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一零八 王者初相見
汴京城的皇宮莊重雄偉,比起李煜宮殿的奢華,更多了一份莊重威嚴的大氣!我心里雖然惱恨大宋滅了南唐,但我也知道這是曆史必然,罷了罷了,我只是個小小的舞姬,置身在這樣的曆史洪流中,能做的只是隨波逐流吧!

這一路上,也聽盈袖講了不少關于宋皇同志的光輝事跡,千里送京娘,陳橋兵變黃袍加身,親征北漢,再加上以前石沐風給我講的杯酒釋兵權.......我這樣的人心里怎能不好奇,這樣一位偉大的曆史名人,該有著怎樣的一種君王氣度?

終于到了大殿,只見文武百官齊列殿中,我的眼睛拼命尋找那抹屬于我的身影,應該封了官吧?怎麼大殿上找不到啊!是人太多了我看不過來?還是他的傷還沒好?

飛瓊捏了我一把,是啊,現在是來叩見皇上,我這樣東張西望,對著人家大臣們亂瞧一氣,還要不要命了!

又走近一些,遠遠的,我看到了殿堂之上居于正中的王者,雖然看不清臉孔,但那種氣勢和壓迫感直逼過來,讓我沒來由的開始緊張!

一干人等跪下參拜,我看到身著素衣的李煜,他的身影有些遲疑,是啊,本是受拜的一國之主,如今拜于人前,這亡國之君的苦楚,他又可以向誰說?

最終,李煜還是跪下,在他膝蓋撞擊地面的一刹那,我的淚水又開始奔湧,我,怎麼就這麼愛哭呢?好有氣勢的兩個字!大家又都起來。畢恭畢敬地站著。

只聽朝堂之上的那位王者說道:“此番征戰平定江南,眾位愛卿辛苦了忠,臣等萬死不辭!”這可真叫異口同聲!震得我耳朵都要聾了!真是奇怪。他們是啥時候自發訓練地呢?

接下來,封賞開始。.1 6K小說網,電腦站www,16k.cN更新最快.潘美被封為宣徽北院使;封曹彬為樞密使、領忠武節度使,又另賞銅錢二十萬貫;高懷德等人也都得到了相應的高級別的官職和賞賜,而趙普,卻自請閑居洛陽!我雖然聽得迷糊,也不懂那些官職倒底是干什麼地。可大致也聽得出來,應該是曹彬收獲最多,都是一起去打仗的同仁,曹彬為什麼得到最多賞識呢?我搖搖頭,這中間地道理,我是想破腦袋也想不通的!

接下來又宣布,封李煜為右牛衛上將軍、違命侯,封飛瓊為鄭國夫人。李煜和飛瓊跪下給趙匡胤叩頭,我的心跟著發抖。我不忍心看!

只聽趙匡胤問道:“潘美,那個江南的絕世舞姬帶來了嗎?”

潘美說:“陛下,帶來了!”

啊?到我了!我尚羽衣雖然膽子不小。可也沒見過這陣勢,比參加舞蹈大賽還要緊張!我硬著頭皮。在眾人的注視中走上前。糟了,他們剛才是怎麼參拜地。我全都忘了啊!貌似跟南唐的禮儀都不一樣,這可怎麼辦?慌亂之中我跪下,憋出一句電視劇里常見的台詞:“小女子尚羽衣參見皇帝陛下,願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來!”還好,總算沒出什麼錯,不然豈不是給李煜丟臉!

我抬起頭,看清楚了眼前的君王,他端坐在龍椅上,即便是坐著都那麼挺拔!或許,那張臉不算是十分英俊的,但我從未見過如此篤定的眼神,如此剛毅的輪廓!那極具震攝的氣度應該是與生俱來的吧!在這之前,我恨他奪走了南唐江山,而此刻見了他,卻真正折服于這超然地王者之風!

而不遠處,站在眾臣之首,身著華服,始終一言不發卻一直盯著我的人又是誰?那人的眼光陰沉,看得我全身發冷。

只聽趙匡胤問道:“樊若水說地一舞傾國的女子,就是你嗎?”MD!居然是樊若水那厮!最近在民間流傳一句話金陵尚羽衣,一舞阻焚城,可是你?”盈袖說起這事兒地時候,還沒這麼吃驚,現在連趙匡胤都知道了,看來我真是出名了!


趙匡胤哈哈一笑,朗聲說道:“小小女子,竟有如此膽識!好!”下!”被如此高級別地大BOSS誇一回不容易,我一激動,連應該謙虛一下都忘了!國夫人呆在一處,以後,朕有用得著你的地方,自會召見!”咦?不用我留在宮里?還可以和飛瓊在一起,好啊好啊,可是,我好歹也為保全金陵做出了貢獻,干嘛不給我點兒賞賜啊?要知道,給曹彬那2萬貫,我可是相當眼紅呢!

我正陶醉在自己地妄想里,趙匡胤不再多言,讓眾人退下,這大宋皇帝給我的第一印象不錯,嘿嘿,賺了!誰能像我有這麼離奇的穿越經曆,能見到這麼多的曆史名人呢?

臨走的時候,我又忍不住抬頭看了趙匡胤一眼,卻遇上剛才那位華服男子逼視的眼睛!我趕緊回過頭,這個人,我不知道他究竟是誰,不過,他絕對絕對不簡單!

出了大殿的門,我趕緊伸手扶住飛瓊,她的身體一直在抖,是啊,她所處的位置面對這種境況,實在是受不了啊!希望我微薄的力量能給她支撐,以後的路還長,需要迎接的還會更多,既然來了,就絕不能倒下!

我自己,倒是心安了,想不到會是這樣一個結果,我不用進宮了,意料之外啊!看來當石沐風的小妾有希望!到時候他的公主大老婆,哼哼!

我們正往外走著,只聽身旁曹彬的聲音響起:“潘大人,多謝您在皇上面前美言!”

潘美說:“哪里哪里,皇上今天提前召見了我,我也只是把路上曹大人的話說與皇上聽。曹大人謙虛謹慎,皇上頗為賞識,別的不說,就這官拜樞密使兼領節度使,您曹大人也是大宋第一人啊!”大人謬贊了!”

我想起路上曹彬的話,大概是不想當丞相什麼的,我好奇心忽起,忍不住問道:“曹大人,您為什麼不願當丞相啊?”

曹彬看看我,突然哈哈大笑:“人生何必使相,好官亦不過多得錢耳!”我暈,跟我拽出這麼艱澀難懂的一句,不知道我是個古代半文盲嗎?我想問,又怕他們笑話我,只好自己低頭想了半天,明白了,大概就是:當什麼丞相,有錢就行!

嘿嘿,這曹彬,有想法!有智慧!有創意!一想到他那二十萬貫,我就忍不住流口水......和李煜飛瓊一起,到了趙匡胤賜的府邸,李煜一直沉默不語,然後自己默默地在桌前攤開筆墨,我連忙搶上前,幫他研磨。以前這些事都是慶奴幫他做,我這兩下子也不知道行不行!

只見李煜奮筆疾書,一揮而就,然後跌坐在椅子上,飛瓊拿過桌上的十樣箋,輕聲吟道:

四十年來家國,三千里地山河。鳳閣龍樓連霄漢,玉樹瓊枝作煙蘿。幾曾識干戈。

一旦歸為臣虜,沉腰潘鬢消磨。最是倉皇辭廟日,教坊猶奏離別歌。垂淚對宮娥。

讀到最後,已是聲音哽咽,那闕《破陣子》也飄落地上,我彎腰拾起,眼前,是一幕傷情的相擁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