藝,等使臣走了,再去娘娘那兒不遲!”

趙匡胤不動聲色地一笑:“晉王,你那些舞姬可以都帶進宮里來,這丫頭在宮里教也是一樣的!”

我依然跪在那里,什麼也不想說,我知道,今天一舞,一定會有我不想要的結果,而現在,爭奪戰明目張膽的展開了!

在一旁始終沒說話的小顏站了起來,拉住趙匡胤的袖子使勁兒搖晃:“父皇,人家過幾天就大婚了,人家也要這位姑娘去表演舞蹈!”

我暈!小顏居然還撒嬌!還裝成跟我不熟!?她要干什麼?他們結婚讓我跳舞,想氣死我?也好,石沐風見了我,總比見不到要好!

趙匡胤大笑:“尚羽衣!你今日一舞,搞的花蕊想要。.Wap,16K.cn更新最快.晉王也要,顏兒也要,可真是讓朕為難啊!”皇上安排!”從哪里來。到哪里去,這是我能說了算的嗎?小顏急了。“人家的事情是最重要的!那各國使臣不是下月才來嗎?顏兒地婚期馬上就到了,父皇應該先緊著顏兒才是,娘娘那里,以後日子長著呢,什麼時候去不行?父皇!”

趙光義面色陰沉。說道:“皇上,即是如此,還是等顏兒大婚之後,再訓練那些舞姬好了!這公主大婚,也馬虎不得啊!”衣,顏兒大婚之時,你再獻上一次霓裳吧!”《霓裳羽衣》太過傷情,公主大婚還是跳些別的吧!”我剛剛在心里發過誓。再也不跳霓裳!小顏大婚我就要跳嗎?顏兒,你們回去慢慢商量好了!羽衣!起來吧!”

我慢慢站起身,趙匡胤說道:“尚羽衣!你一舞阻焚城。保住了金陵,又不甘受辱。忠心護主。敢作敢為,臨危不亂!一個小小女子。有如此膽識,可謂是巾幗不讓須眉!好!好!好!”

這一聲高過一聲的三個“好!”,讓我地淚水奪眶而出,趙匡胤,這曆史上有名的君王,竟是如此懂我,如此看重我!

宴罷,我跟著趙匡胤他們先行,遠遠地望著哭成淚人地飛瓊,望著猶自傷情的李煜,望著癡癡呆立的從若,還有仲寓,我不能回去陪你下飛行棋了........此一去,雖還在汴京城內,但無疑是隔了千山萬水,任我沉浮世間,卻不能再回頭!保重!李煜!保重!飛瓊!保重!從---若----!

心,已看破,人,已斷腸!未知的前方,那個心里的人,是否還能執起我地手,是否,還有人能給我一個婚姻自主權,讓我的迎風心事不必日升夜降!

花蕊過來,拉過我的手,還好,在這樣一個我完全陌生的宮牆里,還有一個人肯微笑著對我!我吸了吸鼻子,有宮女遞上帕子,花蕊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的淚,我的淚!從若!這帕子為什麼不是你遞過來的?!劍歌!拍我肩膀安慰我的人,為什麼不是你?!石沐風!你地懷抱呢?你的胸膛呢?你的壞笑呢?為什麼一個都不在?!為什麼?!

花蕊見了我地樣子,也不由得落下淚來,她突然伸手把我抱在懷里,顫聲說道:“羽衣,不要哭了,我們都是亡國之人,那些眼淚,都收起來吧,好好活著!”

我抬起頭,怎麼?她也曾是亡國之人?和我一樣,同在天涯淪落?什麼?”小顏走了過來,花蕊沒有松手,說道:“看她這樣,心疼!”

小顏居然沒有譏諷,她說:“先跟我回去吧!”

花蕊這才放開我,柔聲說道:“今天是公主保住了你,還不快謝恩!”

我不出聲,要我謝她?她讓我去跳舞,無非是想看我難過,看我失落,她好幸災樂禍!我才不謝她!

小顏翻了我一眼,氣哼哼地說:“還不快走!”

到了小顏的寢宮,她讓左右地宮女退下,今日地小顏不比往日,公主之尊果然非同小可,她氣呼呼地坐下,說道:“大殿之上,你逞什麼能?你不知道我皇叔是故意的嗎!你替鄭國夫人出頭,皇叔要是先說要了你,我看你怎麼辦!”

我不理她!最好地激怒是完全漠視!

小顏果然更加生氣:“尚羽衣!你倒底是怎麼回事!你----”她盯著我的眼睛,突然笑了,“好,夠倔強,只是,你可不要後悔!”

說完,她站起身:“你好好准備你的舞蹈吧!到時候不要給我丟臉!”殿下,我跳的舞蹈,只有一個人知道曲譜!所以那天,非他伴奏不可!”

小顏回頭,臉上笑意更濃:“你是說----”

我迎上她的眼睛:“是駙馬!”

小顏哈哈大笑,說道:“駙馬哪里有空給你伴奏,讓別人拿著曲譜演奏好了!”

說完,喚了一聲:“錦月!”

錦月馬上如鬼魅般出現,她還活著!命硬!

小顏說:“你看著她!這些天,只許她在這里跳舞,她要什麼只管給她,但不許任何人跟她說話,也不許走出去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