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一零九 怒起慶功宴!
仲寓困了,飛瓊帶他去休息,李煜也只是呆呆坐著,想來是不願讓人打擾。我一個人走出房門,站在院子中間,在這春暖花開時,我的春天又在哪里?身後響起一個熟悉的聲音,我心里沒來由的一緊,猛地轉回身,“從若!”我大喊一聲,跑向他!從若飛奔過來,想也不想就把我抱個滿懷!羽衣!羽衣!你該怎麼辦?”

我抬起頭問:“你都知道了?”

從若憐惜地望著我:“我都知道了!你為什麼不早些告訴我?如果我知道他要娶公主,我絕不會放手!”我輕輕的掙開,從若微微一怔,臉上滿是失望和酸澀,我低下頭,從若啊,我負了你,恐怕以後還是要負下去......了!”我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講給從若,講到石沐風怎樣接了劍歌一劍,講到他怎樣發了瘋地找我,講到我中了毒,為了拿到解藥他才答應跟小顏回來...........

從若聽了,半晌不語,到後來,他微微一笑:“能夠癡狂若此,也只有他了!我,終究還是不如他!”我鼻子一酸,“我不許你這麼說!”不許,我就不說!”

從若的人,還是那麼俊逸,從若的聲音,還是那麼溫柔,從若的笑意。還是那樣充滿愛憐,他問:“羽衣,你打算怎麼辦?”好了。當他的小妾,和公主斗爭到底!”這樣。我該怎樣幫你?”我搖搖頭:“沒有人可以幫我,只有靠我自己!”

從若苦澀地笑笑:“是啊,我現在身無長物,想要幫你都不可能!”你只要好好的,我就開心了!”我抬起手。.電腦小說站http://wwP.16K.CN更新最快.幫他理順紛飛的頭發,從若,我們終將錯過,我只要你幸福!

到了晚上,我跟著李煜夫婦還有從善從若進宮,去參加趙匡胤地慶功歡宴。這種宴會對我們來說無歡可言,甚至可以看成是一種示威,可我們又怎能不去。

坐在大殿里,那是一個不尷不尬的位置。我在飛瓊旁邊,仍然拼命尋找那個影子,如果他出現。會是怎樣地一種情形?是在小顏身邊把酒言歡,還是像以前那樣不顧一切沖向我?

沒有。還是沒有!他不可能不知道我來了。這不是他,這不像他!就算是傷沒全好。他也會不管不顧拼著來見我的!會不會又有了什麼變故?還是,他本身已經開始改變?

瞧我,又在胡思亂想什麼!

這邊飛瓊拉我一下,小聲對我說:“皇帝來了!”

只見趙匡胤大步走來,帶著極具穿透力的笑聲,那叫一個氣宇軒昂!我突然有個念頭,若果是在戰場上,趙匡胤穿上鎧甲,會不會像天神一般?在他身後,跟著早晨盯著我看的那位華服男子,這人身份尊貴啊,難道也是個青史留名的名人?

那款款而來地女子是誰?她一走進來,天地頓時失去了顏色,我甚至連呼吸都已停止,我無法形容這種美麗,嫵媚到極致,耀眼到極致,那眼波的流韻,煞是攝人心魄!我屏住呼吸,唯一能做的,就是傻傻地看著她。

跟著進來的,不是小顏是誰?美麗,嬌豔,驕縱,不可一世!她目光一掃,准確地找到我,望向我的眼神分明都是挑釁!這立馬勾起了我的怒火,真想沖過去海扁她一頓,可是,我還沒見到我老公就被亂棍打死,豈不是很吃虧?我老公呢?怎麼還不見人啊?!

心里那一點點希望升起又沉下,看來,是真的不會出現了!

大殿里,君臣把酒言歡,美人笑語嫣然,席間也有舞姬獻藝,只是,我怎麼看都不如紅袖坊的姑娘跳得好!

我們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融入其中的,只見仲寓小嘴一扁,像是馬上就要哭出來!

我連忙拉過他地小手:“仲寓,你怎麼了?”

仲寓的眼淚啪嗒啪嗒掉下來:“我害怕!”我替他擦擦眼淚,“一會兒咱們回去,和你下飛行棋好不好?”


仲寓委屈地點了點頭,總算是不哭了。

那邊,趙匡胤舉起杯,對潘美說道:“愛卿,此番又要征戰北漢,有勞愛卿了!”

潘美說:“臣等願為皇上效忠,肝腦塗地,在所不辭!”

哈哈哈哈!趙匡胤大笑,一飲而盡!然後說道:“晉王,朕有此良將,江山統一,指日可待啊!”

只見一旁的華服男子舉起杯,說道:“皇上聖明!”

晉王!原來他就是晉王----趙光義!

只見趙光義笑著對小顏說:“顏兒真是長大了,出落地越發動人,這要出嫁的女兒家,終究是不一樣!”

死小顏,她居然還嬌羞了一下,說道:“皇叔說笑了,顏兒和以前還不是一樣?”

趙光義大笑:“今日怎麼不見你未來地駙馬?”

小顏笑笑,望著我說:“他地傷剛剛才好,我怎麼舍得讓他太過勞累!”MD!臉皮真厚!大庭廣眾之下,她還真說得出來!只聽趙光義說:“皇兄,這宮里的舞姬跳得雖好,但聽說,還是比不過江南!”

趙匡胤點點頭:“朕倒是有所耳聞!”

只見趙光義望向我們這里,他陰沉地眼睛里,倒底醞釀了什麼陰謀?

趙匡胤身旁的美人說道:“這個,臣妾也聽說過!江南的舞者,可是無人能比的!”天啊,這是人的聲音嗎?嬌美溫柔,讓人心馳向往。再一看宋皇同志瞧著她的小眼神,那是充滿了愛意啊!

趙光義突然說:“聽說,鄭國夫人頗擅舞蹈,不如,讓夫人獻上一舞如何?”

TNND!這是什麼意思!有這麼侮辱人的嗎?雖然國破,但我們堂堂的小周後豈容你這麼作踐!

我再也忍不住,騰地站起,大聲說道:“江南最好的舞者在此,何必勞煩鄭國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