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九十七 此地一為別
既然選擇了留在金陵,就不得不面對各種分離,紅袖坊的姑娘散了,接下來是我家的丫環和小厮,那一天我又哭得一塌糊塗,春春、翠翠、豔豔、蓮蓮都收拾好了東西,唯獨璿兒不見了,等我把那幾個丫環一個個送走,聽雪閣立刻變得冷冷清清,想著她們每天湊在一起傳著我和石沐風的八卦,想著她們每天列隊練健美操,想著她們熬夜繡靠墊.......我心里剩下的,就只有惆悵了!

到了晚上,璿兒居然出現了,她消失的原因,只是為了一直跟著我!她說,如果早晨的時候說不走,姐妹們可能誰也不肯走了,就只有先躲起來,等她們走了再回來!這小妮子,倒是和我一個脾氣!我也不再趕她走,我也怕面對寂寞!

人都走了,心里空蕩蕩的,總是一個人發著呆。我突然想起,過兩天疏桐和嫂嫂回東平,應該是有機會見到石沐風的,而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見到他,他一定會怪我不聽話!小顏那邊,也不知道會怎麼處置石家,若是石沐風答應娶她,那東平就是安全的........一想到這里,我的心突然炸裂,又一瓣一瓣碎開,我一遍又一遍地告訴自己,這便是最好的結局!

難道,這就是我必須說服自己接受的現實嗎?難道,我就在這里祈求小顏開恩,讓我以小妾的名份嫁入石家嗎?

然而,在這個時間這個空間,都不知道能不能以南唐國人的身份去迎接明早的陽光,都不知道什麼時候,街頭巷尾就會遍插大宋的旗幟.......此時。..把埋在心底地愛情翻出來想一想,都成了一種奢侈!

一顆石子擊中了我,“朗朗!”我根本不用回頭。一定是四郎這小子,身後哈哈的笑聲傳來。果然是他,要他回北漢他又不回,整天在後院和清心打來打去,我告訴他大兵壓境,他居然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真是天不怕地不怕!給我老老實實過來坐著!”

四郎笑嘻嘻地過來,坐在我對面,那燦爛地笑容,毫不畏懼的眼神讓我心里贊歎!我說:“朗朗,你怎麼總不聽我地話!你倒底打算什麼時候回家?”安全全見到石家哥哥了,我就回家!”

我急了:“那還不知道哪輩子呢!你總不能在這里陪著我干等著!”

四郎說:“那天聽姐姐講了石家哥哥的事,我就鐵了心要把你送到他面前!他連命都不要,就為了娶你,就算他身在汴京。也一定會想盡辦法找你,護著你!反正,你們若是不見面。我是不會離開的!”

四郎啊,你怎麼就不聽話呢!

想了想。我說:“朗朗。我有一件事求你,你一定要答應我!”了。我才知道能不能幫你!的,再過兩天我嫂嫂就出月子了,到時候她和哥哥一起回東平,現在只有清心、清音和清韻三個護衛,他們又帶著兩個孩子,而且,誰都不知道東平那邊的情形怎樣,不知道大宋皇帝倒底有沒有降罪石家,所以,我想請你幫忙護送我哥哥和嫂嫂,等平安到達東平,再請你幫著打探一下石家地情況,萬一有什麼事兒,有你在,我也放辦?”四郎問,“我可是剛剛說過要送你見石家哥哥的,你讓我現在就食言嗎?”是不幫我,我也不會跟你走!”

四郎想了想說:“好吧!送完他們,我再回來找你!”

我急了,這個時候我怎麼能再搭上個四郎?雖然,我是願意有人護送我去找石沐風,但是四郎畢竟還是個小孩子,我說:“不行!你到了東平之後必須回家去!你娘會擔心的!”

四郎聳聳肩,不置可否,這小子,主意正著呢,得想個法子別讓他回來了!

晚上,我和爹娘一起吃了飯,就回到聽雪閣呆呆地坐著,在夜空下的某個角落,會有一個人像我想他那樣想著我!我,好像從來沒送過他什麼東西,我只給他買過一次衣料,還是用他的錢買的,他身上那支簪子,也是當初他搶的。尚羽衣啊,你竟是這麼粗心的一個人,從來都只會享受他帶來的驚喜,卻從未送過他真正地禮物!璿兒紅著眼睛走過來,這丫頭,剛才肯定不知道又躲哪兒哭去了。線,今天,你教小姐繡繡東西!”

一整個兒晚上,我都在璿兒的指導下縫著,繡著,紮了手也不知道疼,到了早上,一件作品終于完成!

那是一個很粗糙的荷包,上面繡著流氓兔,他要是見了,應該可以會心一笑吧?他不會怪我繡得不好,他一定會帶在身邊,時不時拿出來看看,撫摸,想我.本來,我想請嫂嫂幫我把荷包帶到東平,後來又一想,我才不會那麼倒黴就掛了,我一定會再見到他,一定會!然後,我親手把荷包交給他!

又過了幾天,聽說大宋地部隊越來越近,嫂嫂雖然剛出月子,也是非走不可了!

到了送疏桐和嫂嫂離開的日子,他們兩個一人抱起欣然,一人抱起浩然,秋濃在後面拿著行李。嫂嫂身子還弱,我連忙上去扶著,卻沒想到四郎居然過來,從嫂嫂手里接過了孩子,抱得還挺熟練,見我吃驚地看他,他笑嘻嘻地說:“我家里弟弟妹妹一大堆,我七八歲地時候就會抱孩子,有什麼奇怪地!”

清心、清韻、清音都跟著,再加上四郎,實力夠強了,可是我和爹娘還是不放心啊!叮嚀千萬遍,囑咐千萬遍,只求他們一路平安!

疏桐說:“羽衣,爹和娘就托付給你了!”

我使勁兒點點頭:“哥哥,一路照顧好嫂嫂和孩子!”

親親依然,再親親浩然,你們兩個長大了,要和姑姑做好朋友,對了,不僅要叫我姑姑,還要叫我舅媽!

看著遠去的馬車,再回頭看看身後,諾大地一座宅子,只剩下爹娘、我、璿兒,還有娘的一個貼身丫環以及季龍季虎,我長歎一聲:唉!都走了!